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已經安全突破了第一道封鎖線,接下來就是穿過天之雪原和千蛇山脈,然後回到海猴洞穴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這一路上應該都是很平靜的,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危險。

這一段的距離太長,而且地圖麵積也大,就算有人安排在那裡,恐怕也不知道自己跟柳風拂葉要走那條路,可以說完全冇有意義。

轉過頭,陳英看向了柳風拂葉,都已經安全了,柳風拂葉卻依舊趴在自己的背上,眼睛緊閉,小臉通紅,一點下來的意思都冇有。

看著柳風拂葉的模樣,陳英又壞笑了起來,“柳兒,你要是累就趴著吧,這裡怪少,我揹著你走。”將吸附手取了下來,陳英換上了赤血戰斧,抬腳就要往前走。

“啊!不要!”被陳英提醒,柳風拂葉輕叫一聲,小兔子一般的跳下了陳英的脊背。站在一旁,柳風拂葉手足無措,麵色通紅。

‘多單純的女孩子啊!’看著柳風拂葉的模樣,陳英心底不禁感歎,雖然柳風拂葉是睿智的、聰明的,但是在感情上,她又是那麼的單純。這樣的女孩子,怎麼會有人傷害她呢?

想起之前柳風拂葉告訴自己的那些故事,陳英真的有點鄙視當初拋棄她的那個男人。

不在逗弄柳風拂葉,陳英轉過身,獨自向前走去。

看著陳英的背影,柳風拂葉深深的呼吸著,兩手抬起壓住自己的臉蛋兒,連她自己都能感受到臉上那股滾燙的溫度。

“真是的,這麼失態。”不滿的嘟囔了自己一句,柳風拂葉調整好心情,跟了過去。

有了聖巫套裝,柳風拂葉的毒術威力大增,而且還可以用蠱惑秘法控製一些怪物自相殘殺,兩人前進的速度快了很多,遇見怪物基本都是幾下就可以弄死,或者讓他們自相殘殺,陳英和柳風拂葉的行進速度極快,到了第二天下午一點鐘的時候,兩人已經悄無聲息的來到了海猴洞穴的入口處。

這裡一樣有不少的玩家在守衛,陳英和柳風拂葉默契的停下了腳步。

“累了麼?”這一次奮戰除了夜裡休息的那點兒時間,兩人幾乎已經三十個小時連續在線了。

“有點,不過沒關係,接應的人什麼時候到?”雖然已經很疲憊了,但是柳風拂葉卻知道,現在是關鍵時刻,不能掉鏈子。

“晚上三點到,咱們先休息,半夜兩點的時候上線。”看著遠端的洞口,陳英緩緩出聲。

“嗯。”點了點頭,柳風拂葉默默迴應。

看著身旁的柳風拂葉,陳英心中升起了一絲歉意。

柳風拂葉身體本來就不算好,現在還跟著自己熬這麼久,看著柳風拂葉,陳英認真的出聲,“辛苦了,柳兒。”

微笑了一下,柳風拂葉默默搖了搖頭。

互相道彆一聲,兩人退出了遊戲。

***

陳英和柳風拂葉已經抓緊時間在休息了,濱海島嶼之中,兄弟盟玩家卻都是一片激昂振奮,因為他們接到一個任務,那就是通過密道殺入日服,把陳英接回來。

在陳英不在的這一個月裡,星辰的玩家真的是委屈到了,輸了一次工會戰,還受夠了那種關鍵時刻冇有主心骨可以依靠的感覺。

現在,陳英要回來了,這一切的為難和痛苦也終於要結束了。

“兄弟們,你們是老大手下最強的力量,老大在日服呆了一個月,咱們也辛苦了一個月,現在老大完成了任務,可以回來了,你說,咱們能讓日服的玩家阻撓他麼?”站在濱海島嶼的廣場上,小樂對著下方的星辰和兄弟盟玩家大聲說著。

“不能!”整齊劃一的迴應聲傳來,震耳欲聾。

下麵的玩家有星辰的,有兄弟盟的,但是這些人卻都有一個特性,那就是大部分人都是跟著陳英混出來的。

不管是在傳媒學院那邊的老兄弟,或者是他們的朋友兄弟後來加入星辰,這些人都是星辰現在最可靠的力量。

這些人在現實裡都是住在一起的,天天一起喝酒、吃飯,這些人之中不可能有叛徒。所以小樂絲毫不介意把陳英今晚要回來的事情告訴他們。

如果跟這些人說了,情報還泄露,那他做人就太失敗了,陳英做人也太失敗了。

看著下方的兄弟們,小樂滿意的點了點頭,繼續出聲,“老大定下了,晚上三點正式回來,所以咱們晚上兩點鐘上線開始攻擊黑山組的守衛,跟老大一起,兩麵進發,把老大接回來。這一次行動很危險,大家要做好思想準備,如果誰在日服掛了,又冇有被救起來,讓係統自動複活,那就隻能留在日服了。等國界線開放之後在想辦法回來吧。”說道這裡,小樂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那情況確實蠻慘的,下麵星辰的眾人也都鬨笑了起來。

“誰會那麼寸啊,死在日服回不來。”

“就是,誰要那麼倒黴,那咱也冇辦法,隻能進行圍觀了。”

下方,陳英的一班老兄弟們都輕鬆的談笑著。

手掌壓了壓,小樂也忍俊不禁,“好啦,這一次過去恐怕肯定是要死人的,至於誰這麼寸,那也很快就能知道了。大家好好的準備,晚上兩點正式開戰!”

“好!”整齊的應答一聲,下方的玩家快速的散了開來,各自準備。

草泥馬家族的眾人今天晚上也會跟隨過去接應陳英,看著陳英那些老兄弟們團結的模樣,夏天也微笑了起來。

對著身後的人招招手,夏天出聲道,“咱也好好準備吧,晚上把菸灰那個老小子接回來,他不在,可是苦了咱們了。”

“那是,回來的好好收拾他。”

“**他!”

“把他削成人棍。”

聽過夏天的話,草泥馬家族的眾人立刻鬨了起來。

這個時候,原本團隊裡最愛鬨的芊芊寶兒和飛哥帶路卻是一片安靜,臉上有一絲委屈和慌亂,芊芊寶兒和飛哥帶路都不說話,靜靜的坐在那裡。

看著這兩人反常的表現,夏天疑惑的皺了皺眉頭,但還是什麼都冇有說。也許這兩個人遇見什麼麻煩了,但是還是等接回陳英在說吧。

想到這裡夏天也不在說話,開始準備晚上的行動。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