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有什麼事。”林子銘一臉麻木。

緊接著,對方激動地叫起來,“謝天謝地!二少爺,老奴總算找到您了!”

林子銘聽到‘二少爺’三個字,身體不由得一顫,他已經多久冇有聽到有人叫他二少爺了?四年,足足四年!

“你是,楊管家?”林子銘不太確定地問道。

“謝天謝地!二少爺,老奴終於找到您了!”楊管家無比激動,語氣帶上了哭腔,把林子銘整得有些懵,楊管家效忠了林家多年,一直都很穩重的,怎麼現在那麼激動呢?

“楊管家,你不要叫我二少爺了,我現在隻不過是一條喪家之犬而已。”林子銘歎了一口氣,自嘲說道。

“二少爺!您是林家的二少爺,身份尊貴,怎麼會是喪家之犬呢?”

“二少爺,您回來吧,現在林家需要您啊!”

“楊管家,連你都要來羞辱我了嗎?四年前我被逐出林家,連狗都不如,林家需要我做什麼,需要我回去接受他們的羞辱嗎?”林子銘握緊了拳頭,他一輩子都忘不了當年林家給他的屈辱!

對比起來,他這四年在楚家受的委屈,根本就不算什麼。

楊管家急忙道:“二少爺,老奴豈敢羞辱您啊,您現在可是林家最有權勢的人啊!二少爺,您不知道吧,上個月老爺去世了,他臨終前,把所有遺產都轉讓給您了!”

林子銘猛地跳了起來,“什麼?你說什麼?爺爺他把遺產都……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爺爺不是成植物人了嗎?他怎麼把遺產轉讓給我!況且,你們不是都一口咬定是我下藥害爺爺的嗎?”

他眼前浮現起,當年他是怎麼被人誣陷,被毒打一頓,無情趕出林家的,這種屈辱,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前兩個月,老爺突然清醒過來,告訴大家不是二少爺您做的,為您洗清罪名了。二少爺,回來吧,老爺臨終前,把家族百分之七十的資金都轉到您的名下了,現在林家需要您啊!”

林子銘潸然落淚,多少年了,他揹負著一個豬狗不如的罵名,現在,終於沉冤得雪了!

他在林家,唯一的牽掛就是爺爺,現在爺爺死了,他和林家也冇有什麼瓜葛了。四年前,林家這樣對他,現在林家死活和他又有何乾?

“楊管家,你不用多說,林家,我是不會回去了。爺爺那邊,我隨後會去祭拜。”林子銘乾脆利落地掛掉電話,隨後他趕緊拿出自己專屬的至尊VIP卡,裡麵已經冇有錢了,但也是身份的象征啊,放眼全國,也冇有十張。每張卡都有自己的vip通道,24小時人工服務。

他撥打了人工服務過去,“快,幫我查一下我賬戶裡有多少錢!”

“好的,林先生請您稍等。”電話裡傳來甜美的聲音,過了一會兒,再次響起,“您好林先生,您賬戶裡餘額太多了,我冇有權限查詢。您可以到我們銀行查詢,我可以親自去接您哦,如果您累了,我們這邊還有大床可以休息呢……”

甜美的聲音裡充滿了挑逗。

餘額太多,冇有權限查詢!

林子銘人都傻了,掛掉電話,放聲大笑,他林子銘窮了這麼久,終於可以揚眉吐氣了,哈哈哈!

他笑得很大聲,剛好這時楚菲和柳素紅等人從大樓裡出來,看到了他在那大笑,柳素紅立刻上去一腳踹在他屁股上,大罵:“我踹死你個忘恩負義的狗東西!林子銘你真不是個東西,自己老婆要陪人睡覺了,你居然還笑得出來?”

林子銘一個不留神,被這一腳踹得撞在電線杆上,鼻子都撞腫了,痛得他嘩啦嘩啦地流淚,急忙解釋道:“媽,你誤會了,我不是笑菲菲啊……”

他剛轉身,又被柳素紅一個耳光拍在臉上,伴隨粗魯的罵聲:“你閉嘴!都被我們當場抓住了,你還想抵賴?林子銘,你真是個畜生!”

柳素紅還想打林子銘,被楚菲拉住,“媽,算了,他笑就任他笑吧,反正我和他馬上要離婚了。”

聽到這話,林子銘身體猛地一顫,想開口解釋,可是他看到了楚菲眼裡的失望和厭惡,他隻覺得心裡跟針紮一樣。

“菲菲,我真的冇有……”

楚菲打斷他,冷冷地說:“夠了,林子銘,不要把我對你最後一絲尊重也磨滅掉了!”

說完她也不給林子銘解釋的機會,直接離開。

柳素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也跟著上車了。

林子銘很心痛,他和楚菲結婚那麼久,為了隱藏自己的身份,避免林家對他的趕儘殺絕,他刻意把自己活成一個廢物。也讓楚菲因為他受了無數委屈和非議,以前他冇有辦法,現在他有錢了,一定要給楚菲過上幸福的日子!

“菲菲,你等著,我不會再讓你失望的。”林子握緊了拳頭,目光無比地堅定!

接下來他要親自去銀行查查,賬戶裡到底有多少錢。

他火急火燎地趕到銀行,開著那部破爛的電動車,搖搖晃晃的,隨時都要散架,開到一半還冇了電,還得用腳來劃,特彆地滑稽,引起了一堆人的嘲諷。

林子銘並冇有在意這些,他現在就想快點查出賬戶裡有多少錢,然後取出兩千萬來給楚菲度過難關,他是無論如何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楚菲被玷汙的!

“喲,這不是我們華城聲名遠揚的軟飯王嘛,怎麼滴,你的豪華雅迪冇電了啊,要不要我借兩塊錢給你到附近的便利店充電啊?”

林子銘剛把電動車停下來,就聽到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從他背後傳來,一位全身穿著名牌的男人對他嘲諷。

看到這個男人,林子銘的心情立刻就不好了,因為這個男人是楚菲的同學叫張耀東,也是他的情敵。這四年來,楚菲對他的態度那麼差,和這個男人有很大的關係。

“嗨呀張少,這位就是你說的那位軟飯王啊,果然夠廢物啊,開著一部破電動車,我看頂多也就一兩千塊吧,我吃頓飯都不止這個錢,哈哈。”

“一兩千塊?你也太瞧得起他了,也不看看他穿的這身衣服,加起來都不到一百塊,像是買得起電動車的人嗎?”

“這你就不懂了吧,就是因為他自己冇本事,買不起,才叫軟飯王啊,這部電動車是他老婆買給他的,不然,他得走路,哈哈哈……”

張耀東和另外兩個同樣西裝革履的男人對他冷嘲熱諷著,其中一個人走過來的時候,還用力地踢了林子銘電動車一下,險些讓林子銘摔倒,看到林子銘出洋相,他們又是得意地笑起來。

林子銘知道張耀東這種人越搭理他會越起勁,他直接把張耀東給無視掉,大步向銀行大廳走去,他現在可是億萬富翁了,冇有必要和張耀東這種小角色浪費時間。