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火焰創意的產品釋出會已經結束了,洛塵也從會場回到了自己所在的酒店,酒店房間之中,靈已經等在了那裡。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有訊息了麼?”一天的釋出會下來,洛塵也顯出了一絲疲憊的味道,坐在沙發上,洛塵到起一杯酒,慢慢的喝著。

知道洛塵是在問什麼,靈緩緩出聲,“開始的時候冇事,不過後來陳英知道了訊息,打了陶小姐一個耳光,現在情況又不樂觀了,陶小姐還在危險期,生死未定。”

聽過靈的話,洛塵的嘴唇緊緊的抿了起來,事情的發展似乎已經超出了他的控製。

想著陶昕現在的處境,洛塵的心中湧起了一股無以言喻的歉意,這是男人之間的戰鬥,洛塵不是馮哲,更不是韓蕭子,他希望用自己的力量來擊敗陳英,可是現在,他卻開始用傷害一個女孩子的辦法來擾亂陳英的生活。

腦海之中浮現出了陶昕單純善良的模樣,洛塵狠狠的摔碎了手中的酒杯。

***

一直陪伴著陶昕,經過一個晚上,在陳英不斷的溫暖下,陶昕終於悠悠的醒了過來。

整個晚上陳英根本就冇有移動地方,就那樣默默的註釋著陶昕,陪陶昕說話,醫生說過,陶昕現在的求生**不強,陳英知道,自己必須要把陶昕喚回來。

昏迷之中陶昕依稀記得,一直有一個溫暖的聲音在自己的耳邊不斷的迴盪,正是這聲音讓陶昕堅持了下來,從鬼門關的岔口轉了回來。

睜開眼睛,陶昕立刻看到了守護在自己床前的陳英。自己的小手被陳英緊緊的握著,貼在陳英的麵頰上,而陳英注視著她的目光是那麼的溫暖,溫暖之中還包含著歉意。

看到陶昕睜開眼睛,陳英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幾乎要跳出來了,再也忍不住,陳英上身支起,緊緊的擁抱住了陶昕。

“昕兒,對不起,我不該那樣對你的,我當時一定是瘋了,真的對不起,對不起。”抱著陶昕,陳英的頭就靠在陶昕的側臉上。

被陳英抱在懷裡,陶昕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陳英的眼淚就落在她的側臉上,一片滾燙。

原本,被陳英打了耳光,陶昕的心都快死了。陶昕隻感覺,冇有這個孩子,今後陳英都不會再愛她了,心中悲涼,在加上身體虛弱,陶昕纔會變得那麼危險。可是現在,當她聽著陳英真摯的話語,心底的驚慌和怨恨也一點點的消散了。

雙臂終於支了起來,陶昕也輕輕的抱住了陳英,“呆子,對不起,是我不好,冇有照顧好孩子。”

“不是的,是我的錯。”聽著陶昕低弱的話語,陳英心中的愧疚更加濃重。

兩人愛情的結晶就這樣不再了,整個病房都被一股悲慼的味道環繞著,再也冇有多的言語,陳英和陶昕隻知道緊緊的抱著對方,默默流淚。

再也不放心陶昕一個人住在外麵,當天晚上,陳英就把陶昕接回了家裡。

親自下廚煮了雞湯,陳英一點點的喂著陶昕喝下,看著陶昕蒼白的臉色,陳英的心狠狠的抽搐著,卻又不能明白的說出來,隻能強顏歡笑。

“昕兒,慢點兒喝,小心燙。”一邊輕輕的吹著,陳英一邊出聲,看著陶昕小口小口的喝著雞湯,眼底卻依舊有一絲驚懼和恐慌,陳英隻感覺自己的胸口都快要爆炸了。現在的陳英隻想知道這一切到底是怎麼發生的,陶昕怎麼會莫名其妙就摔倒呢?

少許的時間,陶昕終於把雞湯喝完,在陳英的幫助之下,陶昕小心的躺在了床上。

被子之下,陶昕的小腹已經重新恢複了平坦,兩人的孩子已經不再了。

“呆子,我害怕。”身體依舊很疼,陶昕怯怯的看著陳英,雖然醒來之後一切都恢複了正常,但是陳英給她的那個耳光一樣在陶昕的心裡留下了陰影。

在那之前,陶昕知道,自己一直是陳英心中最珍貴的寶貝,可是陳英竟然會打她,這是陶昕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的,雖然陶昕也理解陳英當時的憤怒,但是這個陰影卻不那麼容易消除。不知不覺之間,兩人之間已經有了一些隔閡。

看著陶昕有些驚慌的模樣,陳英心底抽痛,但還是努力的微笑了起來,“昕兒,不要害怕,一切都像之前一樣,我們以後還會有孩子的,其實這件事情是我的責任,我冇有做好自己的事情,讓你拋頭露麵去幫助我,真的讓你受委屈了,以後這樣的事情不會再有了。”

“乖,睡吧。”本來陳英是應該在陪陶昕說說話的,可是房間之中的氣氛卻讓陳英一秒都呆不下去。

雖然察覺到了陳英的異常,但是陶昕這個時候也真的是太累了,點了點頭,陶昕閉上眼睛,深深的睡了過去。

一直等到陶昕完全睡著,陳英方纔小心的把陶昕的手掖進了被子裡,轉身走出了房間。

出了房間,陳英的麵色立刻冷了下來,一臉寒霜,眼底的冷光似乎能將人直接割裂。

強忍著,陳英從二樓下來,打開了自家的大門,進入樓道,陳英立刻忍耐不住,一拳狠狠的轟在了對麵的牆壁上。

“我·操!”

這一拳陳英是全力打出的,帶著陳英心底的壓抑和憤怒,牆壁上的瓷磚都被陳英打的寸寸碎裂。

由於是對麵的牆壁,陳英並不擔心自己這一拳的聲音會吵到陶昕,陶昕的臥室隔音很好,根本不會受影響。

“哎!誰啊,大半夜的,神經病啊!”雖然吵不到陶昕,可是陳英的這一拳卻驚動了對麵的住戶,大門打開,一個貼著麵膜的肥婆走了出來,看見陳英站在那裡,這肥婆立刻大罵了起來。

心中正在煩亂,陳英聽這肥婆呱燥,更是暴怒不堪。

“閉嘴!”大手揚起,陳英直接一個手刀砍在了那肥婆的脖頸上,頓時,那肥婆整個人一軟,到在了地上。

這一下不會傷害到這個肥婆,隻會讓她暫時昏迷一下。

看著昏迷在哪裡的肥婆,陳英方纔反應過來,這是一個完全無辜的人。

陳英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對,可是心中的那股怒火卻怎麼都發泄不出去。

深深的仰頭吸氣,陳英拿出了電話。

“狼,通知所有的夜鷹成員,立刻集合!”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