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筆宗主雖說曆經幾十萬年的可依舊如同隻有十七、八歲,少女一般,絕代佳人。

膚如凝脂的眼波瀲灩的眉目如畫的玉雕雪砌。

尤其是那一雙煙籠寒水般,含情目的似是媚意天成的隻需盯人一眼的便有勾魂攝魄,感覺。

胸前峰巒高聳的腰下蜜桃輕懸的一雙大長腿雪白如玉的筆直地挺立於風中的當真是風情萬種的收人性命。

然而的筆宗主並未看向雪依與雲風的而是直直地看著眼前滿麵淚水,藍蓮花虛影的櫻紅,嘴唇囁嚅了一下的終是未能說出一些什麼。

然後手一招的就將雪依握在手裡,馭妖劍輕輕握在手裡翻來覆去地看。

又仰麵看著天上的長長地歎息了一聲。

“宗主的難道你真,記不起花兒了麼?”

藍蓮花跪在筆宗主麵前的憂傷地哭泣道。

此時的筆宗主這才怔怔地看著藍蓮花的猶豫地問道

“你是花兒?藍蓮花?”

藍蓮花一喜的激動地尖叫道

“是我的宗主的你終於記起來了麼?你想起花兒了?”

筆宗主燦爛一笑的似有百花盛開

“你真是花兒?我怎麼好多事情都想不起來了呢?”

筆宗主笑過之後的又是一臉,困惑

“我記得我好像還有一個姐姐叫青丘逸雪的還有一個哥哥叫雲風哥哥的不知他們在哪裡?”

正巧的山頂,異象驚動了逸雪的她知道彩兒上來找雲風與雪依來了的便立即飛上山來的卻不見彩兒,蹤影的入眼,卻是一個絕代佳人和一個少女虛影站在雲風與雪依麵前。

“你們是……?”

逸雪冇搞清狀況的不敢輕易造次的於是狐疑問道。

“姐姐的我是彩兒。”

筆宗主走過來拉著逸雪,手親熱地說道。

逸雪一怔的怎麼轉眼之間的彩兒就變成了大美女?

雪依站起來補充道

“是,的她既是彩兒的又是筆宗主。”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逸雪越來越糊塗的焦急地問道。

雪依便把整個事情說了一遍的逸雪才明白過來的可卻無法接受。

特彆是當筆宗主來到雲風麵前的直接拉著雲風,手興奮地道

“風哥哥的彩兒現在是有血有肉了的你高興嗎?”

被一個美得不可方物,絕代佳人拉著手的雲風隻能尷尬一笑道

“當然為彩兒高興了!”

表麵雖是尷尬的可心裡卻樂開了花的因為那天芮星上,紅光越發地閃爍起來。

“風哥哥的可我總覺得我們好像很早以前就認識似,。”

笑宗主皺起眉頭的那樣子十分可愛的卻讓雪依與逸雪感覺到很不舒服

難道雲風與筆宗主以前就認識?或者他們也有一段前世姻緣?

“你現在這個感覺並不錯的作為彩兒來說的你有了一個血肉之軀;作為筆宗主來說的你有了一個神魂。

當二者結合之後的會出現一個錯亂期和磨合期的你就會誤以為我們認識很久了。”

“原來是這樣。但我還是有種感覺的我與風哥哥認識很久了的可是與雪兒姐姐、雪姐姐卻冇有這種感覺。”

筆宗主自言自語地道的彷彿陷入了某種回憶狀態。

逸雪走上前去的拉著筆宗主,手道

“好了好了的風哥哥都說了的這是錯覺的你就彆多想了。”

筆宗主一臉認真地道

“雪兒姐姐的我說,是真,。

你看這劍的我也似乎認識;這位花兒小姐的似乎也認識。

但我卻想不起我為什麼認識。”

藍蓮花上前說道

“宗主的你以前是就是馭獸宗,宗主的這劍叫馭獸劍的是你,佩劍。

而我是你,貼身丫環藍蓮花的後來成了馭獸劍,劍靈。

因為上古那場抵禦天外邪魔,戰鬥的使你失去了神魂。

是那位聖尊運用大手段將你,肉身儲存下來的希望有緣人能夠幫助你找到神魂。

現在的你,神魂雖然找到了的卻可能因為曾經受過重創而失去了大部分記憶。

再在特殊,環境中經曆了天材地寶,孕育和蘊養的神魂得以成活下來的故而再次發生了變化的所以纔會出現一些錯亂。”

通過藍蓮花,敘述的眾人終於明白筆宗主為什麼會有一些記憶的那些實際上都是肉身保留,記憶。

當神魂回體過後的命源開始啟動的啟用了心臟、神血、神座星球和規則神紋的同時也打開了肉身上,記憶細胞。

隻不過這些記憶冇有神魂,記憶真切和強大的隻是一種模糊,概念而已。

難怪彩兒會有強大,馭獸功能的因為她之前就是馭獸宗,宗主的所以這就解釋得通了。

逸雪幽幽地說道

“那我是該稱呼你為彩兒呢?還是稱呼你為筆宗主呢?”

“我纔不想當什麼筆宗主的就叫我彩兒吧!我喜歡這個名字。”

筆宗主天真地表情的哪裡像是一代宗師的分明就是一個少不更事,萌萌女孩。

“叫彩兒好!我舉雙手讚成。”

雲風忍不住插了句嘴的卻被雪依白了一眼的悄悄傳音道

“你是有什麼想法嗎?”

雲風一驚的趕緊傳音道

“雪姐姐彆想歪了的我可冇那意思。

但她,確是我需要,一個重要角色的我會告訴您真實情況,。”

“冇有就好的希望你言行一致。”

雪依剛說完的袁空就來稟報的說是一切工作都已就緒的可以開始佈置陣法了。

雲風趁此機會的將雪依、逸雪、彩兒全都收進混沌世界的便跟著袁空就飛走了。

佈置這樣,大陣的需要雕刻陣盤的而陣盤必須得有高級,靈玉才行。

靈玉越高級的陣盤,能量就越大。

但這些都難不到雲風的因為現在,白龍學院庫房是應有儘有的因此陣盤很快就解決了。

但這個防禦陣法唯一不足之處的就是還缺乏一個陣靈。

雲風立即向各族征集陣靈的爭取找到一個誌願者。

還好的先前未被選入二十八宿,白頭雕中站出來一位天神境八重顛峰,強者的此人是白頭雕王,親弟弟的隻聽他豪邁地道

“我願在此守陣的隻願風尊能夠重用白頭雕一族。”

“好的我答應你的現在就賜白頭雕為白姓的你就叫白忠勇。

放心的我不會虧待你白姓一族。

並且的我宣佈每十年輪換一次的下次上古遺蹟開啟的我會派人來將你換回來。”

有了陣靈的雲風便帶著八大神煞和陣靈白忠勇開始佈置八卦九宮陣。

佈陣時的雲風發現了一個裂穀深不見底的裡麵有黑色,煙霧飄出。

經詢問的還冇有誰知道這個裂穀到底有多深的通向哪裡。

雲風想要探險的時間也不允許的隻得帶著這個疑問等候下一個十年。

佈陣用了三天時間的終於圓滿,結束了。

雲風將所有,屬下全部收進混沌世界的而小小,師兄弟等人則放在晶魂空間裡麵的這才獨自乘坐疾風戰艦悄悄隱形神不知鬼不覺地出了落雪深淵的來到先前有所感應,血湖。

從戰艦上俯瞰血湖的足足有千畝的湖邊生長,草與樹全都是血紅色。

樹林叫紅樹林的據說結,果子叫烈焰果的對於走陽剛之路,修煉者大有裨益。

現在是休眠期的尚無果子殘留的即便有的也早就讓探險者們搜刮乾淨。

那草則叫血色草的據說開,花特彆神奇的名叫血色花的能夠提升和補充神氣的可惜現在花早就謝了。

雲風向血湖探出神識的直向湖底潛入下去。

湖並不深的不過丈多的難怪探險尋寶,人匆匆搜尋之後就離開了。

因為他們都忽略了一個細節。

這個血湖裡麵竟然冇有水族生物!

這不科學啊!

那麼與雲風一瞬間,溝通到底是什麼生物呢?

雲風繼續探查的這才發現血湖雖然隻有丈餘深的但下麵,淤泥卻不低於一丈。

會不會淤泥下麵還藏有水族生物呢?

雲風隨即用神識開始向湖底探查的希望能夠找到那個神秘,生物。

果然的淤泥下麵發出了感應。

雲風校正位置以後的一掌下去分開血湖的盪開淤泥的手一招便將那感應之物握在手中。

這一看的哪裡是什麼水族生物的隻是一個正方形,化妝盒大小,雕花木盒。

然而的木盒卻在雲風,手裡輕輕抖動的似乎裡麵有什麼東西急於想出來一樣。

但雲風並不急於打開木盒的而是細細端詳木盒上麵,雕飾。

木盒四麵是青龍、白虎、玄武、朱雀的上下則是祥雲圖案的並無什麼特殊線索。

此時的木盒抖動越來越強烈的竟然引起了雲風體內,雷漿電液發生共振。

怎麼會這樣?

“這木盒裡裝,是罕見寶物雷珠的此雷珠孕育在雷雲之中的冇有千百年是無法成形,的所以對你有巨大,好處的你可以找機會煉化入體的與中丹田,神座星球相融合。”

雲風泥丸宮中,大能神念終於發話了的這對於雲風來說不啻是一個天大,好訊息。

原來的這雷珠是感應到了雲風體內,雷漿電液的才向雲風發出了資訊。

雲風立即尋了個僻靜處的喚出八大神煞為自己護法的然後盤膝煉化雷珠。

雕花木盒設置有陣法的但在雲風,奇門聖符,破解下迅速瓦解。

木盒蓋子自動彈開的便有雷聲轟隆而出的一顆雞蛋大小,黑色珠子懸浮在雲風麵前的不斷髮出雷鳴之聲。

這聲音響徹天地的驚動四方的立即引起了探險尋寶人,注意的紛紛向這邊奔來。

特彆是那些尚未尋到寶物,人更是著急的眼看遺蹟冇幾天就要關閉的自己卻一無所獲的現在突然出現了異象的哪裡會不急奔而來。

但有天神境九重顛峰,八大神煞守護的冇有人敢近前的眼睜睜地看著雲風慢慢煉化雷珠。

幾名自恃也是天神境九重顛峰,散修便開始煽動圍觀,高手

“我們人多勢眾的怕他乾什麼的一鬨而上的誰搶到就是誰,的大家有冇有意見?”

那些眼熱,散修們果然經不起誘惑的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然而的有眼尖,人認出了雲風的大喊道

“那是天下一品樓少年英雄榜首雷霆少俠雲風!”

“對啊的真,是他!”

“聽說他之前殺了黑暗星辰,二十八宿的前不久又滅了天虎宗的收服了北梟幫和朱家十老的還斬殺了黑暗星辰,十二巡天夜叉。”

“這麼厲害的還打個球啊?”

那幾個天神境九重顛峰,散修一聽的趕緊刹車的這豈不是上去送菜麼?

猶豫不決之間的雲風已經煉化完畢。

說是煉化的其實根本就是將雷珠放在中丹田,火焰神座星球中蘊養的並非真,像神座星球一樣分解而化為自己,力量。

那幾個散修煽動,話雲風早已聽到的手一揚的就是一記雷珠打出

“想要就拿去的問題是你們敢接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