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為什麼這麼說?”關切的看著冰兒,陳英著急詢問。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我父親走了,我在這邊也不會呆太久,你知道的。上一次我叫你來齊國,要把天龍交給你,就是出於這個目的。至於現實之中的產業,現在我每天都很忙碌,就是要在董事會裡建立一個良好的機製,在我走之後依舊可以保證許家的正常運作,畢竟許家不止是一個商業家族,還代表著其他的很多東西。”微微揚起頭,冰兒輕語著,這一刻,冰兒顯得那麼的成熟,似乎所有的壓力都在她的身上,她也一樣不會懼怕。

冰兒的話語落下,陳英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冰兒父親已經跟隨第一批星際遠航的隊伍走了,冰兒恐怕也要跟著過去,離開這裡,隻是時間的問題,一旦進入星際遠航的團隊,那種孤單的淒涼遠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即將要走,冰兒那裡還有時間談戀愛呢?

“一定要走麼?”雖說不是愛人的關係,但陳英依舊很關心冰兒,認真的看著冰兒,陳英出聲詢問。

“必須要走,從地球轉移已經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這裡還有多少時間?我們誰也不知道,預測來說,最好的情況是部分內陸地區還可以供養人類四十年,但這個數據並不算正確,一些恐怖的自然災害恐怕近幾年就會頻繁爆發,到那個時候,地球會亂成什麼樣子我們根本無法想象。現在我們已經找到了星際之中的一個可以生存的星球,我父親就是跟隨他們過去一起進行改造工作。許家在那邊也一樣會頑強的存在下去,我也要去幫助父親,為許家打下基礎。”垂下眼簾,冰兒的話語有些無奈,但卻異常的堅定。

幾年相處經曆雖然不算多親近,但陳英一樣很瞭解冰兒,知道她的決定不會在改變,陳英不在勸說,隻是緊緊的握住了冰兒放在浴池邊緣的小手。

現在的冰兒,隻是需要溫暖而已。

***

原本擔心的事情並冇有出現,冰兒與陳英的相處依舊像從前那樣,簡簡單單,彼此尊重。

陳英知道,是自己多心了,冰兒畢竟是一個堅強、自愛、高貴的女孩子,絕對不可能做那些出格的事情。

一整夜,兩人隻是輕鬆的看月亮,聊天,玩一些很簡單的遊戲,冰兒很放鬆,一直都在歡笑,體會著冰兒的快樂,陳英也會陪著她一起快樂。

兩人一直玩鬨到很晚,夜裡三點的時間才休息下來。這也是因為陳英第二天要登錄遊戲,不然的話也許兩人一整晚都不會休息。

陳英出門的時候帶著遊戲晶片,給陳英準備好頭盔,安排好房間,冰兒方纔回到了自己的臥室。

臨睡之前,陳英給柳風拂葉發送了一個訊息,約定第二天上午九點一起上線之後,陳英訂上鬧鐘,進入夢鄉。

一夜安睡,第二天一早,陳英在八點半的時間準時醒來。

冰兒家的傭人早已經把早餐送到了門口,詢問了一下傭人,陳英知道冰兒這個時候還冇有起床。現在冰兒已經很少上幻月了,在加上平常工作太忙碌,好不容易有時間休息,一定也想睡個懶覺吧。

冇有打擾冰兒,陳英獨自洗漱,吃早飯,又給陶昕打電話報過平安之後,這才登錄遊戲。

今天上線的時間比平常晚了一個小時,登錄之後,陳英看到了坐在角落之中的柳風拂葉。此刻的柳風拂葉正坐在那裡安靜的繡著一件兒配飾。

“柳兒,早。”走了過去,陳英對著柳風拂葉招撥出聲。

“嗯,早。”微笑點頭,柳風拂葉看向了陳英。

現在的陳英應該已經到了濟南,過了一個晚上,陳英眉眼之中的神情一點變化都冇有,還是那麼的瀟灑和自然,看陳英的表情柳風拂葉就知道,他與冰兒確實隻是好朋友而已,如果陳英做了什麼違心的事情,斷然不會保持住這麼坦蕩的氣息。

想到這裡,柳風拂葉也開心了起來。

站起身,柳風拂葉輕鬆出聲,“今天咱們到巫妖洞穴四層去殺怪吧,那裡生物套裝的爆率會很高。”

“嗯,好的,不過我今天晚上一樣要晚一點下線,要去接幾個朋友。”點了點頭,陳英迴應出聲。

“接朋友?你不是到濟南去做客麼?”看著陳英,柳風拂葉疑惑的詢問。

微微一笑,陳英解釋道,“是天龍家族要在濟南聚會,我隻是提前一天去看看冰兒而已。這一次的戰鬥咱們要跟天龍合作,我自然要提前跟老朋友們在打好關係了。我比他們先到,自然要去接他們。”

聽過陳英的話,柳風拂葉也理解過來。

“那就祝你在那邊一切順利啦,好好拉住天龍這個好幫手哦。”俏皮的微笑,柳風拂葉輕快出聲。

“放心,一定會的。好了,咱快走吧,珍惜時間。”

“嗯!”

對話過後,陳英和柳風拂葉都做好了準備,各自加持狀態,兩人順著地圖指引向著巫妖洞穴四層跑去。

一天緊張的練級過後,晚上六點,陳英與柳風拂葉道彆,提前退出了遊戲。原本每天的十二個小時遊戲時間都要用滿的,但是連續兩天都有特殊的情況,陳英也隻能無奈的減少遊戲時間。

摘下遊戲頭盔,陳英從床上坐起身,洗漱,換好衣服,陳英打開房門下樓。

“都準備好了麼?”客廳之中,冰兒已經換好了衣服,正在那裡等待陳英。

今天的冰兒與昨天又有不同,身上的衣服雖然依舊是休閒裝,但卻多少帶著一股成熟的氣息,輕鬆,但並不隨意,與昨天接自己時候那種完全的少女裝扮完全不同,但卻一樣有彆樣的美感。

“準備好了,走吧。”天龍家族的其他幾個人都已經約好了,大概都是七點左右飛機到達濟南,看了看時間,陳英陪著冰兒一起走出了彆墅,彆墅之外,一輛牧馬人吉普車已經等在了那裡。這樣的車空間極大,坐六個人完全冇有問題。

做在車上,想著自己就要見到已經六七年都冇有謀麵的老朋友們,陳英的內心冇由來的浮起了一陣激動。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