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晉蜀越三國國王工會對於國家內部的清掃如秋風掃落葉一般,根本就冇有遇見多少抵抗。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所有的戰鬥過程都差不多,平原村的狂人公會還算是比較強悍的一支,但是也隻抵擋了不到二十分鐘,其餘的一些小公會占領的村莊領地縱深不夠,又冇有什麼像樣的公事,隻抵抗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就被三國國王公會的攻擊部隊打散。

這一次的突襲太過突然,星辰根本冇有辦法作出應對,等他們知道訊息的時候那邊的戰鬥基本都已經打完了。

而且現在國界線還冇有開放,晉蜀越三國動手的時候,神劍洛雲,西川邪皇和馮哲還分彆開啟了國家內部的戍邊雙倍功勳時間。導致三國在邊境集結的普通玩家比平常時間多了幾倍,就算星辰全力去衝,也不可能在敵國邊境以兩萬人多人抵擋人家四五十萬人。

半個小時之後,一切的結果都塵埃落定了,星辰在晉蜀越三國之中埋藏的勢力全部毀滅。

由於一直在轉生塔之中,這些事情陳英自然也不會知道。八點半,陳英下線之後才從牛哥哪裡得到了這個訊息。

客廳之中,陳英和牛哥分彆坐在沙發的兩邊,牛哥是接到這個訊息之後特地趕過來的,由於轉生塔之中不能與外界交流,他們也冇辦法聯絡陳英,隻能等陳英下線之後由牛哥去通知。

“情況就是這樣的,晉蜀越三國之中的固有勢力比我們想象的要深厚的多,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想要不被髮現基本是不可能的。現在狗皮做的一期投資已經完全打了水漂,那八個公會公會塔都被滅了,公會也被登出。咱們的資金損失大概是四千萬。”已經將所有的情況報告完畢,牛哥出聲說道。

眉頭緊皺,陳英默默的點了點頭,“這也怪我,其實我也早該想到,想要打入敵國內部不是那麼容易。就像燕國,如果是我們處在晉國現在所處的位置,他們想要把內奸打進來,咱們這邊也一定會有反應的。一個國家的玩家基本都是一個地區的人,裡麵的勢力盤根錯節,我們想要打進去,實在太難了。”

聽過陳英的話,牛哥小心的詢問,“那我們現在怎麼辦?開拓國外勢力暫時要停下來麼?”

“不能停止。”擺了擺手,陳英仰靠在沙發上,緩緩出聲,“這件事情咱們必須要做下來,國界線消融之後,我們可以去打掉天都聯盟、西川聯盟和馬萊榮光對晉蜀越三國王城的控製權,但是這個控製權不能就那麼扔在哪裡,新上來的國王公會必須要是我們的公會,然後我們纔可以以國王公會為依托,安插官員,徹底控製這三個國家,不然的話一切都是虛的,做不得數。畢竟我們星辰不可能派玩家常駐這三個國家。”

“那,現在怎麼辦?”知道自己對於遊戲內勢力糾葛的理解不如陳英,牛哥也不反駁,直接詢問陳英應該怎麼去做。

“這樣吧,叫狗皮繼續聯絡公會,這一次選擇目標可以放低一些,找那些冇有基地的小公會,每天靠做做任務去升級公會,在從我們星辰之中分彆選一些人用叛國功能加入晉蜀越三個國家,這些玩家要分散安插在咱們選中的主要公會之中,負責領導,一點點發展。”思考片刻,陳英終於想出了一個較為穩妥的辦法。在比武大會正式開始之前,自己也隻能這樣去做了。

“好吧,那也隻能這樣了。”用筆把陳英說的要點記錄在本子上,牛哥出聲道。

確定了這一件事情的解決辦法,兩人又隨意聊了幾句,牛哥起身離開。

房間之中再一次變得空蕩蕩,陳英取了一直紅雲,走到窗前,點起煙,陳英默默的吸了起來,月光之下,陳英的身影顯得有些落寞。

相同的時間,千裡之外。

基地之中,科研小組的人方纔從吃過了晚飯,稍稍休息之後就換上了靜電服裝,再一次進入了實驗室。

實驗室之外的通道中,一男一女正並肩行走著,這兩人正是在基地之中負責研究重力抵消項目的徐洋和柳風拂葉。

在基地之中一起工作,柳風拂葉對於徐洋的反感也漸漸的降低了下來,雖說徐洋當年對不起她,兩人也在不可能在一起,但是現在兩人已經是同事,在一起工作的時候還是可以聊幾句的。

隨意的說著話,兩人一路走到基地實驗室最裡麵的辦公室,一個階段的工作結束了,兩人要向龍將軍彙報一下近期的成果。

由於徐洋和柳風拂葉都是基地的高級科研員,兩人進入龍將軍的辦公室是冇有人會阻攔的。

一路暢通,兩人再一次進入了那個模擬星空背景的辦公室,辦公室之中,龍將軍正站在那星空圖之前,一動不動,似乎正在想著什麼。

遠遠的看到龍將軍的樣子,徐洋立刻拉住了柳風拂葉。

“怎麼了?”被徐洋拉住,柳風拂葉疑惑的轉過身,詢問出聲。

看著遠端的龍將軍,徐洋小聲道,“先彆過去,這幾天龍將軍情緒有些低落,現在恐怕又在想家人的事情。”

“家人?龍將軍家裡遇見什麼事情了麼?”聽過徐洋的話,柳風拂葉奇怪的詢問。她知道,徐洋已經跟著龍將軍有兩年的時間,在基地裡,徐洋就是龍將軍最信任的人,這些事情他一定也知道。

雖然來的時候徐洋說,這龍將軍威脅過她,但是柳風拂葉通過這一段時間的接觸也漸漸的瞭解了龍將軍的為人,這真的是一個一心為國的老人,即便他對自己使用了一些強硬的手段,柳風拂葉也冇辦法真的責怪這個老人。現在聽龍將軍家裡有事,柳風拂葉也關心了起來。

見柳風拂葉詢問,徐洋也不隱瞞,有些低沉的出聲,“龍將軍的兒子已經結婚了,兒媳婦也懷了孩子,可是幾天前,他兒媳的孩子卻不小心流產了,而且據說還影響到了今後的生育,龍將軍的大兒子已經去了中轉星球,現在隻剩下這個小兒子了,這事情一出,龍將軍自然難受。”

聽過徐洋的話,柳風拂葉默默的點了點頭。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一個六旬老者在得知自己即將有孫子,那是什麼樣的喜悅?可是這樣的喜悅現在卻突然被打破,恐怕任何人都受不了吧。

想到這裡,柳風拂葉也不免心底遺憾。

“你們來了?過來吧。”正當兩人沉默的時候,遠端卻傳來了一道帶著威嚴氣息的聲音,正是龍將軍發現了前來的柳風拂葉和徐洋,要叫他們過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