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寢室的樓梯上踩空,摔了一跤後,我發現,我居然可以聽見彆人的心聲了。

我的好閨蜜何冰清拉著我的手,焦急得不得了:冇事吧,渺渺?

我剛想回答,卻聽到一聲嗓音雷同的:這個死胖子為什麼一直看著我,不會摔傻了吧?

我環顧四周,然而,樓梯上,隻有我和何冰清兩人。

你,剛纔罵我了嗎?

何冰清一臉被戳中心思的慌張:啊……你在說什麼呀!我怎麼會罵你呢?

然而,她話音落下的瞬間,我又聽到一聲:操,難道是我的嫌棄太明顯了,被她看出來了?

我死盯著何冰清的眼睛不放,我能確定,這就是她的聲音。

你很嫌棄我嗎?

何冰清身體一僵,小臉也開始泛白,她乾笑著。

渺渺,你,你在開什麼玩笑,我如果嫌棄你,就不會跟你交朋友了。

但幾乎與此同時,另一個聲音又在我耳邊響起。

傻子,腦子摔壞了吧,這還用問!要不是想讓你來襯托我,誰天天跟你走一起,白癡。

我皺著眉,慢慢推開何冰清的手。

我大概明白了,剛纔聽見的聲音是什麼了。

為了驗證,我還攔住了一個過路的女生,禮貌地說了句你好。

那人奇怪地抬眼看我,也說了聲你好。

隻是,我又聽到了另一個相同的聲音:這個人好奇怪,我認識她嗎?

我可以確定了。

我隻是無法相信,我當作親姐妹的何冰清,在心裡會這麼想我。

從大學入學以來,我們幾乎形影不離。她對我很熱情,也很照顧。

我曾經無數次想,如果冇有她,我對大學生活至少會失去一半的期待。

然而現在,我才知道,她隻把我當成了馬戲團裡的猴子。

被在乎的人欺騙實在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

我垂著頭上樓梯,視線一片模糊,好幾次都差點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