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八百六十八章

夜鷹的成員已經撒開了自己的網,這邊的情況也已經報了上去,一個名叫飛龍的十人組織來到了北京,負責保護陶昕的安全。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飛龍是陳英父親的專屬衛隊,能力比夜鷹強大幾分,有了飛龍的保護,陶昕的安全總算得到了保障。

雖然陶昕的身體還很嬌弱,但陳英卻冇有辦法不去顧及比武大會的事情,陪了陶昕兩天,陳英終於開始回到幻月了。

現在的陳英已經失去了身上的那一股鋒芒和衝勁兒,孩子不在了,陳英整個人似乎都失去了靈魂,在遊戲之中也如行屍走肉一般,對於接下來的那一場戰鬥陳英都不想在去參與。

將夏天設置成常務副會長,全權代理星辰的一切日常管理,陳英一個人來到了失落古城,閉關練級。

呼嚕呼嚕!

機械的殺著失落古城之中的怪物,忽而,正在激戰的陳英就那樣停下了動作,呆呆的站在了原地。

幾個高大的地獄炎魔立刻抓住了機會,幾道重擊打在陳英的身上,頓時將陳英的生命值打到了最低點。焦急的直叫喚,小傢夥立刻釋放回春術將陳英的生命值拉了起來。

而這個時候,陳英身邊的寒冰巨龍也發現了陳英這邊的情況,匆忙回身,一招冰封天地,寒冰巨龍直接凍住了陳英周邊的十幾個怪物,解除了陳英的危機。

這樣的情況在這兩天已經反覆出現了好幾次了,陳英總是打著打著怪物就突然失神,呆站在那裡,任憑怪物攻擊,如果不是有小傢夥和寒冰巨龍這兩個強力寵物,陳英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從陳英胸口處的衣衫中鑽了出來,小傢夥直接跳到了陳英的肩膀上,一邊用力的嘟著陳英的臉,小傢夥一邊著急的叫著。

也看出了主人的異常,寒冰巨龍也停止了動作,窩在一旁默默等待。

“恩?小傢夥,已經打完了麼?”被小傢夥抓狠了,陳英這才猛然回過神來,看著眼前一地的屍體和兩個寵物,陳英迷茫的出聲。

看著陳英這呆傻的樣子,小傢夥氣哼哼的踹了陳英的腦袋一下,負氣回到了陳英胸口的衣衫之中。

已經察覺到了自己的失常,可是陳英卻又冇有辦法,頹然之中,陳英默默的坐在了地上。

飛龍已經派過來了,陳英當時是申請從上麵調人,但是卻冇有想過調動父親的衛隊飛龍。現在飛龍來了,那就說明那邊的事情已經被父親完全知曉了。

知道孩子冇了,父親到底會怎麼想?

還有,現在這一件事情還瞞著自己的外公,也瞞著陶昕的父母和爺爺,在大家的眼中陶昕是最需要好好愛護的公主,如果親長們知道陶昕遭遇了這麼可怕的事情,會不會承受不住?

想著這些,陳英的大腦一陣煩亂。

忽而,一陣提示音傳來,係統提示,有人在現實裡觸碰了自己的身體。

現在房子裡隻有陶昕和自己,一定是陶昕有什麼事情。

想到這裡,陳英立刻開啟回城捲回城,轉而退出了遊戲。

快速的摘下遊戲頭盔,陳英看向了自己身邊。

“昕兒,怎麼了?”陳英身邊,陶昕依舊躺在那裡,眼底有一絲焦急,卻無法起身。

雖然已經休養了幾天,但是陶昕的身體依舊十分虛弱。

“呆子,有人來了,我聽到有人敲門,好像是爺爺他們。”眼底有一抹驚慌,陶昕小心的出聲。

聽過陶昕的話,陳英立刻一陣緊張,還真是怕什麼來什麼,陶昕出了這樣的事情,陳英一直在全力的封鎖訊息,就是因為他還冇有想好怎麼把這件事告訴陶老爺子和陶澤成,現在,老爺子竟然親自上門了!

叮咚!

門鈴再一次傳來,陳英和陶昕的表情都是一陣緊張。

“呆子,怎麼辦?”也知道自己現在這個樣子會讓爺爺很心疼,陶昕也慌亂了起來,小嘴撇起,一臉委屈。

外麵的門鈴一直響著,似乎是認定了陳英和陶昕就在家裡。

思考了許久,陳英終於站起了身。

不論如何,事情終究要去麵對,自己不可能把一個老人就這樣擋在門外。

“昕兒,你呆在這裡吧,我去開門。”深吸一口氣,陳英出聲道。

不知道如何是好,陶昕隻能聽從陳英的意見。

安撫著陶昕躺下,陳英毅然轉身走出了臥室。來到樓下,那門鈴聲依舊執著的想著,陳英平靜了一下心緒,終於打開了房門。

房門一開,一張蒼白的麵龐立刻印入了陳英的眼簾,這人正是陶昕的爺爺。陶老爺子身後,陶澤成和謝蕊也跟隨著,兩人的臉上卻是一片焦急。

“爺爺!”看到老者,陳英趕忙側身讓開了門。

似乎已經知道了些什麼,老者一臉怒氣,冷哼一聲,徑直走進了房間。前些日子,老者的身體已經快要不行了,後來陳英和陶昕有了孩子,又進行了婚禮,喜事連連,老者的身體才逐漸好轉,可是現在,陶老爺子的身體看起來又虛弱下去了。

進入客廳,陶老爺子毫不停留,徑直上樓,走向陶昕的臥室。

“爺爺,昕兒現在不方便見人。”心中也知道陶昕現在的狀況,陳英一怔之後立刻反應了過來,快步跑了過去,陳英抓住了陶老爺子的手。

一臉怒氣的轉過身,老爺子輕斥出聲,“怎麼,我要看自己的孫女,你還能攔著麼?”

“爺爺,不是這樣的。”見陶老爺子這麼憤怒,陳英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放開我!”狠狠的甩開了陳英的手,老爺子徑直走向了陶昕的臥室。

心急卻無奈,陳英也隻能跟隨過去。

哐啷,隨著一聲輕推,臥室的門被打開,陶昕有些驚慌的麵容立刻進入了老爺子的視線。

雖然這幾天休息的很好,但是陶昕的身體畢竟是受了大的傷害,恢複能力也弱,四天之前,陳英留在陶昕臉上的那個掌印依舊清晰。

看著自己最疼愛的孫女兒虛弱的樣子,還有那麵龐上清晰的掌印,陶老爺子憤然轉過了身。

“這是你做的好事!”如一頭髮怒的獅子一般,老爺子直接對著陳英吼了起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