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現在的星辰還不夠亂,而且,晉蜀聯盟也不是冇機會翻盤,時候還不到啊。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仰靠在椅子上,洛塵望著窗外的夜空,淡淡出聲。

“時候還不到麼?晉蜀聯盟都已經被徹底打垮了,兩個主公會都掉到了五級,而星辰馬上就要七級了,現在星辰已經開始進入晉蜀越三個國家發展三線公會勢力。現在看來,任何一個人都威脅不到陳英在六國會武裡的位置,一旦陳英拿下冠軍,星辰可以乘勢一統整箇中國大區。”目光之中帶著一絲不解,靈開口道。

“不會那麼容易的,星辰想在晉蜀聯盟經營了兩年的區域展開勢力,這可不是一句話的事情,而且,晉蜀聯盟財力雄厚,隻要他們下定決心跟星辰死磕,星辰也不一定就吃的下他們,就看未來一週之中中國大區的變化了。”臉上顯出一絲高深莫測的神色,洛塵輕輕敲著酒杯,話語緩慢流出。

看著洛塵自信的樣子,彷彿一切都在掌控之中,靈也終於不再說話。

***

三天靜靜的過去了,遊戲之中的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進行著,陳英將海星城、菊花每日報、菊花台訪談節目等最近半年多累積的資金都一次性提取了出來,共計十一億,注入了星辰之中。

現在這些資金裡兩億作為星辰的戰鬥補償基金,兩億負責填充公會倉庫,進一步提高星辰的裝備和技能書的儲備。一億用於修繕死亡之海和黑暗礦山,一億用於補充戰鬥大型器械。

在急速炸彈的提議下,星辰追加一億資金作為戰鬥器械和藥品、裝備改造等項目的專項資金。另外的五個億則全部存放在公會倉庫,以備不時之需。

三天的時間,星辰的一切都是正常的,成員得到了公會發放的戰鬥補償金,死亡之海和黑暗礦山的城池也修複完畢。經過了大舉的低價采購,公會倉庫多出了大批的裝備和技能書供玩家選擇,狗皮在另外三個國家的勢力推進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對於星辰暗地裡的公會收買和勢力凝聚,晉蜀越三國似乎冇有多大的反應。

黑暗礦山的戰鬥一完陳英就照著夏天的安排進了轉生塔,陳英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況,不近轉生塔,他也冇有更好的辦法解決現在的事情。

在轉生塔之中練級,救人,賺錢,陳英的心緒也漸漸的好轉了過來。

三天之後,陳英將自己目前的問題漸漸想了個清楚,在這樣的情況下,陳英知道,自己必須先與陶昕談談,把兩人之間的問題解決了,而且,陶老爺子出殯,陳英也必須要去。

定下了這個想法,陳英在一天的遊戲結束之後開車去了陶家。

此刻的陶家已經搭建起了靈堂,整個彆墅都有一股蕭索悲涼的味道。陶老爺子執掌陶家四十年,陶家能有今天的局麵,老爺子的貢獻不可替代,現在,一代兢兢業業的老家主過世了,陶家的人自然難過。

車停在陶家彆墅的門口,陳英從駕駛門走了下來,為了表示尊敬,陳英並冇有直接把車開進陶家彆墅。

“我可以進去麼?”走到彆墅的正門之前,陳英對著門口彆著白色小花的守衛出聲。

雖然知道陳英和陶家之間發生了一些事情,但是現在的陳英畢竟還是姑爺,陳英的問話過後,那幾個守衛立刻點了點頭。

說了一聲謝謝,陳英邁出腳步,一步步向著陶家彆墅的主區走去,主彆墅的大廳也就是現在的靈堂所在。

這幾天到下葬之前,陶家的朋友們都是可以來弔唁的,老爺子生前也是京城一代儒商,頗有威信,這些天來弔唁的人非常多,在加上陶家企業下屬的高管,導致陶家彆墅也是人來人往。

緩步走到彆墅正門之前,陳英看到守候在那裡的陶澤剛、陶禹兩人。

“大伯,我來看看爺爺。”走過去,陳英微微點頭致意,出聲言語。

看到陳英,陶澤剛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不自然,但還是點了點頭。

看著陶澤剛臉上的表情,陳英心中也浮起了一絲疑惑。陶澤剛的表情很奇怪,看起來像是見到陳英有什麼不自然一樣。而那種不自然卻又不像是對陳英的憤恨,按理說,雖然老爺子的過世與陳英有一定的關係,但是其實陶家的人在之前也已經做好了準備,畢竟老爺子在很久以前就被下了病危通知。

帶著一絲不解,陳英走進了靈堂之中。

靈堂裡,陶澤成和謝蕊正穿著孝衣在靈位下負責還禮,每當有弔唁的人上香,陶澤成和謝蕊都會鞠躬迴應。

“爸爸,蕊姐。”走了過去,陳英抽出了三支香,對著陶澤成和謝蕊致意一下,然後點燃。

“小陳,你來了。”看到陳英,出奇的,陶澤成和謝蕊的臉上也有些不自然的神情流露,這一下陳英就更加疑惑了。按理說,陶家的人應該怨恨自己,起碼也會有些反感啊,可是這些人現在是怎麼了?

雖然心中不解,但陳英還是按照規矩給陶老爺子上了香,恭敬的跪拜下去,磕了三個頭。

從蒲團兒上起來,陳英方纔想要與陶澤成說話交流,眼神卻忽而飄向偏廳。

“昕兒!?”看到偏廳之中的情況,陳英的表情立刻變化了!一旁的陶澤成和謝蕊也是默默的出一口氣,看來,這些事情終究還是被陳英看到了。

偏廳之中,穿著孝衣的陶昕正坐在一個小圓桌之前,手中拿著一封檔案正細細的看著。

而陶昕的對麵,赫然坐著一個風度翩翩的男人!

那男人的相貌和氣質極為出色,看到這男人,陳英甚至感覺到了一絲危機的味道,那是同樣強大的兩個人彼此遇見時候天生的嗅覺!

那男人坐在陶昕的對麵,不斷的說著什麼。而坐在他對麵的陶昕竟然偶爾露出笑容,那笑臉,陳英自己都已經好久冇有看到了!

看到那畫麵,陳英頓時感覺大腦一空。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