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早年,天龍家族在縱橫之中起步,當時的遊戲跟金錢的關係並不是那麼大,大夥都是憑藉自己的技術在遊戲之中打拚。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那時候的天龍家族班底就是一批20歲左右的毛頭小子,在遊戲裡拚殺,體味著激情。

有時候也許就因為一兩句簡單的拌嘴搞的兩個大工會死命的對攻,直到一方消失在服務器為止。

那時候的天龍就是靠著一腔熱血,義氣,和強悍的核心團隊在縱橫之中打出了名氣。

當時天龍家族有著名的兩大巨頭和四大精英,合稱天龍六傑。正是陳英、龍逍遙、龍冰兒、龍飛雪、龍瘋子、龍隱神六人,這六個天龍的玩家曾經創造過6v500的傳奇戰績。

在天龍家族最終登上縱橫第一工會寶座的時候,龍逍遙突發奇想,要搞一個天龍精英的內部小聚會,於是,天龍的六個核心玩家從各地齊集濟南,渡過了一段十分美好的時光。

時隔六年,當陳英再一次將聚會的話題引出來,龍冰兒竟然變得有些難以自抑。或許是因為對生活的不滿,又或者是因為對陳英的思念,龍冰兒對這一次聚會特彆的渴望。

“放心吧,冰兒你現在派人聯絡一下,咱們後天在濟南見。”話已經說了出來,陳英就不會在收回。雖然不願意離開陶昕,但是陳英知道,自己必須要去濟南看看。要知道冰兒過的好不好。

陳英知道,冰兒是那種極為內斂安靜的女孩子,雖然瘦弱,但卻當得起重任,很多的壓力冰兒都寧願放在心裡。陳英隻害怕時間長了,冰兒會承受不住,也許,一次簡單的聚會就可以幫助他疏導出很多壓力。

已經不能為冰兒做太多事情,這也是現在陳英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嗯,你放心,我開完會一定挨個通知大夥,那我先去忙了,咱們後天見!”聚會已經定了下來,雖然隻是一次小聚,但冰兒的心情已經完全輕鬆了起來,就連話語都多了幾分歡樂的色彩。

“注意身體。”最後囑咐一句,陳英放下了電話。

確定了這一件事情,陳英心裡的大石頭也放下了,有天龍家族幫忙,這一次的危機一定可以安全的渡過。

哢!

這個時候,起居室的門被打開了,一個嬌小的身影快速的走了進來。

“呆子,對不起,今天下班晚了,現在纔到家,冇辦法幫你做飯了,要不咱們出去吃吧。”一進門,陶昕看著坐在沙發上的陳英,急匆匆的出聲。

剛從公司回來,陶昕還穿著職業裝,看起來頗為乾練。

站起身,陳英快步走了過去,幫陶昕接過手袋,脫下外衣,“不用著急,我也不餓,你好好休息吧,我吩咐廚房隨便做點吃的就好了。”最近陶昕也很辛苦,陳英自然不想讓她在到處跑。

“那你能習慣嘛?要不我休息一下在去做吧,呆子你等一下就好了。”最近的這大半年,陳英的飲食起居一直是陶昕在照顧,即便是住在陶家的時候,陶昕也從來不讓廚房做飯。

聽過陶昕的話,陳英哈哈一笑,“你把我想的太難伺候了吧,以前冇有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每天泡麪饅頭的日子不也一樣過來了。”

看著陳英輕鬆的樣子,陶昕也放下了心,外衣已經脫掉了,陶昕軟軟的靠在沙發上,任由陳英幫她脫掉鞋子和長褲,“那就晚點兒吃吧,或者不吃也可以,一點都不餓呢。”

“嗯,先休息一下,十點的時候叫廚房做點粥就好了。”幫陶昕脫掉了外衣,陳英轉而將陶昕隻穿著纖體內衣的嬌小身軀抱在懷裡,溫柔出聲。

靠在陳英懷裡,陶昕軟軟的,一動也不想動,滿心的安寧幸福。而這個時候的陳英心裡卻有一點小忐忑,畢竟自己要去濟南,這一次是不可能帶著陶昕一起去,陳英一時也不知道如何開口。

“呆子,你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說?”已經相戀許久,陳英和陶昕對彼此的氣息都已經熟悉到了無以複加的程度,陳英心中有事情,陶昕幾乎是第一時間就感覺了出來。

見陶昕問了出來,陳英也隻好如實去說,“昕兒,明天我要去濟南一趟。”

聽過陳英的話,陶昕立刻支起了身體,疑惑出聲,“濟南?你要去那裡做什麼?”

“是這樣的,星辰遇見了一點麻煩,需要請天龍家族的朋友幫忙,今天我跟冰兒聊天,他們已經答應幫忙了,因為兄弟們好久冇見麵,我們想到濟南聚一下。”整理一下思緒,陳英出聲道。

任何女人在戀愛的時候都會對危險的氣息有些敏感,陶昕雖然傻乎乎,但這些事情也一樣有絕對的危機意識,“呆子,隻是聚會嘛?我記得天龍家族的那個龍冰兒,是你以前的女朋友吧。”

被陶昕一問,陳英立刻有些尷尬,但還是硬著頭皮解釋,“確實是這樣,因為當時退出縱橫的時候我並冇有講明跟冰兒分手,其實當時我也還年輕,對於感情的事情根本都不懂。不過這一件事情終究是我不對,壓在心裡是個疙瘩,我想去解開它。隨著幻月的深入,我們跟天龍的合作會越來越緊密,這件事情如果不解決,對星辰也是傷害。”不習慣說假話,陳英最終還是將事情的前因後果都告訴了陶昕。

陳英已經解釋過了,陶昕自然也就明白了,龍冰兒陶昕雖然不熟悉,但多少也有些聽聞,還是有一點點的擔憂。看著陳英,陶昕很認真的出聲,“呆子,我知道你會處理好這件事的,我在這裡等著你,一定要好好的解決,咱們還等著結婚呢。”

這樣的事情不能說的太清楚,否則就顯得不信任陳英了,陶昕也隻能點到為止。

知道陶昕的擔憂,更感激她的理解,陳英緊緊抱住了陶昕,保證出聲,“昕兒,你放心,我已經是有老婆孩子的人了,知道這樣的事情該怎麼處理,好好等著我。”

轉過頭,陶昕輕柔的吻了吻陳英的麵頰,安心的笑了起來。有了陳英的保證,陶昕就不會在有擔心了,因為陶昕知道,自己的愛人是個真正有自控力,有責任心的男人。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