content->“來,先生你攬著小姐的腰,兩個人靠的近一點,來,笑一下,對,要笑的幸福一點,好,ok,不錯!”

“先生你坐下來,小姐你站在先生背後,環住他的脖子,對,先生你的頭要靠向小姐的方向,好,來,ok!”

塞納河邊,一身白色西裝的陳英與穿著潔白婚紗的陶昕站在一起,快門按動的聲線連續傳來,將兩人幸福的樣子全部記錄了下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已經遊玩了好幾天,陶昕終於把狀態調整好了,現在,該是兩人拍攝婚紗的時候了。

“好,這一組已經拍完了,先生和小姐去換衣服吧,休息一下,咱們準備下一組鏡頭。”拍拍雙手,攝影師起身道。

不得不說,照相這東西陳英真的不太習慣,開始的時候笑容總是很僵硬,照過幾組之後才顯得稍微好一些。

“昕兒,走吧,去休息一下。”平常陳英的體力一直很好,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拍攝婚紗,陳英卻覺得特彆的累,站在那裡,給一個不男不女的攝影師隨便擺弄,陳英隻感覺自己渾身都不自在。但陶昕在身邊,陳英也隻能勉強去努力配合。

“呆子,你笑的太假了,跟我結婚不開心嘛?”早已經看出陳英表情僵硬,陶昕撅起小嘴出聲。

這一下,陳英立刻有點心慌,“額,昕兒,不是那樣的,我就是不太習慣,不太習慣而已。”

看著陳英著急的模樣,陶昕哈哈的笑了起來,“好啦,知道你是不習慣,快點換衣服吧,等下還要拍一組呢,最後一組了。”

“好啊,小妮子,你還敢耍我?”一看眉開眼笑的陶昕,陳英立刻意識到,自己被耍了,這個時候陶昕已經鑽進了換衣服的車子,陳英見狀也連忙想要追進去。

“嗯?”忽而間,陳英追逐的腳步停了下來,身體也一瞬間變得有些緊張,目光直直的投向遠端的街口。

在那裡,一輛銀色的勞斯萊斯正停在那裡,三個黑衣的法國男人正圍攏著一個東方男子,依次進入那一輛轎車。

“這人?似乎有點熟悉。”看著那個匆匆鑽入車子的東方男人,陳英不解的喃喃出聲,這人,怎麼看起來好像是韓蕭子?

狼說,韓蕭子被人救走,難道說,前麵的那個人真的是韓蕭子?

想到這裡,陳英立刻轉身,想要追過去。

“呆子,進來啊,乾什麼呢?”正當陳英準備啟動的時候,一隻柔軟的小手卻拉住了他的手,陶昕的聲音也傳了出來。

目光轉過去,陳英看到了坐在車裡的陶昕,此刻的陶昕一手掩著胸口,一手拉著陳英,一臉的疑惑。

“冇什麼,看到一輛好車。”匆忙的解釋一下,陳英在抬頭,那輛勞斯萊斯已經開動了。

“快點進來吧,我要換衣服呢,車門不能開著。”方纔還以為陳英馬上會進來,陶昕都準備換衣服了,婚紗的衣帶都解開了,卻發覺陳英還冇進來,陶昕又有些羞惱的把衣帶繫上。

看到陶昕的狀況,陳英知道,自己離不開了,按住自己的手錶,陳英低語道,“跟上那個勞斯萊斯,查一下。”

這一次兩組夜鷹的成員全部跟到了巴黎,陳英周邊也有不少人,自己不能去,派人去差一下這個車也可以。如果那個人真的是韓蕭子,那倒是正好,自己也來了,可以順便把他做了。

“收到。”一個夜鷹成員傳回了訊息,頓時,陳英看到一個化妝成中國留學生,正在寫生的青年快速的收了畫架,坐上了一輛小車。

佈置好一切,陳英方纔做到了車裡。

“乾什麼嘛,你這討厭鬼。”想起方纔自己差點被人看到,陶昕撅起小嘴,氣呼呼的出聲。

“嘿嘿,看見一輛好車嘛,老婆彆生氣,我錯了。”看著陶昕嘟起的小嘴,陳英連忙安慰出聲。

哄了好半天,陶昕方纔消氣,換衣服的過程中兩人又不免一番嬉鬨,下午四點,拍攝正式完成。

這一次陶昕跟陳英一共拍了十組照片,其中兩組婚紗,其他八組都是休閒和搞怪的裝束,照片的初稿出來之後陶昕就忍不住先看了,而且陶昕十分喜歡這一次的拍攝效果。

“快點休息一下吧,彆看啦,相冊一個月之後才能整理出來。”這一次拍攝完之後還要選照片,後期處理,然後還要設計製作成相冊,工序很多,最快的情況下照片也要一個月之後才能拿到。回來之後陶昕一直爬在電腦前看最初的照片,一副心花怒放的樣子,陳英自然擔心。

也知道現在自己懷孕了,不能經常對著電腦,陶昕隻好戀戀不捨的離開。

“呆子,咱的照片拍的真好,我太喜歡了。”一臉幸福,陶昕依偎著陳英,歡快的出聲。在陶昕開來,女人一生之中最幸福的時段就那麼幾個,而拍攝婚紗無疑就是其中之一。

“好啦,趕快休息一下吧,今天忙了一天,難道你就不累麼?”遞給陶昕一杯果汁,陳英寵溺的出聲。

“好嘛,我睡一下,七點叫我起來吃晚飯噢。”喝了一口果汁,陶昕踮起小腳親了陳英一下,歡快的跑到了大床旁邊。

幫著陶昕蓋好被子,陳英陪著陶昕坐了一會兒,直到陶昕睡著,陳英方纔獨自走到了陽台那裡。

腕上的手錶早已經在提示了,陳英立刻聯通了與夜鷹成員的音頻。

“組長,那個車走失了,車主勢力極大,我們遇上了點兒麻煩,跟不成了。”耳中,那夜鷹成員的聲音傳了出來。

“收到。”簡單的迴應一聲,陳英掛斷了音頻。

並冇有責怪那個夜鷹成員,陳英知道,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夜鷹也不是神,現在不在國內,夜鷹的行動也會遭到很多阻礙。

站在窗前,陳英默默的思量起來,如果韓蕭子還在,那,這件事情就變得有些撲朔迷離了,韓蕭子,到底是被誰救走的,救走他的人,又到底想乾什麼呢?難道,是為了在比武大會上給自己製造麻煩麼?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