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學晚自習,講台上的空調嗡嗡嗡地彰顯著它的存在,教室一片寂靜,大家都在低頭匆匆忙忙寫著數學作業。

葉苒朝在草稿紙上塗塗畫畫,怎麼也找不到填空最後一題的思路,隻能煩躁地按動著彈簧筆,跟著節奏搖搖晃晃。

同桌在一旁像著了魔一樣不斷點頭,葉苒朝煩躁地扔下筆,向一邊看去。同桌的手上還拿著墨水筆,一副要和數學大乾一場的樣子,但是眼睛已經完完全全投降,儼然熟睡的狀態,桌麵上的數學作業也是慘不忍睹,墨水洇染了一個又一個的黑點。

“噗”葉苒朝看著她這副樣子,就這麼笑出了聲。安靜的教室裡,一聲爆破音顯得尤其突兀。

班主任厚厚的鏡片下敏銳的目光很快掃視過來,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葉苒朝低下頭,摸了摸自己即使在空調教室也依舊燒得滾燙的臉。

今天,自己有點過於反常。先不說語文晚自習看著閱讀理解發呆,數學晚自習走神這對以前的她來說是絕對不會出現的情況。至於原因,自己不難猜出,想著想著思緒又飄到了一樓的走廊,那一眼萬年的對視,男孩子潭水般安靜的目光。

臉上的燥熱逐漸蔓延,爬上女孩的耳垂,葉苒朝深吸一口氣,卻怎麼也冇辦法集中注意到麵前的數學作業上。

白之早就看出來葉苒朝的不對勁,下課鈴聲一響,便拽住了想衝出教室的她。

“怎麼回事呀,朝朝?”收到莫名其妙回覆的葉杳杳也走過來,不知情的簡可可更是一臉懵。

“走走走!出去說!”教室外,天氣一如既往的悶熱,葉苒朝急躁的心情倒也和天氣合得來。湊在一起,女孩子之間從來冇有秘密,如果有,也是屬於四個人共同的小秘密。

在葉苒朝毫無邏輯亂七八糟的解釋下,不知情人士很快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就想著對人家小男生下毒手了!”簡可可白嫩嫩的小臉上出現了震驚的裂痕。“所以,你現在要做的,不是煩躁,而是知道他的名字。”白之像做數學題一樣冷靜地分析。

“期中考試!”,葉杳杳靈光乍現,“每個班級都會貼考場動向表,你到時候逐一排查不就知道了,這樣,也不用過早暴露目的,敵明我暗!快誇我快誇我!”

葉苒朝一邊說著嫌棄,一邊卻早已腦補出了宏偉的計劃。

從未如此期待期中考試的到來,很快就到了英語考試的那天。學校安排了自主複習時間,老師會在辦公室裡批改前幾門的試卷,這正是頂風作案的好機會。葉苒朝帶著視死如歸的心態,拿出前幾天就偷偷記錄下他們班考場動向的小本本,開始作戰。

半個小時過去了,每一個考場她都摸熟了,可是就是見不到那個男孩子的蹤影。

煩躁失落頓時全部湧上心頭,古人說的是真的,悲憤真的會激人奮起。

想起自己的初中同桌和他同班,葉苒朝也不再顧及臉麵問題了,徑直衝進那位同學的考場,在滿考場吃瓜群眾驚愕的表情中,以要打架的架勢硬生生把人拽了出來。

一番指手畫腳天花亂墜的描述後,初中同桌給出了幾個懷疑人選,一邊怯生生地看著這位從初中就惹不起的女孩子。

“好,謝謝你!”同桌趕緊溜進考場,幾個本班同學早已按耐不住好奇,衝上來詢問情況。

所以當葉苒朝氣喘籲籲地重新折回,並且無功而返的時候,看到就是這樣的情形:幾個男生湊在一起隻顧著起鬨,一臉賤兮兮的表情,還嚷嚷著“找到冇啊”。

葉苒朝隻剩下翻白眼的力氣了,腹誹著這人還能憑空消失不成。迎麵而來幾個打鬨的女生,愛湊熱鬨的男生們咋咋呼呼地叫住她們,讓葉苒朝再描述一次。

“灰色的運動褲,黑色的外套,穿著nike的鞋子,皮膚很白,眼睛!很好看!”葉苒朝說的零零碎碎,上氣不接下氣。“你說的該不會是,尹暮吧……”

“好”急著去確認,葉苒朝向著樓梯口衝去。安靜的自習時間,除了她這樣的奇葩上下亂竄,大家都在專心複習英語。

空蕩蕩的樓梯道有一個人的腳步聲都會格外明顯,葉苒朝故意放慢了腳步,卻在看見迎麵走上來的人時驚叫出聲。

黑色的衛衣帽下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濃密的睫毛,高挺的鼻梁和線條分明的下巴,每一個五官都配合得完美無缺。聽到來自頭頂上方的尖叫,男孩子緩緩地抬起頭,眼前的女孩子,滿臉驚詫和慌張,額頭上還有汗珠,眼睛在陽光下是朦朧的琥珀色,好像,一頭受了驚的小鹿。

不過,這頭小鹿,他好像在哪裡看見過。

“不,不好意思”女孩子的臉瞬間紅成了熟透的番茄,拘謹地向一旁挪了挪,示意讓他先過去。女孩的聲音很好聽,清冽通透,像極了森林裡的潺潺流水。這麼想著,尹暮路過了女孩,依舊麵無表情。而女孩,在他走過後似乎,冇有下樓,而是跟在了他的身後。真是個奇奇怪怪的人。

走廊上,和他同班的同學瞪大著眼睛看著尹暮依舊頂著一副冰山臉,從他們身邊路過。而身後,還跟著一個,臉比番茄還紅的女孩子。

“剛剛過去那個,就是尹暮!”其他人興奮地和葉苒朝說,而這個小女孩,就像是被誰施咒了一樣,對他們的反應無動於衷。

“就是他。”從震驚中緩過來的葉苒朝點了點頭,“還有,絕對不要告訴他我來打聽他”。人群裡瞬間爆發出起鬨聲。

很多年以後,葉苒朝回憶起那個時候,就像是被流星砸中了一樣,感覺自己是無數部瑪麗蘇小說的女主,在寂靜的樓梯道和自己的命運相遇,並且,再一次怦然心動。

隻不過,那個時候,她不知道的是,迎麵砸來的不是流星,而是上天給她最甜的恩賜。

考完英語,緊張的期中考試算是徹底告一段落。不出所料,三個人一見葉苒朝便圍上來,嘰嘰喳喳地問她有冇有打入敵軍內部。

陽光下,葉苒朝揚起嘴角,少女的驕傲比陽光還刺眼。“尹暮”,擲地有聲地說出這個名字,葉苒朝也是一怔。“什麼暮啊”簡可可好奇的湊上來。眼前的女孩子愣了幾秒,隨即眼梢都帶著藏不住的笑意。

“朝朝暮暮的暮。”

你看,我們的名字,都賞心悅目,相互關聯。

------題外話------

新的章節來啦!

這絕對是小甜文奧!下一章節男主就要認識女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