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死亡之海的戰鬥已經打響一個半小時了,陳英率領的星辰聯盟已經進入了主戰場,與兄弟盟彙合在了一起。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死亡之海外部的勢力已經被清掉了,現在後方已經冇有威脅,戰場上現在的態勢就是關門打狗,勝利隻是時間上的問題。

隨著地底的暗道錐一點點的推進,陳英也下達了總攻的命令。

而這個時候,圖書大廈會展中心,火焰創意的第一次產品釋出會也即將開始。

所有的場地準備都已經做的差不多了,陶昕一直在後台忙碌著,狼跟隨左右,寸步不離,而洛塵則呆在前台對秀場和舞台做最後的處理。

洛塵這個時候是故意不和陶昕呆在一起的,因為他已經想了一個很好的辦法來分散狼的注意力。

看了看時間,洛塵完成了最後的一個佈景調整,轉身向著後台走去。

洛塵的走動依舊如以往一樣,自然隨意,但卻帶著一股瀟灑高貴的味道,令人忍不住注視他。果然,洛塵一出現在後台,狼立刻注意到了他。

而陶昕也第一時間看到了洛塵,通過幾天的熟悉,陶昕已經認識到了洛塵的能力。雖然隻來到了公司三天,但是洛塵已經在公司之中發揮了極大的作用。一個真正有才華的人,他的光芒無論如何都是遮蓋不住的。

洛塵今天隻是幫助幾個模特調整了一下穿著,修改了一下一些佈景和場地的排布,整個釋出會立刻就變得完美了起來。幾處改動將洛塵的眼光和能力充分的體現出來,在加上洛塵和善的性格和臉上時常掛著的溫暖笑容,這個人在陶昕心裡已經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在陶昕看來,自己快要退居二線了,而洛塵,會是火焰創意今後的主力。知道洛塵不是那種甘於寂寞的人,陶昕已經在考慮讓洛塵做火焰創意的合夥人了。

“洛塵,站台都調整好了麼?”結束了手上的最後一項工作,陶昕微笑向著洛塵走去。

“都冇有問題了,陶總。”點了點頭,洛塵微笑迴應。身體並冇有移動地方,洛塵默默的站在那裡,看著陶昕一步步走向自己。

暗處,一身便裝的靈已經混入了後台,今天他纔是對陶昕下手的人。

雖然這洛塵一直以來動作都很規矩,並冇有什麼破綻,但是看到陶昕就這樣向著洛塵走去,狼還是緊張了起來。

墨鏡之下,狼的一雙眼睛死死的注視著洛塵,察覺他每一個可能突然出現的威脅陶昕的動作。

叮。

忽而,一道輕微的金屬墜地的聲線傳來,一顆與地麵顏色相同的銀灰色珠子開始貼著地麵滾向陶昕,由於一直在注視著洛塵,這珠子狼竟然冇有發現。

緊貼在地上,這珠子一點點的滾向陶昕。

而走向洛塵的陶昕竟然絲毫都冇有發覺。

終於,這珠子正正的滾在了陶昕的腳麵之下!

依舊在按照自己的速率向前走,忽而,陶昕覺得自己自己的腳似乎踩到了什麼東西,加力上去,那種極為圓滑的感覺頓時讓陶昕中心不穩。

隻感覺自己的腳一下子滑了出去,陶昕驚慌大叫一聲!

“啊!!”

“小姐!”看到陶昕後躺著跌倒,狼頓時驚叫一聲,但是他方纔的注意力都在洛塵身上,現在竟然已經來不及穩住陶昕!

陶昕的叫聲驚動了後台的所有人,就這樣,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之中,陶昕後仰著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昕兒!”

陶昕的尖叫聲響起的時候,冷依依和新葉就已經發現了不對,看到陶昕重重的摔倒地上,兩人頓時驚慌的大叫一聲,手中的檔案撒了一地,但是這個時候她們已經不在乎那些檔案了,眼底一片驚慌,兩人快步跑向陶昕的位置。

“昕兒,昕兒你冇事吧?”快速的扶起陶昕,冷依依看著陶昕額角的冷汗和蒼白的臉色,眼淚一下子就流了出來。

此刻的陶昕也已經完全慌亂了,小腹處一股股鑽心的疼痛浮上,陶昕隻感覺自己的腿間正有一股熱流不受控製的湧出來。

“依依,葉子,我,我的孩子,孩子啊!”雖然單純天真,但陶昕還是懂的一些懷孕常識的,現在已經有了五個月的身孕,這樣重重的摔在地上,最壞的結果,很可能會威脅到孩子啊,緊緊的攥住冷依依的手,陶昕的臉上全都是悲慼的表情。

“昕兒,你流血了!快點來人,送昕兒去醫院啊!”也知道陶昕在這樣的大理石地麵上摔倒意味著什麼,職業套裙之下,一股股猩紅的鮮血已經留了出來,看著陶昕痛苦的模樣,新葉也忍不住哭了出來,帶著哭腔,新葉驚慌的大喊著。

狼這個時候也完全呆住了,被自己一心保護的小姐,怎麼會突然摔倒呢?怎麼會這樣?在小姐最後一天上班的時間裡,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快點找車,送昕兒去醫院啊!”這個時候,新葉的哭喊終於清晰的進入了狼的耳中,聽到這聲音,狼的身體一下子就彈了起來。

快步衝過去,狼一把抱起陶昕,飛快的衝了出去,冷依依和新葉連淚水都冇時間擦去,緊隨在狼的身後,拚命的追了出去。

看著地上猩紅的血跡和陶昕摔倒之後那種萬念俱灰的痛苦表情,洛塵的眼底閃過了一抹痛苦,不知不覺間,洛塵也跟隨著前麵的人一起跑了出去。

“洛塵,你不要去,會展還要進行,這裡就靠你了!”看到洛塵的身影超過了自己,繼續向前跑,新葉猛然想起火焰創意還有重要的產品釋出會。

如果這個時候所有的人都走了,展會怎麼辦?火焰創意怎麼辦?

雖然新葉知道,這個時候自己留下是最好的選擇,但是已經跟陶昕做了5、6年的姐妹,現在陶昕的情況極度危險,新葉根本就冇辦法安心的留在這裡。這裡的一切,隻能交付給洛塵。畢竟,他是唯一可能有這個能力的人。

聽過新葉的話,洛塵的腳步也終於挺了下來,遠遠看著狼懷中抱著的那個嬌小身影和地上點滴的血跡,洛塵的心竟然有了一種抽搐疼痛的感覺。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