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經曆了一個月的日服征戰,陳英終於回到了中國大區之中,雖然這一次是半夜行動,但是星辰之中依舊有五千多玩家等在這裡,迎接陳英迴歸。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濱海島嶼海妖洞穴的入口處已經被緊緊的封閉了起來,到再度開戰之前日服都不可能在有人過來了。

站在濱海島嶼守護城的城頭,看著下方五千多的星辰與兄弟盟玩家,陳英心潮澎湃。

終於回到這一片土地,陳英忍不住狠狠的呼吸了一下中服的空氣。

雖然這裡不是死亡之海,但是濱海島嶼對於星辰的意義是一樣的重,這是星辰在丟掉死亡之海之後的又一塊陣地。

努力的穩定住自己的心情,陳英深吸一口氣,對著下方的人群出聲,“兄弟們,我回來了!”

“老大!老大!”

“星辰!星辰!”

隻是簡單的一句話,卻直接引爆了整個濱海島嶼。下方的五千人發出的歡呼幾乎可以掀翻濱海島嶼的頂棚!

就站在陳英身後,柳風拂葉如水的眼波柔柔的望著陳英,陳英一路走來跟她都有著很緊密的聯絡,從最開始與霸世的爭鬥,到幫助皇朝世家和聖堂打建幫令,從而換回他們的幫助。到建立工會,製作傳送塔,勇闖八大天關任務,到最後星辰擋下了各路強敵的一次次進攻,頑強的生存下來。

柳風拂葉知道,星辰的每一步成長都和陳英分不開,現在的陳英早已經是星辰的象征,是陳英帶著星辰的玩家一點點的走上這個大舞台。

感受著下方星辰玩家的狂熱,陳英的心安定了很多,原本還以為一次失敗會帶給星辰很大的打擊呢,現在看來,星辰的玩家已經恢複了,一點問題都冇有。

雙手向下壓一下,下方的歡呼聲立刻降了下來。

上身前傾,陳英雙手撐在城牆垛子上,緩緩出聲,“兄弟們,辛苦你們了,我不在的一個月,星辰遭受了一次沉重的打擊。那些居心叵測的人總以為我們星辰是個小工會,我們缺錢,我們冇有底蘊,我們各項配套都不完善,他們總以為,我們是憑著一口氣在支撐,隻要把我們這一口氣打散了,我們就完蛋了。”

隨著陳英的話,星辰玩家臉上的表情越來越凝重,很顯然,陳英是在壓製他們的狂熱,待到這種狂熱被壓製到即將爆發的時候,陳英的話鋒立刻一轉,“兄弟們,我們會如他們的願麼?我們會完蛋麼?”

“不會!”這一下,下方五千萬家所有的熱情都被爆發了出來,簡單的兩個字卻震得柳風拂葉雙耳嗡嗡直響。在看下麵星辰的玩家卻是一個個雙目殷紅,充滿了血性。

“對,我們不會完蛋,非但我們不會完蛋,我們還要告訴他們,完蛋的人是他們!兄弟們,戰鬥從明天就開始了,宋國和齊國會成為我們的盟國,現在,我們的第一步目標,是做燕國的國王工會,打垮皇朝世家!”鼓勵士氣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陳英終於拋出了他的第一份作戰計劃。

“毀滅皇朝世家,做燕國的國王工會!”

聽著下方震耳欲聾的吼聲,陳英慢慢的豎直自己的身體,凝視燕國的方向。

***

結束了與星辰玩家的第一次見麵,淩晨五點,陳英方纔下線。

那時候的陶昕睡的正香,害怕吵醒陶昕,陳英冇有洗漱,摘下頭盔,陳英直接入睡。

由於剛從中服回來,需要到時差,陳英並冇有很早醒來,雖然今天是戰鬥的時間,但是並不著急。

今天有三場決戰,南風攻打皇朝世家的魔族巢穴,天龍攻擊晉蜀聯盟的蠻族荒原,而晉蜀聯盟則會攻擊黑勢力的黑暗礦山。

這其中並冇有某一場戰爭會是一麵倒,相對來說,南風打皇朝世家稍占優勢。天龍打蠻族荒原一樣有優勢,而晉蜀聯盟攻擊黑暗礦山也很有把握。就看他們如何取捨了,如果天都和西川兩大工會同時出擊,那黑暗礦山必定不保。如果這兩個工會要分出一個去蠻族荒原抵抗天龍,那黑勢力的壓力就會減輕很多。

但是這些晉蜀聯盟要怎麼做,暫時與他無關,按照目標,陳英現在的第一步就是整頓燕國,所以,他要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在魔族巢穴的這一戰。

昨天臨下線之前,陳英、柳風拂葉和草泥馬家族的眾人就已經將自己的帳號停在了魔族巢穴,今天一開戰,他們就會之間出現在戰場,雖然隻有十個人,但是陳英有信心左右這一場戰爭的勝敗。

一夜安睡,直到中午十二點,陳英方纔醒來。感覺回來,陳英立刻感受到了身邊那一具溫暖馨香的身體。

“昕兒?冇去上班兒麼?”往常這個時候陶昕早已經去工作了,可是今天卻依舊賴在床上,陳英感覺很意外。

睜開眼,陳英立刻看到了陶昕水潤的眸子,亮晶晶的在自己的眼前一眨一眨。

“呆子,我們拿下天風的推廣項目啦,呆子,我成功了。”握著小拳頭,陶昕的眼睛完全眯了起來,臉上都是歡快。

雖然之前也想到過陶昕會成功,因為陶昕送去的投標計劃裡有太多的幻月珍貴視頻,天風不可能不動心。但是當陶昕真的宣佈自己成功的時候,陳英還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喜悅。除了對陶昕的疼愛,與她一樣渴望成功之外,陶昕拿下這個推廣項目,還意味著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陳英將得到幾十億的資金。

“寶貝,你是最棒的。”伸臂把陶昕攬在懷裡,陳英一邊恭賀,一邊親吻陶昕的麵頰。

抱著陶昕柔軟的身體,陳英突然發覺自己的肚子上頂著一個有些圓潤的東西,心頭隱隱一驚,陳英小心的摸了過去。

那是陶昕的小腹,隻是一個月在日服的忙碌讓陳英暫時忽視了陶昕依舊在懷孕的事情,而現在,陶昕的孩子已經四個多月了,小腹也終於隆了起來,不論穿什麼衣服都可以明顯的看出來了。

“昕兒,我們的婚禮要馬上辦了。”擁著陶昕,陳英認真的出聲。

聽過陳英的話,陶昕立刻支起了身體,凝視陳英,陶昕的眼底漸漸蒙起了一層動人的水霧。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