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原本,西川邪皇建議毀掉城區的大型機械,這個想法是冇什麼錯的,隻可惜,現在晉蜀聯盟還不具備這樣的實力。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隨著幻月進一步的發展,頂尖高手的力量在遊戲之中占據的比重越來越大。韓蕭子中期的強勢已經充分的證明瞭這一點。一個韓蕭子就足以在一場大型公會戰鬥之中左右最終的結果。與八仙閣對戰的那幾次,星辰也都是舉步維艱。

雖然那幾次戰鬥星辰都贏了下來,但是在外界看來,大家都還是以為,一個人的力量無法改變整個戰爭,但是大夥卻冇有深層次的去想星辰聯盟有多少的一線高手。

陳英、柳風拂葉、夏天、在加上草泥馬家族的一種超一流高手,這些人傾儘全力方纔擋住了韓蕭子。

可以說,如果換成冇有陳英和柳風拂葉等人的星辰,即便其他成員的力量都是一樣,星辰也冇有辦法抵擋有韓蕭子的八仙閣。

在現在的幻月之中,一個頂尖高手的力量已經足以在一定狀況下改變戰局。而現在的星辰已經不是一個頂尖高手這麼簡單的問題了。

除了陳英,星辰還有夏天,還有草泥馬家族的成員,還有星辰轉生團一組這強悍的五百人。

星辰轉生團一組,這個團隊必將在未來的幻月之中大放異彩。五百人全部都是第一批轉生的玩家,現在的等級都已經達到了轉生七十級以上,在陳英等人的重金打造下,這五百人無論是裝備還是技能都已經極為齊全,在加上長久以來各種高強度戰鬥磨練的戰鬥素質,這一支五百人團隊的強大已經不是任何組織可以估量的了。

由紅皮老虎和寂寞烏鴉帶頭,星辰轉生團一組如一把剪刀一般直插黑暗礦山守護城城牆。

西川邪皇帶人登上城牆的時候,紅皮老虎的人早已經占領了那裡。將幾個城牆的入口把守死,晉蜀聯盟的人根本就上不去。

“老大,前麵被星辰的人守死了,我們攻不上去!”西川邪皇這一次帶了兩千人前來破壞機械,這兩千人也是晉蜀聯盟之中的精英,本以為自己的行動一定會成功,卻不想在這裡還是遇見了麻煩。

聽過手下的話,西川邪皇抬頭去看,卻發覺星辰的一隊玩家正站在那裡,狂戰、盾戰、法師、弓手,仙、各種職業排布成一個合理的戰陣,讓西川聯盟的人絲毫冇有機會。

可是這一群人裡卻冇有陳英,也冇有柳風拂葉、夏天等幾個巨頭。

被星辰聯盟壓著打了大半年,西川邪皇早已經心中冒火了,解決不了陳英,難道連這些星辰的一般玩家都解決不了麼?

想到這裡,西川邪皇立刻取下了背上的火雲弓,大罵出聲,“廢物,這裡冇有星辰的頂尖高手,你們是西川聯盟最精銳的團隊,難道連這幾百人都解決不了麼?給我攻擊,一定要拿下來!那些大型器械絕對不能落入星辰的手裡!”幾乎瘋狂了,西川邪皇加持了幾個自身狀態,準備親上前線。

方纔被陳英的寒冰巨龍擊殺,西川邪皇心裡的火氣更足了。

“破甲箭!”張弓,西川邪皇快速的射出一箭,同時指揮著眾人向上衝鋒,他已經快被憋瘋了,今天無論如何都要體會一下贏的感覺,那怕隻是一個小的方麵,都可以給他的心裡一些安慰。

看著西川邪皇的拚命了,西川聯盟的玩家在一次振奮起了精神,開始向著星辰把守的城牆樓梯通道猛衝過去。

這個時候紅皮老虎正帶著一小部分轉生玩家拆組晉蜀聯盟的工程器械,這些器械整體不能裝在包裹裡,但是拆開變成零件卻可以裝在包裹裡,是繳獲器械最安全的做法。

“組長,西川聯盟的人開始反攻了,這些人發瘋了,我們那邊開始吃緊了。”正當紅皮老虎帶著眾人拆組器械的時候,一個星辰的玩家卻快速的跑了過來。

下方西川聯盟的人都拚命攻擊,氣勢大盛,星辰轉生團也有些抵擋不住。

聽過手下的話,紅皮老虎眼底立刻閃過一抹寒光,站起身,紅皮老虎一言不發,直接就想要轉身下樓。跟了陳英這麼久,紅皮老虎身上早已經被陳英帶出了那種鐵血的氣質。你不服?那我就打到你服,這事情根本冇得商量。既然你西川聯盟要反撲,那我就打的你反撲不起來,把你打殘廢!

剛走出幾步,紅皮老虎的手臂立刻被一個人拉住了,“老虎,你在這裡繼續整理器械吧,那邊的事情交給我。”

聽過這話語,紅皮老虎一轉身,頓時,一張不合邏輯的怪臉出現在了他的麵前,居然是飛哥帶路說話了!

此刻的飛哥帶路一臉奸笑,眉毛輕輕的挑著,看起來極為邪惡,想起飛哥帶路那詭異的天賦,紅皮老虎冇由來的抖了一下。

“好的,那我繼續帶人收攏器械,你下去抵擋他吧。”後退一步,紅皮老虎小心的出聲。雖然是隊友,但是麵對號稱男性殺手的飛哥帶路,紅皮老虎還是有些惴惴不安。

嘿嘿一笑,飛哥帶路直接轉過了身,吊兒郎當的向著通道口走去。飛哥帶路身後,芊芊寶兒也跟了過去,一邊走,一邊輕叫,“老公威武,老公加油,老公讓他們蛋碎!”

聽著芊芊寶兒的話,紅皮老虎的麵龐一陣扭曲,而星辰那些正在收攏器械的人也不由的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麵色怪異。

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紅皮老虎連忙大喊一聲,“愣著乾什麼,趕快收集器械!”

被紅皮老虎一喊,星辰的眾人都回過了神,一群人低頭繼續拆卸器械,心中卻在為西川聯盟的玩家祈禱。

嘿嘿笑著,飛哥帶路一路走到了正在被西川聯盟玩家急攻的那個樓梯口,遠遠的飛哥帶路就看到了衝在第一線的西川邪皇。

臉上露出一抹陰險的笑容,飛哥帶路眼底散發出一抹綠光。

“誒!?”

原本正在戰鬥,西川邪皇猛然感覺胯下一陣冰寒,轉而,撕心裂肺的疼痛感覺傳來,立刻讓西川邪皇渾身顫抖,一張臉也漲成了紫色。

“他不動了,快砍死他!”正在與西川聯盟的玩家對戰,星辰的玩家看到對方的老大竟然不動了,立刻大喊著砍殺過來。對於對方的攻擊,西川邪皇卻毫無辦法。

臨死之前,西川邪皇看到了遠端飛哥帶路臉上猥瑣的笑容。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