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離開小區,陳英第一時間來到了星辰工作室之中,一直低著頭,陳英徑直走進了牛哥的辦公室。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看到有人不敲門就走進來,正在辦公的牛哥皺眉抬起了頭。

“小陳?你來了?”原本還以為是那個冇禮貌的員工,當牛哥看到進來的人是陳英的時候,立刻就放下了手頭的工作,站起了身。

這幾天牛哥對於陳英那邊的情況也是極為擔憂,陶昕身上發生的事情牛哥也已經知道了,整個星辰的玩家也已經知道了,畢竟陶昕摔倒的時候那麼多人都看到了,醫院也不可能是不透風的牆。

幾天之中公會之中都冇有人看到陳英的蹤影,星辰的成員都知道,自己一直敬佩的老大現在正在經曆一生之中最困難的時刻。

臉上一片漠然,冇有任何表情,陳英用那種不帶任何情緒的語調出聲,“嗯,我來跟牛哥支會一聲,我要出門一趟,恐怕這一次的戰鬥之前都回不來了,打黑暗礦山我恐怕是趕不上了,提請戰爭的權利已經給了夏天,這一次的戰鬥就交給他全權應對吧。”最近發生的事情真的太多了,陳英也不知道自己應該以什麼樣的心情來麵對生活,在這樣的迷茫之下,陳英隻能依著本性去言行。

現在陳英說話動作的時候毫無表情,這也正是陳英的心情,整個人都被抽空了,隻知道現在應該去報仇,去宰了那些傷害陶昕的人。

也知道陳英現在上遊戲也不會有多大的作用,很可能會幫倒忙,而且這個週末的戰鬥並不是非要陳英來參加不可,打一個殘破的晉蜀聯盟星辰一隻手都可以。

“嗯,我已經知道了小姐的事情,老爺子一直很疼小姐,發生這樣的事情,把小姐接回家裡靜養幾天也是人之常情,小陳你也不要怪老爺子。自己出去了,好好散散心。”看著陳英,牛哥安撫出聲。牛哥知道,陶昕的孩子冇了,這對陳英的打擊是很大的,可是相比孩子冇了的打擊,那之後發生的一些列事情纔是真正打擊陳英的。

在那樣的情況,陳英給陶昕的那個耳光可能會打碎兩人之間固有的一些本以為不可改變的事情,就算冇有打破,起碼也會有不少的裂痕。

作為一個男人,牛哥雖然心中也很鄙夷陳英的行為,但是他心中多少還是能理解陳英當時的那種衝動的。陳英對於陶昕的愛,牛哥看的清楚,陳英對那個孩子的期待,牛哥更是清楚,當這個孩子冇有的時候,陳英發瘋也就是情有可原的了。

現在的陳英身上有一股失魂落魄的感覺,跟之前那個每天神采奕奕,渾身都透著幸福氣息的男人已經完全不同了。對於那個耳光,相比陳英也是十分後悔的吧。

牛哥心中的諸多思緒陳英是不可能知道的,坦白的說,陳英現在連思考的精力都欠奉了。腦海之中還在盤旋著陶昕被帶走時候的情景。心愛的少女眼眶微紅,委屈的看著自己,那種感覺幾乎折磨的陳英無法呼吸。

而另外也還有一件事情一樣讓陳英心神震動,那就是韓蕭子的訊息。對於這個傷害陶昕的罪魁禍首,陳英的胸中累積了太多的憤怒。傷感加上狂躁,現在的陳英處在一個十分微妙的情緒節點,如果不讓他發泄出來,恐怕陳英都會發瘋。

“牛哥,這邊暫時擺脫你們了。”留下一句話,陳英轉身離開了房間,那身影有一絲落寞,卻無比的堅決。

看著陳英的背影,牛哥深深的歎息一聲。

***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安排,陳英已經秘密坐上了前往巴黎的飛機,這飛機並不是在北京起飛的,而是在渤海灣的某處小島。

由於這一次出行是絕密行動,陳英不可能通過正常的航空交通渠道前往法國。

乘坐城際高鐵到達天津,陳英直接轉遊艇從塘沽港出海,在渤海灣一處小島降落,乘坐飛機前往法國外部海域的一箇中方遠洋航船,然後在快艇前往法國。

晚上十點,陳英乘坐的飛機已經在中專的艦船旁邊降落了,這艦船主要是用於海洋研究,上麵並冇有飛機停泊通道,有的隻是簡單的直升機起降設備。

但陳英乘坐的飛機一樣極為先進,遠遠的,那飛機直接降落,竟然在海麵上直接滑行起來。

待到飛機的速度降下來一些,人體已經可以抵擋倒灌的氣流,陳英方纔打開飛機門,直接跳了下去。

陳英已經安全降落,那飛機毫不停留,四個噴氣驅動設備直接打開,飛機在海麵上滑行的速度再一次加了起來,1000米之外,那飛機再一次從海平麵上升起,原路返回。

飛機已經離開許久,被噴氣水波衝的一片混亂的海平麵終於平靜了下來,水麵之上,一張冷漠的麵孔突然出現,這人正是從飛機上直接跳下的陳英。機械的甩了甩臉上的水珠,陳英默默的劃動雙臂,遊向遠端的艦船。

船舷之上,早已經有人等在哪裡,看到陳英接近,一副繩梯降落了下來。

陳英抓住那繩梯,繩梯立刻向上提代起來。

“都準備好了麼?”站在船舷上拉拽繩梯的赫然就是狼與雷豹二人,陳英升上來之後立刻出聲。

“都準備好了,裝備和地圖都已經搞清楚。”點了點頭,狼默默的出聲。

冇有回話,陳英直接低頭鑽進了船艙,現在的陳英需要仔細的研究了一下他們得到的地圖,既然韓蕭子已經找到了,那就絕對冇有理由在讓他活著。這一次,必須成功!

陳英這邊已經到達了法國,而中國大區之中,晉蜀聯盟也有了新的動作。

“阿雲,好訊息,我們有機會了!”方纔接到從北京傳回來的密報,原本已經心如死灰的西川邪皇再一次活了過來,拿著手中的檔案紙張,西川邪皇直接跑進了神劍洛雲的房間。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