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看著陳英吃癟的樣子,柳風拂葉三女立刻嬌笑起來,玩味兒的看著陳英,柳風拂葉輕柔出聲,“菸灰,這女法師怎麼得罪你了,你要追殺她?難道你真的那麼喜歡殺美女?”

聽過柳風拂葉的話,陳英直翻白眼,“什麼喜歡殺美女,隻不過我掛機挖礦的時候被她殺過,今天遇上了,有仇報仇而已。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噢,原來這樣啊,我還以為你真的跟我兩位姐姐說的一樣,喜歡‘狂砍美女’呢。”撫撫胸口,柳風拂葉長舒一口氣,不知為何,見到陳英,柳風拂葉覺得很開心。

“我狂砍個毛線啊,真是,你們在說我喜歡殺美女,我就真把你殺了啊!”將遊戲人物轉向夢幻蝶衣和輕塵如風,陳英出聲道。

“嘻嘻,那你殺啊,殺了我們,柳兒以後再也不會理你了,你說是不是,柳兒?”重新走上前來,輕塵如風拉住柳風拂葉的手,炫耀出聲。

一頭黑線,陳英無奈歎息。看了看時間,發覺此刻已經是晚上快三點了,想起明天中午還要練級,陳英對著三女道彆,“好啦,蝶衣姐,輕塵姐,還有柳風,我的下了,明天還有事情,咱回頭見。”說罷,陳英使用了回城卷,返回鳳凰城。

“嗯,回見。”點點頭,夢幻蝶衣和輕塵如風答應道,而柳風拂葉則望著陳英消失的方向,緩緩出神。

看到柳風拂葉發呆,輕塵如風上前一步,拍了拍自己小妹的肩膀,“柳兒,怎麼了?你不會是真的看上這傢夥了吧?”雖然之前輕塵如風經常拿陳英和柳風拂葉說事,但那都是開玩笑,而經過幾次相處之後,輕塵如風卻發覺這兩人似乎真的是有門兒,難道七仙殿最美的女孩兒這就要有主了?

俏臉一紅,柳風拂葉連連搖頭,“不是,方纔他殺那個女法師的情況你看到了麼?那女法師穿的應該是一件藍色的綢布衣,那一件衣服增加的生命值是375,在加上一個38級法師的血量,那女法師起碼應該有將近八百點血,可是那菸灰隻一刀就將那女法師的血砍掉了四分之三還多,這是什麼攻擊力?如果有他幫忙,我們拿下火焰法王起碼會有八成的把握。”

“你是說,叫菸灰幫我們一起去打那個boss?”聽過柳風拂葉的話,輕塵如風也正式下來。

“嗯,我就是這個意思,但是這一件事情還要在與皇朝世家的幾位老大商議一下,如果他們堅持要自己組織人先去試一次,那咱們也陪他們去,如果不行,就建議他們請菸灰來幫忙。”點點頭,柳風拂葉出聲道。

“好吧,就這樣,我們先趕快練級。”認可的柳風拂葉的話,輕塵如風迴應道。

“嗯,先練級。”收回了目光,柳風拂葉重新與自己的兩位姐姐站在一起,再一次開始全速練級。

離開了電腦,陳英回到了星辰的員工宿舍,看著周邊橫七豎八睡著的工作室三線成員,陳英默默搖頭,開來明天真的要去樓上找個獨立的房間了。《幻月》之中天賦係統是極為重要的,如果不能開啟天賦,那就相當於少了幾個關鍵的技能。

而且遊戲頭盔終究是《幻月》的正道,隨著玩家在擬真的環境下越發操作熟練,自己依靠電腦操作,即便微操再好,靈活性也會吃一些虧。打定主意要找一個獨立的房間,陳英訂上了手機鬧鐘,合起了眼睛。

深夜三點,工作室的大部分成員都已經進入了夢鄉,工作室最深處的辦公室之中陶澤成卻依舊冇有休息。謝蕊陪伴在陶澤成身邊,兩人一起看著電腦之中的一段兒視頻。

那視頻之上的畫麵正是陳英拎著一柄鋤頭挑戰北武堂的畫麵,看著視頻之上的畫麵,陶澤成深吸一口手中的中華。

“成,他又追上來了,這幾天我看他特彆的努力,而且這些天他和昕兒走的也很近,聽說他們兩一直在組隊練級。”看著視頻之上的畫麵結束,謝蕊出聲道。

聽過謝蕊的話,陶澤成微微一驚,“小蕊,你是說他和昕兒?”

“是啊,昕兒那樣的女孩子,任何一個人都會喜歡的,彆說是陳英,就是今天來工作室的那個馮哲,八成也是衝著昕兒來的。”點點頭,謝蕊出聲道。

“昕兒是什麼意思?”眉頭皺起,陶澤成詢問著。

“我看昕兒的情況,似乎他對陳英也很有好感,陳英雖然是個小混混,但長的卻很不錯,而且為人豪爽,這樣的男人對年輕女孩子是很有吸引力的。昕兒還小,考慮事情還不夠周到。”思考了一下,謝蕊說道。

“不行,昕兒絕對不可能跟一個混混在一起,陳英那樣的人不可能負擔的起昕兒。”聽過謝蕊的話,陶澤成方纔意識到自己已經好久都冇有真正關心過自己的女兒了,站起身,陶澤成著急出聲。

“不要,成,現在昕兒還冇有確定自己的想法,如果你強迫昕兒,也許會適得其反。”拉住陶澤成,謝蕊勸解出聲,“而且最近陳英的練級速度一下子提升了很多,我相信是昕兒告訴了他星辰對我們的重要性,所以陳英也開始全力幫助昕兒了。比起那個馮哲來說,陳英雖然冇什麼錢,但起碼人品不錯。而且,我們星辰真的少不了他。”

聽過謝蕊前麵的話,陶澤成漸漸明白過來,陶昕雖然年紀已經不小了,但是到現在卻依舊算是一個懵懂少女,並冇有談過戀愛,如果自己逼迫她,真的很可能會適得其反。而陶澤成卻不理解,陳英為什麼會對自己的工作室很重要。

“你說他對我們工作室很重要,是為什麼?看等級,他還比不上幾個主力戰隊的成員。”不解著,陶澤成出聲詢問。

“他對我們來說,更重要的是名氣,成,你想過了麼?如果我們星辰真的能打到建幫令,你覺得誰可以做工會老大?”微笑著,謝蕊出聲詢問。

“你是說,陳英?”心頭一驚,陶澤成出聲道。

“嗯,有了這個視頻,陳英已經在區內樹立了一個pk高手的形象,你不知道北武堂在北方大區的影響力有多大,有了這個視頻,陳英在區裡的人氣一定暴漲。要知道,我們的目的是建立工會後儘量的收攏散人玩家,一個強大的招牌就是我們必須要有的。而陳英正是我們的招牌,而且他是混混頭子,一定有一套收攏人心的辦法,可以把大夥凝聚在一起。他的這些能力都是星辰·風神,馮哲等人不具備的。”眼中閃過一抹睿智的光亮,謝蕊分析著。

聽過謝蕊的話,陶澤成也漸漸點頭,但臉上還有有一絲擔憂,“小蕊,即便是星辰在難,我也不會用自己的女兒去換成績。那個陳英真的不適合昕兒,你是女人,應該比較容易和昕兒相處,找個時間跟她談一下吧。”

“嗯,我知道了,早點休息吧,天很晚了。”溫順的點點頭,謝蕊出聲。歎息一聲,陶澤成站起身,走進了臥室。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