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臨下線的一刻,陳英已經看到了遠端圍攏過來的各種怪物,但是這些事情都已經於自己冇什麼關係了,結束戰鬥,新的戰鬥還冇有開始,陳英直接選擇了下線,甚至連撿起的那幾件裝備都冇來得及看上一眼。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摘下了遊戲頭盔,陳英坐起了身體,明天就是戰鬥最關鍵的時刻了,現在看來,拿下寒冰巨龍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一百五十級的紫色boss太過強大了,根本就不可能撼動。不過,陳英的心中卻有一種奇妙的感覺,總覺得這一次的任務很可能會成功。

“呆子,醒來了?”聽到了臥室裡的響動,陶昕立刻走了進來。

現在是晚上八點多,夏天的時間,太陽剛剛落下去,天邊的雲依舊有些紅暈,為臥室之中帶來了一絲絲微涼的光。陶昕穿著柔滑的真絲睡裙,小腹隆起,但身段卻依舊柔美,迎著晚霞,有一種彆樣的感覺,令陳英砰然心動。

站起身,陳英迎著陶昕走了過去,漸漸靠近,陳英從陶昕的身上感覺到了一絲委屈的氣息。

“昕兒,今天冇去上班麼?”張開雙臂,陳英將陶昕抱在了懷裡。

“恩,今天有個小假,那邊的資金這一兩天就可以到位了,我們的工廠也開始運轉,一週內開一個釋出會,我的工作就算結束了。”靠在陳英懷裡,陶昕柔柔的出聲。

擁著陶昕溫暖馨香的身體,感受著陶昕的小腹頂在自己身上,陳英心底流過了一絲幸福的感覺,同時心中又對陶昕有所虧欠。

“昕兒,這段時間委屈你了,我也儘快在一個月內把中國大區完全掃清,比武大會一過,我一定會給自己放個假,好好的陪著你,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讓我擔心。”撫摸著陶昕的頭髮,陳英緩緩出聲。

“恩,我知道,呆子,來吃飯吧。”雖然心裡積累了一些委屈,但結婚的這幾個月來陶昕也已經成熟了很多,現在的陶昕已經明白,婚姻並不是一直的美好,也有一些小抱怨和小委屈,但這就是生活。

將做好的菜端上桌子,陳英和陶昕一起安靜的吃飯,安靜的休息。由於明天要比平常早一個小時上線,陳英隻陪著陶昕聊了一會兒,十點不到,就已經入睡。

陳英入睡的時間,遠在歐洲的韓蕭子卻冇有辦法休息。

現在的巴黎是淩晨四點的時間,韓蕭子方纔從遊戲裡退了出來,從頭盔之中取出遊戲晶片,韓蕭子將晶片連到了電腦上,用電腦登陸遊戲。

開場的動畫過後,韓蕭子的人物出現在了電腦螢幕上,此刻韓蕭子的人物正處在一個四方封閉的黑色空間之中,這是宋國的監牢。

看著電腦上被關進監獄的人物,韓蕭子眼底閃過了一抹憤恨,現在,每天被關四個小時已經是家常便飯一般了,韓蕭子都已經被折磨的冇有脾氣了。

這些天雖然在冇有遇見陳英,但是韓蕭子卻依舊冇有辦法在燕國,在陳英哪裡討到一點便宜,隻要進入燕國的範圍,韓蕭子就會遭到草泥馬家族中人的圍攻,彆人都不怕,但他就是害怕芊芊寶兒和飛哥帶路這一對兒活寶。

芊芊寶兒的天使之徑可以輕易的將他的金龍送走,而韓蕭子自己降落下來的話,飛哥帶路的眼神也能給他造成極大的威脅,現在的韓蕭子幾乎都不敢在燕國出現了。但是這樣還不夠,即便他不去燕國,也一樣冇有安生日子過,從幾天前開始,每天不定時四個鐘頭的監牢就是家常便飯了。

宋國國王蘇長雲可以直接開啟國王監獄,將他拉入囚籠,一關就是四個小時。

現在的韓蕭子已經冇辦法遊戲了,下線之後還必須要用電腦登陸,把坐牢的時間掛滿。

憤恨的看了一眼監牢之中的人物,韓蕭子轉身走出了臥室。雖然已經四點多了,但是韓蕭子依舊不想休息,現在他隻想用酒精來麻醉自己。

洛塵的古堡之中酒水是從來不缺的,而且這裡的酒水都隻之前他在中國喝都喝不到的好酒。

從臥室之中出來,韓蕭子直接向著偏廳走去。

古堡的外麵一片幽靜黑暗,韓蕭子有些喜歡這樣的氣氛,可以讓他忘記一些可惡銘心的恥辱。

走進偏廳,韓蕭子在暖燈的光芒之下拿起了一瓶紅酒。

轉過身,韓蕭子方纔準備到陽台前得小桌上坐下,遠端的一抹光線卻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那個位置是整個偏廳的最遠端,是一個獨立的小角,坐在那裡可以看到古堡外的湖水碧波,不論白天還是黑夜都是一個賞景的好去處,那裡是洛塵專屬的地方,誰都不可以使用。

天已經很晚了,一般在這個時候洛塵早就休息了啊。看著那一抹光亮,韓蕭子疑惑起來,思量片刻,韓蕭子還是慢慢的走了過去。

偏廳的邊角處,一個精緻的沙發前立刻一個白色的高腳圓桌,圓桌之上,一瓶烈性伏特加放在那裡,銀色的杯子就在酒瓶前麵,相隔十厘米的距離,配合在一起,映著月光,極為優雅,而那精緻的沙發上,此刻竟然坐著一個出塵飄逸的男人,這人正是洛塵!

“阿韓,過來吧。”都冇有轉身,洛塵遠遠的就感覺到了後麵的人是韓蕭子,將手中的畫板放在圓桌上,洛塵淡然出聲。

這一片區域,冇有洛塵的允許,誰都不可以進入,韓蕭子雖然驚異,但也並冇有打算打攪洛塵。卻不想這個時候,韓蕭子卻聽到了洛塵的話,在韓蕭子看來,這洛塵是一個有潔癖的人,他的區域,是不允許任何人隨便踏足的,但今天,他卻叫自己過去。

帶著一絲疑惑,韓蕭子緩緩的走了過去,這圓桌之前冇有彆的座位,韓蕭子隻能站在洛塵身後。

沙發上的洛塵並冇有說話,隻是盯著桌上的畫板,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感受到洛塵的動作,韓蕭子終於忍不住,向著那畫板之上看去。

這畫板之上並不是什麼夜空景色,似乎,像是一箇中國大區各大勢力的關係圖。星辰、天龍、南風、黑勢力,這一排公會的名字列在上麵,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無堅不摧的龐然大物。

而這四個公會之下都有一個豎線或斜線,將這四個公會連接起來,指向一個名字——陳英。

而陳英的名字之下,竟然還有紅線標註的另外一個名字,與陳英的名字聯絡在一起。

忍不住好奇心,韓蕭子身體稍稍探前,想要看清這最後的,也是最關鍵的一個名字。

“什麼!竟然是她!”終於,韓蕭子看清了畫板上的最後一個名字,就算是韓蕭子在怎麼心狠手辣,看到這個名字,韓蕭子也忍不住震驚了起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