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找聖堂提請占領濱海島嶼,與馬萊榮光進行一場領地爭奪戰,這原本是陳英心中定好的計劃。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聖堂出戰,在加上星辰的輔助,拿下濱海島嶼可謂是十拿九穩。

原本以為以自己與聖堂玩家一向的好關係,這件事情應該不會有什麼難度,卻不想,事情根本就不那麼順利。

“老雲,咱認識這麼久,我是第一次求你幫忙,這件事情對我很重要,對咱們中國大區一樣很重要,咱們是一個國家的工會,是盟友,如果星辰因為這件事情遭受打擊,那對我們燕國,對中國大區都是極大的損失,希望你在好好考慮一下。”下午六點,在天之雪原,陳英與柳風拂葉休息的當口還在抓緊時間跟聖堂-煙雲通話,神情一片凝重。

“菸灰,不是我不願意幫你,是聖堂現在真的有了些麻煩,我們也到了決策的時刻了。”電話之中,聖堂-煙雲的話語一片沉重,但是拒絕的意味卻很明顯。

心中急切,陳英緊接著出聲,“你們到底遇見什麼麻煩了?有這麼難解決,這一件事用不了多少錢,那怕你們聖堂的戰鬥損失我們來補償也可以,隻要你可以幫忙。”

“真的抱歉。”話筒之中,聖堂-煙雲的回答簡單而堅定,陳英知道,這件事情應該已經冇有商量的餘地了。

“好吧,那就這樣。”深深的歎息一聲,陳英頹然放下了呼機,眉頭緊皺。

中午的時候聯絡無情,無情開始的時候還滿口答應,可是三點的時候在聯絡,無情的口風就有些奇怪了,說是找不到聖堂-煙雲。

六點的時候,聖堂-煙雲雖然上線了,但是回答卻與陳英期望的相差甚遠,陳英真的很疑惑,按理說,聖堂冇有理由不幫自己啊?

“菸灰,聖堂不願意幫忙麼?”陪著一絲小心,柳風拂葉出聲詢問。

默默的點點頭,陳英出聲道,“老雲說他們工會內部出了麻煩,暫時冇有戰鬥力。可是我總覺得他是在隱瞞什麼,故意不去幫忙。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氣息有點不對。”這幾件事串聯在一起,有一股陰謀的味道,讓陳英有些脊背發涼。

難道說,聖堂也像龍氏一樣,被神劍洛雲收買了?按理說不應該啊,聖堂與皇朝世家的關係密切,兩個工會都算的上是巨頭。北京一地與其他地方不一樣,強悍的商業家族極多,支撐起幾個超級工會也不為過。神劍洛雲雖然強大,但是洛氏的財力似乎還不至於動搖北京秦家的根基,所以說,皇朝世家的盟友聖堂應該不會被神劍洛雲收買。

可如果不是神劍洛雲,那又會是誰呢?這其中,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菸灰,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放任馬萊榮光占領濱海島嶼,還是聯絡其他的工會?”由於馬萊榮光申請的是加急占領,如果兩天內冇有工會申請首次占領爭奪,那麼馬萊榮光就要直接占領成功了。深知這一點,柳風拂葉出聲提醒。

默默舒出一口氣,陳英揚起了頭,眼神也變得堅定起來,“讓兄弟盟申請攻擊吧,他們攻擊,我們輔助,一定能把馬萊榮光放到。雖然我不在,但是有夏天,馮哲根本不在話下。”到了這個時候陳英方纔發覺,隻有自己的力量纔是最可靠的。

作出了這個決定,陳英的心裡卻並不輕鬆,自己找聖堂幫忙,而聖堂堅決的拒絕,這其中未必冇有皇朝世家的影響力。這一年多以來,皇朝世家一直都是燕國的國王工會,雖然明麵上與星辰是盟友,但兩個工會之間卻存在著一些芥蒂。

因為星辰是公認的中國最強,卻不是燕國的國王工會,工會裡早已經有了攻下皇朝世家,取而代之的聲音。而現在,皇朝世家和聖堂的聯盟不配合自己,也就是說,兩邊不可能達到無間的信任,隻是表麵上的盟友。

放著這麼一個強悍的聯盟在自己的國家之中,星辰的基礎無疑是不夠牢靠的,未來要全麵跟晉蜀越聯盟開戰,則自己必須先回過頭把皇朝世家和聖堂打掉,兩邊,遲早會成為敵人。原本,陳英還忌憚著與無情等人的友情,還有陶昕母親在秦家的親情而對皇朝世家有所放任,而這一次聖堂拒絕幫助陳英,終於讓陳英清醒的認識到,自己必須要狠心,把皇朝世家和聖堂一舉打掉,將燕國完全控製在自己手中!

思量清楚,陳英對著柳風拂葉吩咐出聲,“柳兒,聯絡一下牛哥,讓他儘快安排,讓咱們下屬二線工會所有的轉生玩家全部暫時性加入兄弟盟,由兄弟盟提請爭奪濱海島嶼,整個星辰進入全麵戰時狀態。”

“好!”聽過陳英嚴肅到幾乎近似命令的話語,柳風拂葉非但冇有反感,反而鄭重的點了點頭,拿起呼機聯絡了起來。

***

陳英這邊作出了決定,而皇朝世家的領地之中,皇朝翔天跟聖堂煙雲也坐在一起。

“翔天,咱們不幫助星辰,是不是有點說不過去?這一次拒絕,幾乎等同於兩邊撕破臉了,如果陳英回過頭來打擊我們,那以咱們的實力,恐怕擋不住他們。而且,你現在是在跟日服合作,這是犯大忌的啊!”看著安坐在上首的皇朝翔天,聖堂煙雲臉色凝重,擔憂的出聲。原來,聖堂這一次的拒絕,完全是因為皇朝世家的影響,而皇朝世家,竟然已經暗中與日服的黑山組達成了合作協議!

麵色一片陰沉,皇朝翔天緩緩出聲,“老雲,難道你還以為,幻月是一個單純的遊戲?這樣的遊戲,你見過麼?”

“這,,,”聽過皇朝翔天的話,聖堂煙雲立刻冇了說辭,確實,這幻月已經不像是一個遊戲,幻月背後到底有什麼?聖堂煙雲也是疑惑不已。

看著盛唐煙雲冇了話語,皇朝翔天繼續出聲,“雖然我不明白幻月背後有什麼,但是我卻知道,隻要有機會,我就要爭取站上中國大區的最高點,乃至於爭霸幻月。我們秦氏有這個能力。”

“可是,我們先手已經輸了啊,黑勢力已經隱約倒向了星辰,而且外部還有南風跟天龍,即便不算這些勢力,我們在國內也不一定打的過星辰。再說了,除了星辰和宋國、齊國,南區還有晉國、蜀國、越國的聯盟,我們怎麼可能有機會呢?”聽皇朝翔天說要爭霸整個幻月,聖堂煙雲的眼中也爆散出一股狂熱,但他還是充分的意識到了自己這一方的實力,要靠自己這邊這點力量,爭霸中國大區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眼中暗芒閃動,皇朝翔天自信的出聲,“我們還有機會。”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