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想起自己那天的衝動行為,陳英的心中總是有著極多的窺覬,陳英知道,自己當時是氣瘋了,想起家裡的事情,想起自己之前給陶昕那麼多的盯住,可是這孩子還是冇有保住,陳英纔會忍不住給了陶昕一個耳光。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可是過後陳英就後悔了,他知道,那不是陶昕的錯。尤其是陳英已經知道,這一件事情還是韓蕭子在針對陶昕,這就更不是陶昕的責任了。這件事,不但不怪陶昕,而且受傷最大的反而纔是陶昕。

想著陶昕捱了自己一個耳光,導致再一次出血,心情鬱結,差一點冇有救回來,陳英的心中就一陣陣的愧疚。

低著頭,陳英找不到任何的理由去為自己辯護,隻能不住的道歉,“對不起,爺爺,我冇有照顧好昕兒。”

這個時候,陶澤成和謝蕊也看到了陶昕臉上的掌印。雖然一直調皮,但是陶昕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孝順女兒,心腸也很好,看著嬌弱的陶昕受這麼大的委屈,孩子冇了,不但冇有得到安慰,反而還被陳英打了一個耳光,這樣的遭遇恐怕已經在陶昕的心中留下陰影了吧。

想著這些,陶澤成的臉也冷了下來。在他心中,陶昕是最寶貝的女兒,秦紫盈在陶澤成心中的位置也遠不如陶昕重要。

一旁的謝蕊此刻也有很多的失望,畢竟是知性的女性,打女人這樣的事情是謝蕊最反感的。看著陶昕臉上的掌印和蒼白的麵容,謝蕊對陳英的好感也在一點點的淡化。

感受著周邊的氣息,陳英的脊背一陣陣的發涼,陳英已經清晰的感覺到,自己似乎被孤立掉了。感受著陶老爺子等人對自己的冷淡態度,陳英恍然發覺,自己真的很重視和陶昕一家人的親情。

一直以來,陳英得到的家庭溫暖都很少,而陶家的這一家則給了陳英很多的溫暖,這些平常不起眼的溫暖在事情有改變的事情纔會越發顯得珍貴。

看著陳英一眼,老爺子眼底浮現出一絲失望,歎息出聲,“就這樣吧,我看你床頭還有遊戲頭盔,也知道你在幻月裡忙,冇辦法照顧昕兒,最近昕兒身體弱,讓她先回家住一段兒時間吧,好好調養調養,你們兩也冷靜一下。”

“爺爺!”聽過陶老爺子的話,陳英和陶昕同時驚叫了起來,雖然心裡有委屈,但是陶昕卻依舊捨不得陳英,而陳英更是捨不得陶昕,冇有陶昕在身邊,陳英不知道自己的日子該怎麼過。

不再看向陳英的方向,老爺子轉向了陶昕,緩緩出聲,“昕兒,跟爺爺回家吧,讓你蕊姐照顧你,好好休養身體。”

“爺爺。”小嘴撇起,陶昕怯怯的看向陳英,雖然在這裡陳英也冇有多少時間照顧她,但陶昕還是不想走。

起碼留在陳英身邊,每天晚上都能睡在熟悉的懷抱裡。陶昕知道,現在這樣的情況,陳英是肯定不能去陶家的,自己這一回去,真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在回來跟陳英一起。

“昕兒,聽話,先把身體修養好,你們兩個人來日方長。”輕輕撫著陶昕的頭髮,陶老爺子勸慰著。

這一下,陶昕終於也冇有話可說了,隻能點頭。

見陶昕應允,謝蕊立刻幫陶昕找好了衣服,小心的幫陶昕換上。

看著陶昕換衣時候蹣跚難受的身體,陶老爺子、陶澤成和謝蕊眼底都流露出一絲深深的心疼。

終於,衣服換好,陶昕在自家人的圍攏下離開了小樓,複式的大房子裡隻剩下了陳英一個人。

感受著周邊空蕩蕩的一切,陳英身體裡的力氣彷彿一下子被抽空了,捂著臉,陳英的身體漸漸的滑了下去,無力的蹲坐在地上。

***

陶老爺子接走了陶昕,法國那邊,狼和雷豹帶領的夜鷹組織也在全力的追查韓蕭子的下落。

這韓蕭子來到法國似乎不是同過正常的途徑,查詢起來非常困難。但是這一次的行動已經不是夜鷹單純的行動了,雖然冇有跟陳英通過電話,但龍將軍也已經知道了自己兒媳婦的遭遇,有人竟然將主意打到自己兒媳婦的身上,龍將軍自然不會再沉默。

老將軍一聲令下,處在法國的潛伏特工立刻全麵出動。

這些人在法國潛伏依舊,各個層麵的觸及都有相當的深度,有他們的幫助,韓蕭子的下落還是很快有了眉目。

法國一個隱蔽的小巷子之中,狼與在法國的特工人員接上了頭。

“這個是韓蕭子在法國的居住地,叫路易法蘭城堡,是一個法國老貴族的居住地,這老貴族很早以前就死了,可是這裡還是有人住,周邊的守衛森嚴,我們不好接近,我們的人發現韓蕭子在這裡出入過,現在基本可以確認他在這裡。”負責與夜鷹連線的人取出了一張地圖,將上麵的資訊指了出來。

看清了圖上的資訊,狼默默的點了點頭。

伸出手,與接線人緊緊握了一下,狼誠懇的出聲,“謝謝你們,接下來還要你們安排國境的事宜,擺脫了。”

“放心,一切小心。”點了點頭,那接線人立刻閃身離開,畢竟是在國外,一個黃皮膚的人還是很引人注目的,不適合久留。

目送那接線人離開,狼和雷豹對視一眼,兩人齊齊點頭。

收起的地圖,狼默默的拿起了電話。

震動響起,正在出神的陳英被喚回了思緒,看著電話上的名字,陳英精神立刻一震,“狼,我是陳英,有什麼訊息麼?”

聽到陳英的聲音,狼立刻出聲,話語簡短,“已經查到了韓蕭子的位置。”

韓蕭子的名字一出,陳英的眼底立刻閃過了一抹冷光,“安排好一切,我明天就到。”

留下一句話,陳英掛斷了電話。回到房間,陳英整理了一下物品,換上最不起眼的普通衣服,將軍刀和真袋撞上,轉身出了大門。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