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咱們的機械都到位了吧?”想著日服支援過來的那些副職業宗師,神劍洛雲出聲道。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嗯,那些日服的玩家確實不錯,工作很認真,站在那裡甚至可以20個小時不動地方,進度比我們預料的還快的多。已經製作出十五架魔法混亂塔了,雷光炮有十架,雖然不充足,但是也夠用了。”回想起日服那些宗師玩家工作時候的認真勁兒,馮哲也是一陣感歎。

“一群瘋子。”臉上顯露出一絲不安,神劍洛雲煩躁的了罵了一聲。

知道神劍洛雲是因為不想跟日服合作纔會有這樣的情緒低落,西川邪皇也可以理解,日服在中國大區就是一個禁忌,現在中國大區已經有很多關於晉蜀聯盟與日服合作的傳聞,這導致晉蜀聯盟在中國大區的口碑再次一落千丈。但是西川邪皇也知道,與日服合作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如果不合作,就這樣任由星辰發展下去,等到星辰率先升到七級工會,那他們的末日就來了。

想到這裡,西川邪皇立刻安慰出聲,“阿雲,我知道你不想跟日服合作,但是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把情緒調整好吧,明天我們必須要贏,如果在輸一次,那我們就真的完了。”

也知道明天這一戰的重要性,神劍洛雲強行壓下了心中的不安和煩亂,展開了手中的攻防部署圖。

雷光炮和混亂魔法塔都是戰略型的武器,到時候會從細部給星辰造成很多困難,如果運用得當,會產生奇效。至於如何運用,神劍洛雲已經想出了一個很妥善的辦法,現在,他隻需要將這個辦法在細化一下。

見神劍洛雲取出了作戰圖,馮哲和西川邪皇也靠了上去,三人開始小心的謀劃起來。

***

一天的時間漸漸過去,晚上七點半,陳英跟柳風拂葉也即將要下線了。國內的大戰一場接著一場,陳英自己也是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就回去與大家一起戰鬥。可是這一次出來又必須幫助柳風拂葉將聖巫套裝打齊全,為幾個月之後的比武大會做準備。

“菸灰,我這邊的任務四也做不了,要等到一百四十級,現在聖巫套裝隻剩下最後的五件兒了,運氣好的話,還有兩週就能打完。或者,你要是太擔心的話,我們直接回去也可以,現在我的能力也高了很多,密道的戒備恐怕也不是很嚴,咱們可以試著衝一下。”看出了陳英一整天都有些擔心,柳風拂葉出聲道。

“不用,先把裝備打齊吧,這一次的戰鬥一定會贏,冇有不贏的道理,但是心裡有些擔憂是難免的,畢竟星辰是我一手建立起來的。”聽過柳風拂葉的話,陳英自嘲的一笑,安慰道。看來是自己一整天魂不守舍的模樣讓柳風拂葉發覺到了。

“嗯,那就好好休息吧,你自己也知道,一定會贏,那還擔心什麼呢?”微微一笑,柳風拂葉輕鬆的出聲。

“嗯,晚安。”

“晚安。”

與柳風拂葉道彆之後,陳英退出了遊戲。

摘下頭盔,陳英立刻察覺到了外麵起居室的燈光,最近這一段時間陶昕工作十分的忙碌,幾乎都是晚上九點之後纔會回家,今天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快速的起身,陳英走出了臥室。

起居室裡,陶昕正在開心的哼著歌,小飯桌上已經擺好了晚飯。

“昕兒,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心情這麼好?”走了過去,陳英幫著陶昕一起收拾餐具,每當看到陶昕這樣蹦蹦跳跳的樣子,陳英就會跟著開心起來。

“呆子,我們的投標計劃書入圍最後的稽覈啦!隻有三家進入呢,而且,據說我們的機會是最大的。內部訊息說,天風集團那邊最看重的就是我們手上的資源,這一次送去的視頻太珍貴了,尤其是你跟柳兒姐姐的那一段,給我們加了好多分呢。”看到陳英,陶昕立刻歡快的出聲,今天的訊息真的太珍貴了,這一次投標的成功入圍是對她能力的一次肯定,陶昕已經愛上了這種忙碌工作的感覺。因為她知道,她的辛苦工作可以對陳英有幫助。

聽過陶昕的話,陳英也開心的笑了起來,“昕兒,你真棒,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成功的。”

“嗯。”用力點了點頭,陶昕出聲道,“呆子,咱們喝點兒酒吧,我想慶祝一下。”

自在蘇州過年的那一次被程嘉琪騙著喝酒之後,陶昕似乎越來越喜歡喝酒了。

現在陶昕還懷著孩子呢,一聽她要喝酒,陳英的臉色立刻就變了。

看出了陳英想要阻止自己,陶昕立刻抱著陳英的胳膊撒嬌,“呆子,好不好嘛,就喝一點點,啤酒嘛,冇事的。”

真的是拿陶昕很冇辦法,陶昕都這樣說了,那他也不能堅持拒絕。

“好吧,就一罐。”

“耶!謝謝呆子,咱現在就開飯。”歡呼一聲,陶昕立刻轉身跑向冰箱,看著陶昕孩子氣的表現,陳英無奈的搖了搖頭。

喝點酒也好,明天就又是一場大戰了,陳英卻又一次不能參加,現在的陳英也需要通過酒精來麻醉一下自己。

晚飯的時候,原本想喝酒的陶昕隻喝了一罐,而陳英卻一下子喝了十幾罐啤酒。

也許是心中的事情太多,平常幾乎不會醉的陳英今天也有點暈乎了。

不知道為什麼,對於明天的戰鬥,陳英總是有些擔心,總覺得星辰現在還有一些隱患冇有被揪出來,那樣的感覺攪擾的陳英心神不寧。

暈暈乎乎之中,陳英被陶昕扶到了床上,陷入沉睡,但是頭腦之中依舊在胡思亂想。

軍人出身,陳英雖然年紀不大,但出生入死的次數卻很多,對危險有本能的感覺,陳英也一直很相信自己的直覺,所以纔會這樣的擔心。

可是陳英心中那一股危險的感覺到底來自那裡呢?到最後陳英也冇有想明白。但陳英知道,明天的這一戰,一切謎團都會解開。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