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三個小時過去了,十二點的時候,陳英和柳風拂葉終於到達了巫妖洞穴一層的末尾部分,站在一層入口開外五十米的區域,陳英和柳風拂葉停下了腳步。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對照了手中的任務日誌,柳風拂葉出聲道,“前麵應該就是一層的入口,那個任務npc我也已經看到,不過那一層末尾應該有一個守關boss,看起來不是很好對付。”站在這裡,柳風拂葉和陳英已經可以看到遠端那個鬼魅般的身影了。

“你的意思呢?今天直接殺完過去,還是明天?”這一次的任務已經正式開始了,要怎麼做,那就應該是柳風拂葉拿主意了,並冇有著急做決定,陳英詢問柳風拂葉的意見。

其實柳風拂葉是很想今天就拿下任務一的獎勵,但是想起自己的身體,又擔心著陳英的身體,柳風拂葉還是有些動搖。

‘算了,還是身體比較重要,不能老是這麼熬夜,今後這一個月需要熬夜的時間可能還很多,今天不是必要的情況,就緩緩吧。’心中思量一番,柳風拂葉終於作出了決定。

“菸灰,還是先下線吧,明天早晨八點上來。”思量清楚,柳風拂葉道。

“那好吧,晚上好好休息。”點了點頭,陳英迴應出聲,其實他也不是很想連著熬夜,畢竟陶昕出去一天了,陳英也很擔心她的狀況,想要趕快下線看看。

“晚安,菸灰。”

“晚安,柳兒。”

互相道彆一聲,陳英和柳風拂葉退出了遊戲。

原本,兩人如果熬夜打通這裡,也許能避免一些危險,就是這個稍後在前進的決定,卻為兩人引來了一場艱難的大戰。

摘下了頭盔,陳英的大腦感覺還冇有完全從遊戲之中脫離出來,左手就已經下意識的探向身邊,當陳英觸摸到身畔那一具柔滑的嬌軀時,一直有些擔憂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唔,呆子,,你下線啦,,,抱抱。”維持在淺睡眠的狀態,回家後陶昕一直在等待陳英下線,所以陳英一碰到陶昕,陶昕立刻就醒了過來。

陶昕隻是出去了一天,陳英卻發覺自己心裡已經積累了特彆多的想念,這個時候陳英方纔知道,就算自己是在遊戲之中,也希望陶昕可以時時刻刻陪在自己的身邊。

“昕兒,幾點回來的?今天的事情都順利麼?”張開雙臂,陳英緊緊的擁住了陶昕,貪戀的吻著陶昕的麵頰。

輕柔的回吻了陳英一下,陶昕開心的出聲,“很順利,呆子你是不知道噢,我今天好威風呢,一去了就開除了一個色迷迷的混蛋,哼,那傢夥竟然敢看我。”

聽過陶昕的話,陳英一陣苦笑,因為看彆人就能被開除,難道那倒黴蛋的眼神很厲害?難不成,那被陶昕開除的傢夥是飛哥帶路的親弟弟?

無奈的搖了搖頭,陳英寵溺的出聲,“不管怎麼樣,你開心順利就好了,等我到這麼晚,一定累了吧?早點休息吧,乖。”稍稍鬆開了懷抱,陳英把自己身上的睡衣脫掉,讓兩人的皮膚可以緊貼在一起。

“呆子,先彆睡嘛,我們今天已經把投標計劃定下來了呢,需要你幫忙。”在陳英懷裡轉了個身,陶昕撒嬌出聲。

陶昕話語落下,陳英強打精神,讓自己清醒了一些,詢問出聲,“嗯,昕兒你說,我要做什麼?”

“是這樣的,我們去投標,需要製作一些幻月之中高手的視頻,而且需要取得這些高手的授權,所以這就需要你幫忙啦。你自己拍個帥點的視頻給我嘛,最好是有震動性的,還有你不是跟夏天他們很熟嘛?還有天龍家族的朋友,讓他們都來些視頻,授權給我們。對了,還有柳兒姐姐,柳兒姐姐是集聚了美麗和高超技術的,不看不知道,今天一看我嚇了一跳呢,現在不是在評選幻月寶貝嘛?柳兒姐姐都冇有參賽,那些狂熱的粉絲已經把她的支援率拉的老高啦,竟然超過第二名九百多萬票,柳兒姐姐人氣好高啊!”陶昕真的十分孩子氣,尤其是呆在陳英身邊的時候,陶昕幾乎就像是一個六七歲的小孩子一般,話都是想到那裡就說道那裡。

聽著陶昕的話,陳英幾乎都可以想象到那些關注幻月寶貝評選的粉絲們對柳風拂葉的狂熱支援。其實這都是可以理解的,柳風拂葉不但具有柔美的相貌,一入幻月就被評委幻月第一古典美女,而且戰鬥能力極為強悍,更兼具中國大區第一女地仙的稱號。如果不是因為齊國之中自己的老搭檔龍逍遙也是地仙,柳風拂葉絕對可以坐實中國大區第一地仙的名號。

“好的,這個事情我會留意,其實美女很多啊,你柳兒姐姐不一定喜歡拋頭露麵,我找一些彆的美女就好了,中國大區有不少美女呢,我可以聯絡一下我認識的美女們,保準讓你滿意。”捏捏陶昕的小臉蛋兒,陳英微笑出聲。

原本陳英這句話是為了幫她,陶昕聽過之後卻撅起了小嘴,“哼,呆子,你說,你認識多少美女?你這壞傢夥,有了老婆孩子了,還這麼花心。”

被陶昕一說,陳英立刻一愣,滿臉的冤枉,“老婆大人,我冤枉啊,小生一顆心可是全在你的身上呢,我的忠貞日月可鑒啊!我對你的感情那可是有詩為證的。正所謂‘一江春水向東流,兩隻烤鴨往北走,黃狗看見肉骨頭,一朝咬定不鬆口’,老婆,你一定要明察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聽過陳英那東拚西湊,狗屁不通的詩句,陶昕整個人都大笑了起來,氣都喘不過來。身體顫抖著,陶昕的一對兒小拳頭用力的打著陳英的胸口,“臭呆子,誰是你的肉骨頭,你討厭啊。”

感受著陶昕的歡樂,陳英也開心的笑了起來,抱住了陶昕,陳英溫柔的出聲,“昕兒,你是我的寶貝,你要是做肉骨頭,我就做咬住你的大黃狗,咱一輩子都不分開。”

“嗯,,嗯,,呆子,你這壞蛋,笑死我了,討厭。”雖然陳英深情的話語讓她感動,但陶昕還是冇辦法停下笑,方纔陳英的那一首怪詩實在是讓她忍俊不禁。捶打著陳英的胸口,陶昕邊笑邊出聲。

月光之下,臥室之中兩個相愛的人都被一股幸福的氣息包圍環繞。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