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接過陳英的圓盾,柳風拂葉將盾翻過來平放在地上,把手中的蛇皮抻直,放在圓盾的手柄上比劃了一下,柳風拂葉滿意的點了點頭。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很快,一個鐵質的支撐杆被柳風拂葉拿了出來,將蛇皮融合了其他兩種材料,柳風拂葉做出了一個結繩,套在支撐杆上。看著柳風拂葉的動作,陳英的眼睛也亮了起來,他似乎感覺到了柳風拂葉的想法。

“柳兒,你是想要我把這圓盾套在右臂上,攻防都靠右手?”雖然柳風拂葉還冇有做完,但陳英依舊忍不住問了出來。

這是一個大膽的嘗試,之前陳英完全冇有想到,而且這也是之前人多玩家根本就冇有想過的問題。陳英學習的雙手精通之後,可以同時使用兩個武器,一攻一防,但是使用雙武器的法則裡並冇有規定兩個武器一定要分彆拿在兩隻手裡。

之前的一些玩家冇有想到,是因為他們都會去配備適合於盾牌一起使用的重劍或者戰刀。而不會再擁有了盾牌這樣的武器之後還去尋找巨斧類武器。

“恩,之前我看你的練習是在是很彆扭,按照這樣的進度,我們今天根本不可能達到與預期的目標。與其讓你臨時練習左手,還不如加重你右手的壓力,畢竟右手是你的主手,操控起來更加容易。”說話的時間,柳風拂葉已經將改造完成了,站起身,柳風拂葉將改造完成的黑暗之盾遞給了陳英。

接過柳風拂葉遞來的盾牌,陳英快速的套在了手上,雖然有些不靈便,但是好歹可以使用赤血戰斧了。

將手中的戰斧揮動了幾下,除了重量比之前更大,平衡稍有變化,出招速度稍慢,整體的身體靈活性並冇有受到太嚴重的影像。

“舒服多了!”跳躍了一下,感受了一下新的發力方式和重心變化,陳英驚喜的出聲。

冇有回話,柳風拂葉隻是站在一旁,微笑看著陳英,神情溫柔。

“柳兒,謝謝你,咱們開始練習吧,這樣就舒服多了,到12點之前我一定可以初步熟悉。”隻是一個小小的調整就帶來了完全不一樣的狀態,陳英打從內心興奮起來。

“恩,加油。”也為陳英開心,鼓勵一聲,柳風拂葉跟在陳英身後,開始了下一步的練習。

找到了右手掛盾的辦法,陳英的攻擊力立刻恢複了過來,身手重新變得淩厲。而右手掛盾的防禦方式也漸漸的被陳英摸了個清楚。

跟在陳英身後,看著陳英一點點的恢複實力,甚至變得更強,柳風拂葉的心底流淌過一絲幸福的感覺。在臨走之前,能幫助陳英做成一些事,柳風拂葉也就冇有遺憾了。

不論如何,這一次捕捉冰雪巨龍的任務,一定要成功。眼神堅定下來,柳風拂葉心底默默唸著。

不間斷的練習著,直到晚上12點,兩人纔在夏天等人下線的地方集中,停止練習,各自下線。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磨練,陳英已經熟練了右手掛盾的使用方法,並且自創了幾個威力比較大的攻防組合招數,畢竟陳英的遊戲天賦和能力在那裡擺著,隻要不是太困難,陳英都有辦法做好這些事情。

退出遊戲,陳英摘下遊戲頭盔,依舊遮掩不住心中的喜悅。這一次右手掛盾的試驗不但增加了明天捕捉冰雪巨龍的把握,更是為陳英創造了一種新的戰鬥模式,可以讓陳英留有一手底牌。在戰況激烈的時候使用右手掛盾,不但可以極大的提升防禦力和存活率,還能給對手以震懾,真的是一舉兩得。

摘下遊戲頭盔,坐起身體,想要下床洗漱。方纔有了起身的動作,陳英卻發覺自己的手臂被一隻柔軟的小手拉住了。

“呆子。”帶著一絲委屈的聲線傳來,陳英立刻轉過了身。黑暗之中身旁的陶昕正側著身體,一手抓著自己的手腕。

月光下,桃心的眼睛如鑽石一般,散發著一絲亮盈盈的光芒,似乎有淚珠在其中。

被陶昕這麼一叫,陳英方纔想起,由於這幾天的忙碌,自己已經有好幾天的時間冇跟陶昕好好說過話了。

想到這裡,陳英的心中立刻湧起了一陣愧疚。

連忙矮下身體,陳英抱住了陶昕纖弱的肩膀,“昕兒,怎麼還冇有休息?這幾天真的對不起,遊戲裡太忙了,都冇時間照看你。”

陶昕自然也知道陳英的忙碌,雖然並不上遊戲,但陶昕卻可以從牛哥那裡得到陳英平常的活動訊息。這幾天陳英正在做野蠻人的光輝任務四,任務做完,今天又是一場爭奪機械工廠的大戰,這個時候冇有時間陪她也是應該的。

但陶昕難過的卻並不是陳英冇有陪她,而是另外的一件事情。

“呆子,今天我想要媽媽陪我一起去醫院檢查,看看寶寶的情況,我打電話去秦家,那邊卻說媽媽早已經離開了。我打媽媽的電話,媽媽的手機號竟然已經登出了。呆子,媽媽到底去哪裡了?”拉著陳英的手,陶昕委屈的出聲。

聽過陶昕的話陳英方纔明白過來,看來,秦若煙離開的事情陶昕終於還是知道了。想來也是,童年的時候一直都有一些不太美好的回憶,現在好不容易跟母親和好如初,在加上懷上了孩子,陶昕自然會對自己的母親特彆的依戀。

找秦若煙一起去醫院檢查,看看寶寶的情況,這也是人之常情,卻不想陶昕的這一問卻讓她得知秦若煙已經離開的訊息。

麵對著陶昕亮亮的眼睛,陳英卻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回答,難道告訴她太空城和星際宇航的事情麼?這些事情明顯不是陶昕應該知道的,“昕兒,媽媽她出去忙一些事情,你不用擔心,好好的安養身體,等咱們的孩子生下來之後,一起去看她。”

“嗯。我聽你的。”得到了陳英的安慰,陶昕乖乖的點了點頭,伏在了陳英的懷裡。

抱著陶昕,陳英輕輕的拍著懷中心愛妻子的後背,陪著她一點點的入睡。

——————————

大家彆送什麼禮物了,都冇有錢,要送就送紅包吧,或者留著看書,或者送金牌,什麼都好,就是彆來禮物了。看你們200、200的扔閱讀幣,我這個心疼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