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峰,我們分手吧,你配不上我!”

江海市商業街上,人流湧動,一個年輕女子大聲的說道。

秦峰一手捧著一束鮮花,一手拿著最新的水果手機,聽到女子的話後,滿臉不可置信。

“小雨,你在和我開玩笑吧......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存了三個月的工資,特地給你買了最新的水果13手機!”

趙小雨看著秦峰塞給自己的手機,毫不客氣的狠狠摔在地上,怒道:

“秦峰,到現在還冇明白為什麼我要跟你分手嗎?我朋友過生日,收的都是好幾萬塊錢的包包和手錶!”

“我呢?就隻能收這種破手機,還是你三個月的工資?你讓我以後怎麼在自己的朋友圈裡抬頭!”

“老孃要是再跟著你,以後不是要天天喝西北風啊!”

“你看看人家張少多闊氣,一出手就是八萬塊錢的包包!”

秦峰指著趙小雨身旁的一輛寶馬七係車,全身顫抖的道:“小雨,難道就因為他比我有錢,你就願意把我們多年的感情這樣拋棄了?”

“哼!”麵對秦峰的質疑,趙小雨滿臉不屑的道:“秦峰,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就不能現實一點?”

“感情?感情能夠當飯吃嗎?”

“人家張少多有本事!一畢業就當上了知名建築公司的總經理!”

“哪像你,隻是一個破公司的辦事員,才三千塊錢一個月!”

臥槽!

那是因為公司是他爸開的!

秦峰內心憤怒的大喊。

張洪和秦峰曾經是江海大學的同學,張洪的情況他很清楚。

這時,張洪從車上下來,走到趙小雨的身旁,一把將她摟在了懷裡。

趙小雨冇有半點抗拒,還當著秦峰的麵,雙手摟在張洪的脖子上,看得秦峰是滿腦們發綠!

“叮咚!宿主腦袋散發九級綠光,一元秒殺係統開啟中......”

“係統?”

秦峰的腦海裡突然冒出一個聲音,讓他愣了一下。

但很快反應了過來。

不是吧!我中大獎了!居然獲得了係統?

“係統開啟完畢!請宿主秒殺!”

“帕加尼風神,秒殺價格0.1元!”

“盛海花園壹號彆墅,秒殺價0.3元!”

“天誠集團百分之六十股份,秒殺價0.6元!”

“請宿主儘快秒殺!”

看著腦海中突然冒出來的資訊,秦峰當場就傻眼了。

帕加尼風神,那可是千萬級的豪車啊!才一毛錢?

還有整個江海市最昂貴小區的彆墅,上億的資產也才三毛?

至於天誠集團,更不用說了,是江海有名的地產公司,百分之六十的股份,至少幾十億......六毛錢就能搞定!

“秒秒秒!”

全部加起來才一塊錢!

不秒是傻子啊!

“叮咚!秒殺成功!物品運送中!”

“最快一分鐘到達!”

秦峰內心無比激動,身體控製不住的顫抖。

這模樣看在張洪和趙小雨眼裡,還以為秦峰快氣瘋了。

趙小雨躺在張洪的懷裡,嘲笑的對秦峰說道:“秦峰,彆說我無情,看來我們交往了這麼多年的份上!”

“我替你在張少的麵前說了不知道多少好話!讓他在公司裡幫你找了一份工作!”

“放心,工資絕對比你現在這份破工作要高的多!”

張洪得意的笑道:“冇錯!秦峰,看在我們多年老同學的份上,又有小雨幫你說話,我就讓你來我的公司當保安!一個月給你開五千塊錢!”

“嗬嗬!你看張少多闊氣,一個保安都能開五千塊錢工資,比起你那破公司的辦事員,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秦峰,你還不趕緊謝謝張少!”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在秦峰麵前炫耀。

秦峰冷笑的看著兩人,聳了聳肩,道:“小雨,和你認識這麼多年,冇想到你居然是這麼拜金的女人!”

“本來想以普通人的身份跟你相處,冇想到換來的卻是背叛!”

“算了!不裝了!我攤牌了!我其實是億萬富翁!”

張洪:????

趙小雨:????

“哈哈哈!”

聽到秦峰的話之後,張洪和趙小雨兩人同時爆發出了轟天的大笑聲。

“秦峰,你小子腦子壞掉吧!?你是億萬富翁?你要是億萬富翁,我倒立吃屎!”

“嗬嗬!秦峰,雖然你被我甩了,也不至於被打擊得這麼大吧!還億萬富翁......你想笑死我嗎?”

張洪和趙小雨兩人根本不相信秦峰的話,臉上帶著比先前更加嘲諷的表情。

看著跟前的兩人,秦峰淡然的說道:“嘿嘿!信不信隨便你們!”

“不過,張洪,今天我可要多謝你幫我識破了小雨這樣的女人!並且當我的接盤俠!”

接盤俠?

張洪聽到這三個字,臉色當即黑到不行。

趙小雨更是氣得怒指秦峰,道:“秦峰,你還是不是男人!都分手了,你還在我麵前吹噓!”

“吹噓?嗬嗬!一分鐘之後你就知道我是不是在吹噓了!”

“一分鐘?我就是給你一年你都......”

“嗤嗤嗤!”

趙小雨話還冇說完,突然一輛黑色耀眼的帕加尼風神停在了她的身旁。

車門打開,一個穿著職業裝的女子走了下來,快步走到了秦峰的跟前,雙手畢恭畢敬的將車鑰匙遞到了秦峰的跟前。

“秦先生,這是您的車鑰匙!”

“嗯!”

秦峰點了點頭,淡然的接過了車鑰匙!

“......”

“......”

這一幕瞬間讓趙小雨和張洪看得眼珠子都瞪出來了。

剛剛兩人還在秦峰麵前各種炫耀。

如今一輛千萬級的跑車擺在兩人的跟前。

就張洪那輛寶馬和帕加尼風神比起來,根本不是一個等級的東西。

趙小雨好半響纔回過神來,顫抖的說道:“秦峰,這輛......跑車是你的?”

秦峰冇有回答,而是按了一下車鑰匙。

“嗶嗶!”兩聲清脆的響聲!

這已經能夠代表一切了!

看到這一幕,趙小雨急忙從張紅的懷裡掙脫出來,一把拉住秦峰:

“秦峰,你怎麼不早說你是這麼有錢?我......我們和好吧!其實我心裡麵還愛著你!”

“嗬嗬!你都在我頭頂種草坪了,還指望我們複合?你是想在我頭頂開墾出一片大草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