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裡一時安靜下來。

仔細看纔會發現躺在床上的許以安在安靜的流淚。

不知為何,看到她哭段正飛心裡也一陣難受,他抽出紙巾仔細的為許以安拭去淚水。

“許以安,我可以幫你恢複清白。”

他的聲音好像有魔力一般,令許以安不自覺的看向他。

……

許以安很快便出院了,段正飛說會幫她解釋清楚這件事,冇過幾天,學校論壇上就出現了一個幫她澄清的帖子。

裡麵詳細的剪出了許以安被人質疑的那首歌的音軌,和宋繁那首歌的部分音軌,由專業音樂人士鑒定後,表明旋律走向完全不構成抄襲,隻是碰巧有些許相像罷了。

畢竟音符總共就那麼些,旋律有少許相像也是正常的。

帖子證據充足,而且找的鑒定人士還是在音樂圈相當有名的一個才子,輿論瞬間變了。

不少人在帖子裡向許以安道歉,還誇她歌唱好聽,這件事反倒是讓許以安變得更加有名。

解決了這件事,許以安終於不用再擔心在學校又會被誰圍攻了。

為表感謝,她特意請段正飛吃飯。

希爾西餐廳。

雖然兩人並不算太熟,但是好在段正飛似乎總有說不完的話,氣氛倒是也始終冇有冷下來。

而且兩人都喜歡唱歌,聊著聊著,許以安覺得段正飛似乎非常瞭解自己。

“總感覺,你跟我不像是剛認識一樣。”許以安發自內心的感慨。

段正飛向她遞去一杯果汁,“我的確已經認識你很久了,隻是你剛認識我而已。”

“以安,其實我已經關注你很久了。”

氣氛忽然變得曖昧,許以安這才感到段正飛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對勁,她試探地問道:“你關注我乾嘛?”

“自從那次輸給你,我就一直在關注你。”

許以安頓時鬆了口氣,笑道:“這樣啊,你就是不甘心吧?其實我當時聽過你的歌了,你唱的也很不錯。”

段正飛冇反駁,點點頭:“最開始的確是不甘心,但現在不是,我覺得,我好像喜歡上你了。”

他這麼直接了當的說出來,讓許以安冇辦法再裝傻,隻能呆呆地問:“你,你喜歡我?”

“我喜歡你,從你高二到你複讀考上南大,我一直都在關注你,以安,我是為了你纔來南大的。”

他眼中情愫令許以安無法忽視,她忽然覺得開始不自在了起來,下意識便拒絕:“抱歉,我,我不能答應你……”

“我知道,你喜歡林辰河。”

許以安瞪大了眼睛看向他,這件事段正飛怎麼可能知道?

男生看她傻傻的樣子,歎了口氣:“我說過了,我一直關注著你,所以你喜歡林辰河這件事,我怎麼會看不出?”

他又接著道:“可林辰河根本就不喜歡你,以安,你喜歡他是冇有以後的。”

明明自己也知道的事實,可從彆人嘴裡說出來,卻讓她那麼難受。

想到林辰河,許以安的心又密密麻麻的疼了起來,她胃口全無,段正飛卻還在繼續道:“以安,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林辰河好像喜歡他的那位師妹宋繁,如果順利的話,過不了多久就會表白,然後,他們會戀愛,會結婚……”

“那你呢,你還要一直等下去嗎?”

段正飛描述的場景一幕幕在許以安腦海裡閃過,許以安咬緊了嘴唇,聲音卻在顫抖,“冇有……”

至少,他們現在還冇有。

段正飛歎了口氣,“以安,我知道你不甘心。但如果他喜歡你,是抵擋不了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攻勢的,所以,跟我打個賭好不好,一個月內,你再去爭取一次,如果你爭取成功,我祝你幸福,如果不成功,你給我一次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