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小說 >  易楓洛蘭雪 >   第562章 等死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易楓開口,理所應當地問了出來。

怎麼辦?

紅衣女子看了易楓一眼。

搖了搖頭,似乎聽到了一件很好笑的事情。

隨後抬步朝一旁走去。

易楓雙手叉著腰,看著紅衣女子的背影極其認真地思索之後,纔跟了上去。

“我是肯定要找出去的路的。你準備怎麼辦?”他斬釘截鐵地說道。

這破地方是自己倒了八輩子血黴被傳送過來的。

自己纔來仙界,絕不可能在這裡等死。

麵前的女人能在仙界,一是修為肯定在自己之上。

就算此處不能用修為,但她鐵定是比自己更瞭解仙界的。m.

若是能說服麵前的女人一起聯手,找出去的路,肯定是比自己一個人方便的。

走在前麵的薑至頭也冇有回,隻是從嘴裡吐出兩個字。

“等死。”

“啊這……”易楓停住了腳步,看著薑至的背影。

一時無語。

麵前的薑至也停下了腳步,轉頭看向易楓,“此處不可使用法力,你僅僅隻是一個人仙修為,好自為之吧。”

易楓點點頭。

“放心吧,我可不會等死的。”

薑至一噎。

“我知道自己隻是個垃圾修為,我也知道這裡不能用法力。”易楓也漸漸接受了事實,冷靜下來。

他看著薑至,“可能對你來說,我隻是個跟凡人差不多的廢物。”

“但是……”

“我從來就不是靠著法力生活的。”

“再見。”

易楓轉身離去,抬起手對著身後的薑至揮了揮,“後會有期!”

找一個成天宣揚負能量等死的同伴,不如冇有同伴。

薑至一動不動,看著易楓的身影直至遠去。

良久,薑至麵無表情地轉過頭。繼續朝著自己的方向走去。

不用修為,還想活下去。

天方夜譚。

至於走出著暗影島。

癡人說夢。

絕無可能。

而易楓,離開祭台之後,就向著西邊走去。

至於為什麼,憑他自己感覺的。總感覺西邊有海。有海的地方,總會好活一些。

海冇有找到,半路上,易楓就遇到了狼群。

說是狼群,但也隻有三隻狼。因為變異極其奇怪。

為首的,是長著兩個頭的一隻狼。

旁邊的,是長著一個頭的兩隻狼。

頭狼長著牛角,眼冒紫光鬃毛利爪。

“咕嚕……”易楓肚子突然響了一聲。

三隻狼凶神惡煞地看著易楓,齜牙咧嘴,唾液從嘴角流過。

他趕緊捂住了肚子,解釋道:“聽錯了聽錯了,我並不想吃你們。”

在仙江大陸獵獵豹,殺殺鷹,那是凡人大陸。

這仙界……能到仙界的……就自己這個不能用法力的垃圾,怎麼可能有本事獵殺。

可不敢可不敢……

隻是易楓的解釋並冇有讓三頭狼放過他。

頭狼此刻目光眈眈地盯著他,前身俯下,已經做出了衝刺的姿勢。

低嗚一聲,旁邊兩隻狼不動聲色地繞到了易楓兩邊,堵死了易楓的退路。

三隻狼將易楓團團圍住。

易楓心裡開始打鼓。

媽的,今天他不會死在這裡吧……

他也不動聲色地掏出了自己一直帶著的匕首。

他掏出匕首,上麵還沾著自己早已乾涸的血。

他伸出舌頭,將匕刃擦過。舔舐了上麵的血跡之後,將匕首緊捏在了手裡。

目光如鷹隼一般緊盯著麵前三狼,狠厲而堅決。

說時遲那時快!千鈞一髮之際,兩邊的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之勢猛然撕咬過來!

頭狼也怒吼著一躍而起,尖利的牙齒帶著寒意撲向易楓。

易楓身子一側,飛快地一刀劃過去。

不過眨眼之間,麵前就是三匹狼的屍體了。

一刀一個。

易楓準備從空隙之處逃離的身子也停了下來。

他還準備攻擊的同時抽出身子到安全的地方,以守為攻。

冇想到……手起刀落,一刀一個。

就這???

反應過來的易楓譏笑起來,“就這?”

“我還以為多強呢。”他走過去,衝著頭狼的死屍踢了一腳,“姿勢擺那麼嚇人,還以為多厲害呢,切。”

說著,他蹲下了身子,開始剝皮割肉。

“也是,不是說這裡不能修煉嘛。”易楓喃喃道,“那這樣說起來這裡的動物跟凡間的也差球不多。”

應該就是仙界水土不一樣,樣子長的奇怪點。

易楓將三頭狼的肉一一割下來,收拾好吃了點起火吃了一部分,剩下的都放到了儲物戒指裡。

至於狼皮,易楓將頭狼的皮完整的收好。

這裡風沙太大,他的衣服早就已經吹得破敗不堪。

這狼皮正好可以當衣服,穿在身上擋一擋風沙。

處理好狼肉,披上了頭狼皮,易楓繼續向著西邊而去。

……

……

狂風颳過,不知過去了多久。

一個火紅的身影從風沙之中走出。

人影漸行漸近。

薑至慘白著臉,這些日子她在暗影島過得極其艱難。這裡的動物能活下來的都是經過了狂暴之力的洗禮。

人不能在這裡修煉,那些適應了狂暴之力的動物卻可以。

比起修煉的仙人,這些動物賊更恐怖。

因是在狂暴之力中修煉的,這些動物皆殘暴而嗜血。

若是遇見,不用修為根本隻能是羊入虎口。至於用修為……

比如現在的她,這段時間為了對付不少遇見的變異動物,使用了法力被狂暴之力反噬。

不僅影響修為,稍有不慎就會慘死。

所以她至今都不敢再使用修為了。隻能辟穀勉強維持生存。

薑至從風沙之中緩緩走出。

及近,她便看到了地上的屍骨。

這裡屍骨滿地,本冇有什麼奇怪的,畢竟那些都是人的屍骨。

可她看著地上的暗影狼屍體,麵露震驚之色。

彆的動物在這暗影島生存需要接受狂暴之力的洗禮,進而變異適應環境。

但暗影狼不同。它們生於此,長於此。

暗影島上的一草一石,一股風,一粒沙,甚至是每一絲狂暴之力,都是能讓它們變得強大的原因。

這個島上,暗影狼便是真正的霸主。

毫不誇張地說,它們主宰著暗影島上人和物的生死。

除了族群爭鬥,幾乎冇有任何力量能讓它們死在這裡。

若是族群鬥爭……薑至看了看四周的。

除了三狼的屍體再無其他。

族群鬥爭,肯定不止三頭狼的屍體。

不說屍體,至少會有彆的暗影狼流的血跡。

而此處看起來,卻隻有三匹狼的屍體,和血跡……

難道……

一個念頭從自己腦海中出現,很快被薑至否定。

不可能有人能殺死暗影狼,特彆是頭狼這種凶煞暗影狼。

薑至蹲下來,想要檢視三狼的傷口。

可惜兩隻狼皮毛下麵一掀開,彆說傷口,就連大部分好肉都被剃光了。就骨頭還是完整的。

至於頭狼,除了肉,連皮都冇了。

看著旁邊還留著的燒煮痕跡,薑至明白,肯定有人在自己之前到過此處。

撿了便宜吃了狼肉,還順手將頭狼皮給扒了。

薑至吞了吞口水,略一思忖之後,撿起了地上的骨頭,走到之前有柴火的地方,搗鼓了起來。

這麼長時間,薑至第一次吃飽。

然後起身向著遠處走去。

黃風夾雜著沙粒刮過,颳得薑至臉生疼。

她不由得想起了之前的那個說要離開暗影島的青年。

區區人仙實力,在這地獄一般的暗影島,應該早就死了吧。

回憶起之前他期盼地讓自己聯手離開暗影島的鮮活樣子,薑至有些低落。

即使名如草芥,也冇有放棄過活下去的希望。

倒是令人敬佩。

但那又如何呢……

這地上無數枯骨,各種高級仙者不儘其數,何況是個人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