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此刻,那骷髏頭已經活了過來,守護在巫妖大術士的身旁,身後的那大窟窿依舊在不斷的冒著詭異的黑氣,不斷的凝聚到那骷髏頭的身上。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那骷髏頭的生命值是十五萬,加持了那黑氣,骷髏頭缺失的生命值也開始緩緩補充。

而那巫妖大術士則不緊不慢的揮動法杖,一層層的綠芒開始如滴入平靜湖麵的水滴帶出的波浪一般,齊齊的向前延展,一點點的向著陳英逼迫過來。

看了一眼身後柳風拂葉的身體,陳英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這一股綠芒不知為何,讓陳英有一種極度不舒服的感覺。這裡是地仙的天級副本,整個地圖都充滿了陰邪,不知道這巫妖大術士有冇有類似地仙的暴屍術那樣的技能。

如果有的話,那事情就太可怕了,萬一柳兒被暴屍術炸回去,就必須在日服的複活點複活,那真的太可怕了。一箇中國玩家,出現在日服綜合地圖的複活點,試想一下,日服的玩家會讓你走出去麼?

搞不好會派幾百個人日夜堵著你,這帳號就全毀了。

想到這樣的可能,陳英的脊背頓時一陣陣的發涼。

雖然前方有可以預見的危險,但是陳英卻知道,自己不能在等了。

一個個的將自己的狀態加持起來,陳英緩步前進。

前進了十幾米,那綠色的霧氣圈子終於近在眼前了,帶著一絲小心,陳英再次踏前一步。

轟!

一陣劇烈的霧芒爆炸聲傳來,陳英的生命值頓時就炸掉了一萬點!

這一下就差點兒把陳英的命要了,這這一下不但炸掉了陳英的大量生命值,而且陳英的血量還在以每秒1000點的速度下降。

心頭一驚,陳英立刻大口的吃藥,打**oss時候得到的大還丹陳英一下子就灌了一半兒在嘴裡,好不容易纔將生命值穩定了下來。

站在那霧芒外圍,陳英驚懼的看著裡麵的巫妖大術士。

這毒真的太厲害了,如果是持續耗血的話,自己根本就不可能跑進去,這毒術的效果如果跟電光斬一樣,自己跑一步掉10000點生命值,那不是跑三步就要死嗎?

想到這裡,陳英額角的冷汗不由的滴落下來。

那綠色的霧芒還在一點點的向外擴散,陳英努力的透過這綠霧看向那巫妖大術士,想要從他身上找到一絲破綻。

忽而,一個詭異的現象被陳英看在了眼裡,那巫妖大術士發動的綠芒似乎並不是他自身製造的,而是來自他身後的那大窟窿。

“原來他的這毒氣能力是引導的!”這一下,陳英終於看清了。原本一直在奇怪,一個人怎麼可能發出這麼強悍的毒術,光是魔法值和精神值就是不可負荷的,就算這巫妖大術士是天級副本的守關boss,能力也不應該這麼強,這可都是神級boss應有的能力啊。

“隻要把這巫妖大術士引導離開這大窟窿,我就有機會。”眼底閃過一抹亮光,陳英靜靜的觀察起來。

那綠色的霧芒還在繼續的擴展,如果讓這綠芒籠罩了柳風拂葉,那就真的危險了,陳英知道,自己不能在等了。

身體緊緊的繃了起來,隨著陳英醞釀氣息,整個人的身影都高大了幾分。

看到陳英的動作,那巫妖大術士的身體也忍不住顫抖了一下,法杖一揮,還冇有補滿血的骷髏頭立刻飛動了起來,飛向陳英。但是這一切已經來不及了,陳英已經集氣醞釀完畢。

“獅子吼!”

嗷!嗷!嗷!

震天的吼聲傳來,整個巫妖林都陷入了一片震顫之中。

那飛翔著的骷髏頭雖然不懼怕聲音,但是陳英的聲音卻猶如實質一般,生生的將它阻擋住了,而那巫妖大術士更是渾身一顫,進入了眩暈狀態。

雖然已經選入眩暈,但是那巫妖大術士發出的霧芒卻冇有散去。

“就看這一次了,不行就完蛋!”到現在,陳英也冇有彆的後手,隻能最後一搏了。

將自己的斧子舉了起來,陳英醞釀全身的力氣,狠狠的丟了出去。

“捨命刺擊!”

呼!

一聲呼嘯,攜帶著強悍的衝力,從那綠色霧芒之中一層層的突破,雷霆般的攻向了那巫妖大術士。雖然已經感受到了危險,但是巫妖大術士卻不能移動,那骷髏頭也想要幫主人擋下這一擊,但是陳英那戰斧丟出了速度太快了,骷髏頭也根本反映不過來。

噗!

一聲悶響,陳英赤血戰斧狠狠的穿透了那巫妖大術士的胸口。帶出了一個四萬多的傷害數字!

隨著陳英的攻擊狠狠的擊中那巫妖大術士,周邊的霧芒立刻變淡。

“好機會!”眼睛一亮,陳英知道,這可能是自己最後的機會了,根本就冇有取出備用武器,陳英直接釋放了衝鋒,整個人化為一道紅光狠狠的衝向了那巫妖大術士。

急速的衝撞過去,陳英瞬間就到達了那巫妖大術士的身前,重新握起自己的赤血戰斧。渾身的巨力發動起來,陳英直接把那巫妖大術士挑了起來,舉著就向外圍奔跑出去。

嗷!

似乎知道陳英現在的動作可能會導致他們整個被毀滅,那骷髏頭立刻向著陳英衝來,但是現在的陳英卻已經不在管這麼多了,他隻知道,自己必須要把這巫妖大術士退離這裡。

哢!

一口咬下去,陳英的生命值立刻下降了一萬二。

這一下,那骷髏頭可是咬在了陳英的要害上,要不是陳英全身重甲,剛纔那一口都能把陳英的腦袋咬下來。

隻感覺一陣窒息的感覺傳來,陳英立刻發出了一聲憤怒的狂吼。

左手拿著赤血戰斧,右手平伸,頂在那巫妖大術士的胸口,陳英怒喝出聲。

“野蠻衝撞!”

噗!!

一道粘稠的黑液噴出,那巫妖大術士被陳英推的飛了起來,插在胸口的赤血戰斧也倒退了出來。

脫離了陳英,那巫妖大術士的身體立刻如短線的風箏一般倒飛出幾十米,重重的摔在了巫妖林之中。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