賜婚?

楚默聞言當即一愣,隨之腦海中不由想起了那一日一群人攔下自己,太子對自己說的話,旋即,楚默的目光不由看向了一側,目光所到之處,正是太子李乾所在的位置。

而此刻的李乾,也是一臉陰沉的看著他,那冰冷的眼神,似是在威脅楚默不要忘了那一晚兩人之間的交易。

楚默回過神來,臉上露出一抹邪笑,隨後收回目光,雙手抱拳,跪拜在地,道:“臣多謝陛下聖恩,隻是,臣反對陛下的賜婚!”

此話一出,在場文武百官無不倒吸一口涼氣,他們深知陛下的話雖是在詢問,可即便是詢問,也根本不容他人反對啊,陛下可是天子,被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反駁,天子威嚴何在!

“大膽楚默!此乃金鑾殿,豈是你能放肆之地!陛下皇恩浩蕩,你不知感恩也就算了,竟還如此無禮,陛下,臣懇請陛下將此子驅逐出殿!”

段天厚站出身來,怒斥出聲,可上方的李德義卻是默不作聲,隻是從他那緊皺的眉頭來看,楚默方纔所為已經是讓他心生怒意。

深吸了一口氣,李德義儘量讓自己平靜下來,隨後看著楚默問道:“楚默,你能告知朕,為何你會拒絕?”

楚默聞言,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李乾,突然咧嘴一笑。

李乾也是被楚默這突然的笑容給嚇了一激靈,眉頭不由輕皺,心中升起了一絲不祥的預感。

隻聽楚默膽怯說道:“陛下恕罪,拒絕陛下本不是臣的意願,隻是……隻是……”

“隻是什麼!”

李德義問道。

“隻是在兩天前的那夜晚,太子殿下找到過微臣,言明告知微臣,不得接受陛下任何賞賜,還說……若是微臣答應,事成之後,將會得到一千兩黃金作為報酬。”

“陛下您想想,微臣不過孤家寡人,太子可是將來大武皇朝的接班人,微臣哪裡有勇氣拒絕太子殿下,所以……微臣隻能答應了下來。”

楚默怯生生的說道。

隨著此話一出,金鑾殿上文武百官包括李德義在內,全是看向了李乾。

而此刻的李乾,早已經是被楚默的話嚇得冷汗直流,身軀直顫。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楚默竟是在金鑾殿上把這些事情說了出來。

“太子!”

隨著李德義一聲厲嗬,李乾旋即清醒了過來,在見到李德義那冰冷的眼神時,李乾雙腿一軟,當即跪在了地上,口中高呼冤枉。

“父皇,兒臣冤枉啊!自楚默進京,兒臣可從未見過他,又何來威脅一說!”

還不等李德義開口,這時,李明宇卻是站出身來,一臉好奇的看著李乾道:“太子,難不成是老夫記錯了?昨日老夫可是清清楚楚聽太子說過,你與楚默已經見上了一麵,當時段大人可也在現場。”

說完,李明宇還不忘看了一眼段天厚。就是這一眼,頓時讓段天厚臉色一變。

看了一眼投來淩厲眼神的李乾,段天厚咬了咬牙,道:“啟稟陛下,微臣不知老炎王所說之事!”

李明宇一聽,頓時一笑,但他並冇有過多深究此事,而是慢慢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不在有任何言語。

此刻,李德義不禁歎息了一聲,目光看向李乾,道:“太子,起身吧。”

聽到這話,李乾如獲重釋,隻是下一秒,李德義淡淡的聲音卻是又一次傳來。

“太子,你有這些時間去做這些無聊之事,倒不如將這些時間放在如何管理朝政事情之上。你若一直如此,朕如何放心今後將大武皇朝交付與你。”

“父皇教訓的是,兒臣謹記教誨!”

李乾連忙應道。

李德義點了點頭,臉上再次露出笑意看向楚默,道:“楚默,關於賜婚一事你暫且不用著急拒絕,你且聽朕給你說了之後,你在考慮,如何?”

經過這一件事情,李德義看出了楚默並不是一個有城府的人,若是楚默有城府,他也不會當著文武百官的麵將這件事情說出來,但這樣的人,似乎正是他心中所需要的人!

“你是北涼王唯一的子嗣,朕體恤北涼王為我朝作出的豐功偉績,所以纔打算賜婚於你。文太師之女文清苑,不僅是我京都出了名的才女,其更是一位巾幗不讓鬚眉的女中豪傑,京都不知多少達官貴人,王侯將相的子嗣想要上門提親,若是朕將這段姻緣賜予你,你可願意?”

李德義笑著說道。

“文太師之女?”楚默一愣。

“不錯!你可願意?”李德義再次問道。

“多謝陛下聖恩,臣自然願意。陛下多臣的體恤臣銘記於心,日後若是陛下有用得著臣的地方,臣必當肝腦塗地,鞠躬儘瘁,死而後已!”

楚默連忙說道。

李德義聞言,臉上笑意更甚。

“好,既然你願意,那朕早日擬下聖旨,昭告天下,成就這段姻緣。”

“朕念在世子初入京都,並無落腳之地,這樣,朕在京都西郊有一套彆院,朕今日做主便將這彆院賞賜於你,作為你的北涼王世子府,涼州你就彆回去了,今後便呆在京都吧。”

聽到這話,楚默誠惶誠恐,連忙道:“多謝陛下聖恩!”

金口玉言,大局已定。

今日朝會的目的也已經算是完成,李德義在詢問了一番在場大臣是否還有事要啟奏後,見眾臣並無反應,旋即便宣佈退了朝。

而楚默,則是在幾名宮中侍衛帶路下,去到了府邸。

待到幾名侍衛離去之後,楚默看了一眼硃紅色的大門,隨後推門而入,在穿越庭院之後,獨自一人去到了正堂,端坐了下來。

“出來吧。”

在空無一人的正堂裡,楚默淡淡開口,隨著話音一落,於子軒突然從正堂後方走出。

原來,在於子軒離開陵園之後,他便是先一步來到了這府邸查探府邸的情況。

他們雖然來京都隻有幾天時間,但這幾天時間,楚默的人已經是將這裡摸查的差不多。對於這府邸,自然也在他們的摸查範圍中。

“發現什麼了嗎?”

楚默頭也不回的問道。

“並無任何發現,四周我也讓人調查了一番,也並無皇室之人的存在,應該安全。”

楚默點了點頭,緊接著雙目緊閉,不在言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