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

漫天遍野的血,清冷的刀子落在地上,浸染的鮮血,異常刺目。

顏璃拿著血肉模糊的尾巴,纖白的手指顫抖著摸了上去。

“你陪了我千年,卻終逃不過做彆人的藥引。”

……

棫陽殿內。

顏璃緩緩醒來,身邊空空蕩蕩,並無一人。

這棫陽殿,人人都是滄溟帝君的奴仆,各個都會察言觀色,將滄溟的心思猜的通透,又哪有人會真的敬她。

不過無所謂了。

她,隻要有滄溟就夠了。

一百年,還有一百年,對仙來說轉瞬即逝,與她而言卻是妖命的終結。

她要死這件事,便算送給滄溟的一個禮物吧。

顏璃拚勁力氣,捏了傳音符。

滄溟,回來,我有些事要同你說。

傳音符還未發出去,一陣狂風襲來,木門砰的被衝開,巨大的力氣激的顏璃體內靈力一蕩,直接吐出一口血來。

滄溟踏風而來,聲音夾雜著怒氣,震耳欲聾。

“顏璃,你還真是演的一手好戲!”

顏璃頭暈目眩,根本不知發生了何事,看見滄溟的身影下意識叫出了他的名字。

“滄溟……啊——!”

滄溟衣訣翻飛,一掌下去並未留情,鮮血從顏璃的口中不斷流出。

不能死,還不能死。

黑霧來襲,顏璃的手指死死地抓著胸前的衣襟,扶著柱子站了起來。

“發生了什麼事?”

滄溟一雙眼陰暗無比,彷彿藏著千萬利箭,要讓她穿心而死。

“你還想演下去嗎?!漫若曆劫迴天界之際是你動的手腳!”

他到底在說什麼?怎麼會是自己?

顏璃眼前模糊一片,隻能聽見滄溟的衣袖在冽冽作響,腥甜之氣湧出,她死死咬住嘴唇,虛弱無力的解釋。

“不是我……”

九天玄劍幻化而出,直指她的心臟,滄溟一字一句將她釘入地獄。

“漫若所說怎會有錯!顏璃,你在找死!”

滄溟一怒,萬物皆伏。

顏璃眼裡映著他的眸,終是看懂,他想讓她死。

她守了五百年相思,伴他五百年光景。

隻他一句話,為了救他心上的女人,自己連尾巴都願割下,到頭來也終抵不過她一句誣陷。

原,不過是不愛而已。

“哈哈哈哈……”

顏璃眼睛放在那柄劍上,笑問他。

“你要殺了我嗎?”

她抬手攥住劍鋒,鮮血順著指尖往下流,她好似感受不到疼,麵上甚至帶著笑。

“想來漫若能對帝君說這些,身體也定是好了許多,隻要你殺了我,便也可以順理成章同她在一起了。”

“隻是……不知道三界會怎麼想,滄溟帝君身份高貴,外人自然不敢多說半分,但這漫若仙上剛曆劫歸來,心思倒比我這狐狸還厲害。”

失血過多,顏璃輕輕靠著柱子才能穩住身體。

“帝君,我雖隻是小狐,但妖界與天界連婚之事也算重大,我若就這麼死了,妖界自然不服,若真引起戰爭,造成三界混亂,可是帝君能擔的起的?”

“嗬!”

滄溟冷笑一聲,雙眸幽幽滅滅。

“我自是不會讓你死的。”

九天玄劍入了袖中,他的話讓顏璃脊骨發寒。

“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