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我可以先幫助你們打建幫令,但是之後如果我需要你們的幫助,你們也不可以推辭。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麵色沉靜,陳英緩緩出聲。

聽過陳英的話,皇朝·翔天和柳風拂葉都是一驚,不可置信,皇朝·翔天詢問道,“你也要建幫令?”

“是,我也需要建幫令。”點點頭,陳英出聲道。

眉頭緊皺,皇朝·翔天猶豫起來,思量了許久,皇朝·翔天還是決定照實開口,“菸灰,不是我想推托什麼,《幻月》之中想打到建幫令太難了,今天我們皇朝世家派出了五百位四十級以上的一線精英去打一個四十五級的綠色boss,可是到最後還是功敗垂成,全軍覆冇,綠色boss的能力遠不是一般的黃色、藍色boss可以比擬的,你知道麼?要打一次建幫令,會讓我們蒙受多大的損失。”

“我知道,但是我確實很需要建幫令,而且我會根據具體的情況來決定要不要你們幫忙,如果情況太過危險,我一定不會開這個口。而且,如果你們幫助了我,今後不論皇朝世家有什麼麻煩,我絕對會力挺你們。”眼底閃過一片沉寂的光芒,陳英堅定的出聲。

雖然陳英許下的依舊是一個看起來毫無用處的承諾,在《幻月》之中,一個玩家對第一公會許下解決麻煩的承諾,這承諾會有什麼價值?一般人聽到陳英的話幾乎是一定要當作笑話的,而此刻的皇朝·翔天卻不會這樣想。

看著眼前的陳英,皇朝·翔天心中隱隱有一種感覺,這個男人會是皇朝世家今後的一大助力,絕對不能放過。

“好,我答應你!”鄭重的點點頭,皇朝·翔天對著陳英伸出了手,也做下了皇朝世家最瘋狂的一筆投資。

“多謝。”握住皇朝·翔天的手,陳英鄭重的點頭。

與皇朝·翔天達成了互相幫助的協議,陳英終於放下了心底的一塊大石。

這時,陳英腰間的呼叫器開始了震動,看了看呼叫器上的名字,陳英站起身,對著皇朝·翔天和柳風拂葉出聲道,“快要12點了,我該去練級了,你們選定好了打boss的時間後可以隨時聯絡我。”

“好。”再一次與陳英握手,皇朝·翔天出聲道。

與皇朝·翔天眼神交流,又對著身旁的柳風拂葉點頭示意,陳英使用回城卷,返回了毒蛇山穀。

看著陳英離開,皇朝·翔天依舊在回憶著方纔兩人商談,想起自己居然答應以幫助陳英打建幫令為代價請陳英幫忙,皇朝·翔天捏了捏自己的眉心,“我是瘋了麼?”苦笑著,皇朝·翔天無奈出聲。方纔答應陳英的話語在此刻的皇朝·翔天看來幾乎就是鬼使神差一般,想想都覺得瘋狂。

露出一個神秘的笑容,柳風拂葉眼底睿智的亮光流動,“我覺得你冇有瘋,而且還占了一個大便宜。”

“嗯?這句話怎麼說?”聽過柳風拂葉的話,皇朝·翔天疑惑的出聲。

嫣然一笑,柳風拂葉不在作答,而是拿出了一個回城卷,“我先去練級了,至於這個問題,你今後會知道的。”

留下一句話,柳風拂葉也化為一道微光消失在了原地,愣愣的站著,看著空空如也的四周,皇朝·翔天無奈的搖了搖頭。

另外一麵,與皇朝·翔天和柳風拂葉道過彆的陳英使用回城卷返回了毒蛇山穀,連通了與陶昕的音頻。

“昕兒,你在那裡?”快步跑向毒蛇山穀的傳送陣,花三十金幣返回鳳凰城,陳英出聲詢問。

“我剛上線,正準備去天然洞穴呢?剛纔你怎麼那麼久才接我的音頻?”耳中,陶昕的聲音傳了過來,帶著一絲嬌嗔。

“在跟朋友談一些事情,你到天然洞穴門口等我吧,我馬上就到。”奔跑在鳳凰城之中,陳英快速的修理裝備,購買藥品。

“好的。”聽過陳英的話,陶昕迴應一聲,關閉了音頻連通。

快速的買好藥品,陳英坐傳送陣來到了天然洞穴,洞穴入口,俏生生的陶昕已經等在那裡了。遊戲之中的陶昕穿著一身鑲藍邊兒的綢布衣,嫻靜大方又不失調皮可愛,亮亮的眼睛如星星般一眨一眨,美麗到了極致。

發出一道組隊邀請,陳英快步跑了過去。

接受了組隊,陶昕笑看著眼前的陳英,調皮的出聲,“呆子,你這個樣子很帥嘛,不錯不錯。”

此刻的陳英身上穿著一套32級的精鐵凱,配上手中流散著黃色光芒的青鋒戰刀,整個人顯出了一絲彆樣的威武和淩厲,在加上古銅色的皮膚和刀削斧鑿般的堅毅麵龐,頗有幾分俠客的瀟灑。

聽過陶昕的話,陳英立刻壞壞的微笑起來,打趣出聲,“咋的?看上哥了?哥可以給你一個機會,來,先親一個。”調笑著,陳英作勢要親。

“做夢!臭流氓!”看著陳英的色模樣,陶昕狠狠的踢了眼前男人的小腿一腳,笑罵出聲。

“小妮子,你敢偷襲哥?看哥今天不親你三百口。”被陶昕踢了一腳,陳英毫不生氣,而是拔腿追向了陶昕。

“流氓,走開啊!”歡樂的叫著,陶昕跑進了天然洞穴,而陳英也轉而追了進去,一路打鬨著,兩人向著天然洞穴三層跑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