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這一片地圖名為地獄烈焰,光看名字就可以感受到這區域的恐怖,躍入那黑色的地下通道,兩人立刻直線下墜,那感覺就好像被人生生的往地下吸一般。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許久之後,兩人終於落到了地上,臨落地之前,陳英對著柳風拂葉使用了吸星掌。將柳風拂葉吸到了自己的身邊,卸掉了柳風拂葉下落的衝力,而陳英自己則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碰!

陳英的身體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帶起一片黑色的煙塵。

“陳英,冇事吧。”原本柳風拂葉都準備狠狠摔一下了,卻不想陳英在關鍵時候保護了她,看著半個身子都摔進黑色泥土裡的陳英,柳風拂葉立刻心疼的輕叫起來。

“冇事,我是重鎧,問題不大。”雖然身體都好像被摔碎了,但陳英還是勉強的笑了一下,緩緩站起身。

嗚!嗷!啊!

還不等陳英多休息,周邊立刻傳來了一陣陣令人毛骨悚然的吼聲,聽到這聲音,陳英和柳風拂葉立刻戒備。

目光環視四周,陳英立刻看清了這一片區域的地貌。

這地方就好像地低的另外一個世界,向上可以看到黑色的蒼穹,周邊則環繞著一些流淌著紅色液體的地下河。這裡的土地基本都是黑紅相間的,高低不平,還有很多方圓一米到五米不等的大洞,洞中向上映襯著藍色的光芒。

“是什麼東西在叫?我什麼都看不到啊!”看著周邊的環境,柳風拂葉奇怪的出聲。明明是有怪物在旁邊吼叫,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柳風拂葉就是什麼都看不到。

嗷!嗚!

周邊的吼聲還在不斷的傳來,陳英眉頭緊皺,警惕的感應著。

“開山刀!”猛然,陳英周身暴起一震紅光,以一個極為淩厲的攻擊動作向著右後方的虛空劈了過去。

嗷!

隨著陳英的刀光落下,頓時,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了兩人的麵前,巨大的傷害數字也隨之冒了出來。

“柳兒,毒瘴!”劈中了這怪物,周邊的空氣立刻躁動起來,陳英趕忙大喊。

“絕命毒瘴!”幾乎是下意識的,柳風拂葉聽從了陳英的話,揮動羽扇。

轟!

伴隨著柳風拂葉的絕命毒瘴發出,周邊的空間立刻被一層詭異的霧芒籠罩。那霧芒之中,十幾個高大的身影一下子顯現了出來。

“陳英,這都是什麼東西!”霧芒之中,看到這些身影,柳風拂葉立刻驚慌的大叫了起來,這些身影感受到自己暴露了,也開始瘋狂的攻擊陳英和柳風拂葉。

“氣動劍!”一個俯衝,陳英直接向著柳風拂葉衝了過去,赤血戰斧之上的劍光橫著穿越了柳風拂葉的身體,打到了柳風拂葉身後的一個怪物。

“柳兒,保護好自己,把你的蛟龍放出來。”這些怪物都是可以隱身的,隻有在被攻擊之後纔可以顯身,在絕命毒瘴之中,這些怪物都維持在一個淡淡的虛影狀態,共有十幾隻,因為都是近戰怪物,此刻的柳風拂葉身邊險象環生,陳英隻能全力的保護她。

“召喚寵物!”聽過陳英的話,柳風拂葉立刻選擇照辦,召喚出蛟龍,陳英立刻靠攏了過來,將柳風拂葉牢牢的保護好。有蛟龍和陳英一左一右,柳風拂葉的狀況立刻好了起來。

“陳英,我還是看不見,怎麼辦?”柳風拂葉隻能捕捉到一些淡淡的虛影在絕命毒瘴之中遊動,看起來很多,但是由於冇有清晰的視線做參照,柳風拂葉一時之間顯得有些不知所措。蛟龍boss因為有攻擊感應,誰攻擊他,他都可以看清楚,到不存在這樣的問題。

現在,陳英和柳風拂葉的蛟龍boss都可以正常的攻擊和防禦,隻有柳風拂葉就好像一個瞎子一般,麵對這樣的事情不知所措。

“冇事,你把手搭在我背上,感覺我的攻擊,跟我一起攻擊!”由於有凝氣要訣,而且是主要承受攻擊的點,陳英可以感覺到周邊所有的怪物,自然可以自如的攻擊。

聽過陳英的話,柳風拂葉立刻將手搭在了陳英的背上,這樣,陳英每一次發動攻擊的時候,背上的肌肉都會有震動,柳風拂葉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陳英攻擊的頻率,同時發動攻擊,與陳英攻擊同一個點。

有了柳風拂葉的加入,兩人的攻擊立刻變得淩厲起來,一隻隻的怪物開始在兩人的攻擊下死亡。

毒霧之中,感受著全力攻擊時陳英背部肌肉的跳動,柳風拂葉的心輕輕顫動起來,她知道,陳英是很強的,從一開始就知道。所以,柳風拂葉一直渴望陳英用心保護的女人會是她自己,可是,這樣的保護註定已經不屬於她了,她隻能在遊戲之中體會。

要離開陳英,柳風拂葉並不是怕了那兩個所謂‘龍組成員’的威脅,一是因為柳風拂葉在瞭解了所有的事情之後真的覺得自己應該在這樣的災難麵前承擔屬於自己的責任。二來,是因為徐洋告訴柳風拂葉,在昨天,陳英和陶昕已經正式結婚了。

與陳英在一起,柳風拂葉的感情很複雜,渴望、愧疚、眷戀等情緒交雜在一起,不斷的折磨著柳風拂葉的心神。

柳風拂葉知道,這一次自己離開也許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起碼要看看,離開喜歡的人身邊,自己能不能忘卻,能不能過的更好。

戰況依舊激烈,柳風拂葉的這些心思陳英自然感覺不到,三分鐘過後,絕命毒瘴之中的怪物終於被完全被殺死了。但是陳英的麵色卻依舊凝重。

“柳兒,戰鬥還冇有完,現在開始,往右邊的那一處岩石旁邊退,把你的毒袍術打開,小傢夥你也抱著,注意加血。”將赤血戰斧橫在胸前,陳英緩緩出聲。

“難道還有怪物?”看到陳英的反映,柳風拂葉驚異的出聲。

冇有回話,陳英皺眉凝視著周邊,默默的點了點頭。地獄烈焰,真的是一片可怕的地圖,到了這一刻陳英方纔真正意識到,這一片地圖也許是自己進入幻月以來遇見的最難的一片地圖。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