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回想從孩子意外流失到現在,陳英幾乎都冇有見過陶昕臉上露出笑容,每一次與陶昕見麵,陶昕不是怔怔的發呆,就是暗自哭泣,陳英都忘記自己已經多久冇有見過陶昕舒心的微笑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原本,看到陶昕微笑是好事,可是陳英心中接受不了的是陶昕的笑容此刻正對著另外的一個男人。在陳英心底,陶昕是一個不可觸碰的逆鱗,陳英心中早已經確定,陶昕是自己的,無論是誰,無論什麼情況,陶昕的歸屬都不會改變。

可是現在看著遠端的那個男人,陳英的心底卻浮起了一絲危機感。這個人是誰?他在跟昕兒說什麼?

忍著心中的疑惑,陳英快步走了過去。

登登的腳步吸引了陶昕的注意力,聽到這腳步聲,陶昕轉過了身,看向陳英。

看到陳英的一瞬間,陶昕的眼底立刻閃過了一絲複雜的情緒,那情緒之中有三分驚喜,三分愁思,三分怨念,還有一絲迷茫。

麵對陳英,此刻的陶昕幾乎不知道自己該作何心情。之前被陳英打了一個耳光,陶昕的心中到此刻還有一些心結,在加上爺爺的猝死,陶昕更覺得這是自己的原因,每每想到這裡,又不由的怨恨陳英,除去這些,陶昕本身對陳英又有愛意和思念,種種的情緒結合在一起,讓陶昕有些迷茫。

“你來了。”終究,陶昕還是回過了神,淡然出聲,雖然陶昕與陳英說話了,但是臉上的笑容卻明顯的收斂起來。

陶昕的表情讓陳英的心格外難過,走上一步,陳英直接拉住了陶昕放在桌上了手,“我過來看看你,最近好麼?”

陳英的話直接無視了一旁的洛塵,被陳英抓住了手,這算是一個親密的舉動了,陳英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向對麵的洛塵宣示陶昕的所有權。但陳英的這個動作卻讓陶昕很尷尬。

有些為難的抽出了手,陶昕站了起來,幫著陳英介紹,“這是陳英,我的愛人。這個是洛塵,火焰創意的執行總監。”短短的一段時間之中,洛塵已經憑藉自己的才能在火焰創意之中謀得了一個很高的位置,執行總監,這個位置在公司之中僅次於陶昕、新葉、冷依依和其餘的幾個高管。

雖然級彆上還不是頂高的一級,但卻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實權派。

似乎看出了陳英眼底的那一絲煩亂和擔憂,洛塵臉上露出了一抹溫和的笑容,笑裡藏刀。

禮貌的站起身,洛塵對著陳英點頭致意,同時伸出了手,“洛塵,在陶總的公司就職,今天來找陶昕報告一些工作進展。”

洛塵的動作語言謙恭和善,完美無缺,麵對這樣的一個人,陳英也實在冇有辦法用冷酷刻板的辦法去應對。在加上陶昕方纔介紹彼此的時候還是說自己是她的愛人,這也無形之中安穩了陳英躁動的心。

“陳英。”與洛塵握了握手,陳英平靜的迴應,臉上冇有任何表情。

看出了陳英並不歡迎自己,也知道,這個時候以退為進纔是最高妙的招數,洛塵禮貌的對著陶昕欠身,“陶總,最近公司的業務拓展就是這些方麵,如果冇有問題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恩,洛總辛苦了,早些回去吧。”跟洛塵握了握手,陶昕微笑出聲。現在洛塵是火焰創意的執行總監,也一樣可以被稱之為洛總,這也算是陶昕對洛塵的尊重。

再次對著兩人點頭致意,洛塵轉身走出了彆墅,簡單的舉止之中,那一股超然的優雅在不自覺間顯露出來,陶昕甚至也目送洛塵走出彆墅,這纔將自己的目光轉了回來。

遠端,陶澤成和謝蕊一直在擔心的看著這邊,他們一直很害怕陳英會因為這個事情發狂,好在那邊的一切現在看起來都算正常。

感覺到彆墅之中的人都在似有似無的看著這邊,陳英有些難受,拉起陶昕的手,陳英快速上樓。

“呆子,乾什麼啊!”猛然被陳英拉走,陶昕有些驚慌。

“跟我來!”剋製不住對陶昕的思念,陳英知道,現在自己需要與陶昕獨處。

一路拉著陶昕來到臥室,關上門,陳英直接抱住了陶昕,雙臂收的緊緊的,那種強力的擁抱讓陶昕的呼吸都有些困難。

“呆子,你弄疼我了,先放開啊。”現在的陶昕身體還是有些虛弱,最重要的是現在陳英這樣抱她,陶昕體會到的不是那種極致的幸福,而是一種不知所措,最近的一連串事情之後,陶昕也承認,她與陳英的關係有些隔閡了。

但是陶昕的這些心思陳英是不明白的,他也不想去想,陳英現在隻想確認,陶昕是他的。

雙臂鬆開了一些,陳英直接低下頭去,尋找陶昕的嘴唇。

被陳英吻住,這一次陶昕卻冇有體會到那種眩暈的幸福,有的隻是驚慌和難受,呼吸都有些困難。

“嗚,,呆子,,放開我,你弄疼我了!”用儘力氣,陶昕狠狠的推開了陳英。

退後兩步,陶昕雙手抱在胸前,麵色漲紅,大口的喘息。

而被陶昕推開,陳英一下子覺得自己的心都落空了,站在那裡,陳英看著陶昕,不知所措。

深深呼吸幾下,陶昕的情緒終於穩定了下來,在看陳英的樣子,陶昕的心裡又浮起了一些不忍。

“呆子,先不要這些,爺爺剛過世,給我些時間。”平複了自己的情緒,陶昕的語言溫柔了下來。

看著幾步之外的陶昕,陳英特彆想要衝過去,把她緊緊的抱在懷裡,可是就是這幾步的距離,陳英卻感覺那麼的遙遠。

“昕兒,這件事我真的做錯了,對不起。”眼眶有些泛紅,陳英忍不住再一次道歉。

在陶昕的心裡,陳英一直都是最出色的,最可靠的,看著陳英這麼難過,陶昕終於忍不住走了上去,幫陳英整理了一下衣領,陶昕踮起腳尖,吻了吻陳英的麵頰。

“呆子,我都知道,我其實不怪你,給我點兒時間,讓我梳理一下這些事情,然後我就回家,好不好?”

麵對著溫柔下來的陶昕,陳英再也冇辦法多說什麼,平複心中的躁動,陳英點了點頭。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