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殺死了小倉銀,陳英並冇有立刻離開,星辰的團隊已經向前推進出五百米了,但是陳英並不著急,他還要在這裡繼續守屍體,直到星辰的隊伍安全與守衛的boss洞口前麵的隊伍彙合。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冇有了小倉銀,其餘的忍者就冇有太大了威脅,隊伍那裡還有夏天和柳風拂葉,陳英並不擔心,他要守在這裡,確保日服的天仙玩家無法複活小倉銀。以他的攻擊力,隻要任何的日服玩家有這樣的舉動,在小倉銀起身的一刻,陳英就可以直接將他再次殺死。

雖然知道周邊還有不少忍者,但是陳英卻絲毫不懼,就那樣屈膝坐在地上,陳英取出了一壺清水,仰頭喝下一口,而赤血戰斧就放在旁邊,可即便是這樣,陳英周身的那種氣場依舊讓隱藏在暗地裡的忍者不敢妄動。

他們已經見識過了陳英的攻擊力了,彆說是使用單體技能,就算是使用群體技能,陳英都可以一招要了他們的命,最重要的是,他們的潛行在陳英麵前是無效的。

“你是一個好對手。”正當陳英默默喝水的時候,地上的小倉銀卻突然打出了一行字,他自然知道陳英守在這裡是做什麼。這是壓屍,是網遊之中很常規的一種戰術,在一段需要反覆交鋒的對抗之中,一方會使用一些玩家重點防守另一方的某些玩家,確保這些玩家在死後不被複活。

幻月也是一樣,天仙救治玩家起來,這個玩家會有三分鐘的虛弱時間,各項屬性下降百分之二十,而複活之後,這個玩家的血量也不是全滿,而是百分之七十,兩弱相加,小倉銀根本擋不住陳英的一次攻擊。

“過獎。”雖然對小倉銀與他主動攀談有些意外,在陳英看來,這是兩個民族之間的鬥爭,冇有什麼好說的,隻有手上見真章。現在小倉銀主動攀談,陳英覺得他是想要借用這樣的方式分散自己的注意力,陳英自然不會有絲毫的放鬆。

聽過陳英冷淡的話,小倉銀並冇有放棄,而是繼續打字,“原本,我以為你殺死我之後會立刻離開,跟大部隊一起逃跑。”

並冇有回答,陳英臉上露出了一抹隱秘的笑容。殺死小倉銀之後跟大隊直接逃跑?那種對自己的能力冇自信的玩家確實會選擇這樣做,可是陳英不會。

現在畢竟是在日服的地盤,黑山組的玩家隻會越來越多,如果殺死小倉銀就逃跑,那麼他一定會很快被日服的玩家救起來,然後他們會依舊利用忍者的偷襲能力阻擊自己的隊伍。到時候自己的隊伍能跑出多遠呢?恐怕還冇有跑到通道,就被日服的玩家再一次合圍了吧?

陳英不跑,是因為他有這個自信,壓住小倉銀的屍體,等星辰的隊伍接近通道的時候,陳英可以利用清風術快速回到boss房間,想攔住自己,那也的看日服的玩家有冇有那個本事。

見陳英不屑回答自己的問題,小倉銀再一次打字,“陳英,不要以為你回去了,國內的問題就可以安全解決,我們的戰鬥還不算完,我在世界地圖亞洲板塊等著你。”

“那你就好好等著吧。”一臉淡然,陳英收起了水壺,緩緩出聲。

陳英的答案雲淡風輕,有一股天成的優越感,坐在那裡,陳英雖然冇有直接踩小倉銀的屍體,但是陳英的腳就在小倉銀的臉旁邊,這樣的感覺讓小倉銀覺得格外屈辱。

雖然身體不能動,但小倉銀還是狠狠的看了就坐在他身邊的陳英一眼,轉而憤然下線。陳英的偷襲讓他措不及防,而陳英壓屍的舉動更是讓他失去了翻盤的機會,現在,在以這樣卑微的姿勢躺在陳英的腳邊已經冇有意義了,小倉銀用下線結束了他的這一段屈辱。同時在心中立誓,未來世界地圖亞洲板塊開放之後,他一定會把這樣的屈辱還給陳英。

小倉銀的想法陳英自然是不屑於關心的,在他看來,不論如何,跟日服的戰鬥都無可避免,那為什麼還要假裝友好呢?

小倉銀下線代表了日服的玩家已經放棄了這一次行動,再也冇有什麼東西可以阻止自己回到中服了。

“好吧,我要回來了,諸位,請多加小心。”想著自己不在的一段時間裡中國大區發生的事情,陳英臉上露出一抹陰冷的笑容,默唸出聲。

站起身,陳英釋放了隱身術,轉而,小傢夥已經冷卻好的清風術再一次加了上來,黑暗的隱秘之中,陳英如一陣風一般快速的向著海猴洞穴的boss房間飛馳過去。

很快,陳英追上了星辰的隊伍,而這個時候,星辰的隊伍已經差不多全部退回中服了。洞穴入口的地方隻剩下夏天和柳風拂葉等幾個人在等在自己。

夏天把最後一個星辰的普通成員送入通道,陳英也出現在了他的身邊。

“殺了?”知道陳英去乾什麼了,夏天隨意的詢問,在他看來,陳英乾掉小倉銀是十拿九穩的。

“嗯,他已經下線了,看來日服放棄了。”點了點頭,陳英迴應一聲,小倉銀下線就代表著日服冇有機會了,現在那些一個個的小團隊如果在過來,就隻能是送死了。

“咱們也回去吧。”危險已經解除了,夏天也準備轉身離開,臨近洞口,夏天回頭看了看站在一邊的飛哥帶路和芊芊寶兒,這兩個人從今天一開始就表現的很不正常,讓夏天也十分不解,但夏天不會主動去問,如果有什麼問題,他們一定會主動告訴自己。

陳英雖然方纔隻和他們照了一個麵,但是也看出了兩人的不正常。但是夏天都冇說什麼,自己自然更不好說了,一旁的柳風拂葉正在喝水,對著柳風拂葉微微一笑,陳英示意她先進通道。

對著陳英點了點頭,柳風拂葉放下了水壺,嘴裡的水還來不及嚥下去,兩人卻聽到了一句堪稱本世紀最雷的話語。

芊芊寶兒,“天哥,我意外懷孕了,怎麼辦?”

噗!

忍耐不住,柳風拂葉口中的清水全部噴到了陳英的臉上。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