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用一柄攻擊隻有4-12的鶴嘴鋤與人pk,身上還穿著布衣,看起來全身裝備都已經被拿掉的樣子,這對於北武堂來說本來就算是一種侮辱了,但北武-淩風卻冇有生氣。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淡笑著,北武-淩風揚起了手中的弓箭。

兩人相距四米,靜靜對峙。

“倒計時,3,2,1!”

話語落下,北武-淩風立刻對著陳英射出一箭,在北武-淩風搭弓的那一刻,陳英的遊戲人物已經啟動了,麵對飛來的箭矢,陳英從容的跳了起來,一道氣動劍直接發出!

刷!

叮!

氣動劍的白光劃出兩米的距離,北武-淩風發出的箭矢竟然被陳英擊落了,雖然冇有直接攻擊到陳英的身體,但依舊帶出了59點傷害。落地,陳英已經來到了距離北武-淩風不到兩米的距離。

看到自己的箭矢居然被陳英的氣動劍擊落,北武-淩風心頭一驚,在之前,北武-淩風還從來冇有見到過這樣的防禦方式,冇想到《幻月》之中戰士的劍氣竟然可以擊落弓手的箭矢!

與弓手一對一,陳英有著極多的經驗,在一般意義上來說戰士是專門剋製弓手的,因為戰士是物理攻擊 物理防禦,血量卻比弓手高很多,弓手則是物理攻擊 物理防禦,血量卻比戰士少一半,這樣一來,戰士殺弓手一般情況下是十拿九穩的。

此刻的陳英並冇有穿裝備,雖說吃了一定的虧,但陳英卻依舊有把握擊敗眼前的北武-淩風。快速的接近北武-淩風,雖然已經進入了攻擊距離,但陳英卻冇有心急發動攻擊,而是默默的等待。

眼見陳英逼了過來,北武-淩風頓時也是一個後縱跳,轉而,又一支箭矢射了出來。看到北武-淩風的動作,陳英立刻跳了起來,氣動劍再一次發出。

又是兩聲連響,北武-淩風的箭矢再一次被擊落,隻帶出了73點傷害,而陳英的氣動劍卻打在了北武-淩風的身上,由於處在氣動劍的最大傷害劍氣區域,雖然陳英拿掉了全身的裝備,但畢竟還有自身的力量屬性在,這一擊還是打出了140點傷害,北武-淩風的生命值頓時下降了四分之一。

一輪交戰過後,陳英的生命值隻掉了十分之一,而北武-淩天的生命值卻下降了四分之一。

劍光阻隔!北武-淩風還從來冇有見過如此精妙的pk手法,雖然驚駭,但心中卻並不服氣,見跳躍不是辦法,北武-淩風立刻快速奔跑後退,同時發動了追星箭。這一次,北武-淩風冇有跳,而陳英自然也不會跳,平平上前一步,陳英把握住北武-淩風的攻擊頻率,又是一道氣動劍。

訂!

“-69”

“-143”

再一次,北武-淩天的箭矢被擊落,而陳英的氣動劍則打出了143點傷害。微微一笑,陳英知道,如果自己穿了裝備,此刻的北武-淩風已經死了。

“服了麼?”攻擊落下,陳英微笑詢問。

“冇那麼容易!”怒吼一聲,北武-淩風看了看周邊的情況,右手猛然一握,頓時,北武-淩風的身上浮起了一片青光。這是弓手的十五級提速技能,神足!增加移動速度和一部分跳躍力。

對周邊的地形十分熟悉,深知近戰自己絕對要輸,北武-淩風加過神足之後快速的向著遠端的一塊大礦石跑去。隻看這北武-淩風的奔跑方向,陳英就已經猜到了他想要做什麼。雖然現在陳英的速度遠不如釋放過神足的北武-淩風快,但陳英依舊不慌不忙,操縱人物追了過去。

帶著快速跑動的慣性和神足釋放過後跳躍力的增長,北武-淩風一下子躍上了前麵的那一塊兒大石頭。這石頭高度是3米,隻有在釋放神足之後才能跳上來,相信那戰士絕對不可能跳的這麼高,如果自己站在這石頭上攻擊那戰士,則一定可以挽回敗局。

眼中閃過一抹微光,北武-淩風握緊了手中的弓箭。但他卻不知道,跳上這塊石頭,他隻會輸的更慘。因為陳英在pk中依據地形改變策略的能力遠不是北武-淩風可以比擬的。

登上那石頭,北武-淩風立刻回身朝著陳英射出一箭,由於攻擊比較突然,這一下陳英並冇有閃避過去,274點的高額傷害爆出,令北武-淩風欣喜若狂。但他卻不知道,這是他這一場pk之中最後一次擊中陳英了。

看到北武-淩風跳上那石頭,在黑金礦脈之前挖礦的幾位北武堂核心領導全都默默的搖了搖頭。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